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观景 查看内容

黄岗侗乡情

2015-6-15 09:39|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468| 评论: 0|原作者: 苏北|来自: 贵州日报

摘要: 在黄岗侗寨的村子里转悠,一切生活的景象吸引着我,儿童,那么随意地在村子里玩耍,他们衣着是那么朴素,或者说破旧,但快乐写在他们的脸上,那么健康、那么自由,一点没有城里孩子的坏毛病。

那天我们到黄岗已近中午。

  我如一个访客。在黄岗侗寨的村子里转悠,一切生活的景象吸引着我,儿童,那么随意地在村子里玩耍,他们衣着是那么朴素,或者说破旧,但快乐写在他们的脸上,那么健康、那么自由,一点没有城里孩子的坏毛病。

  人本来源于自然,只有大自然可以教育成长中的孩子,培养他们的创造力。我之所以这么痴痴地看着他们,是欣赏他们的快乐、健康,欣赏他们的笑脸。

  那些劳动的妇女,虽十分的辛苦,物质条件又十分有限,可她们十分知足地忙碌着。劳动是她们身上最大的美。她们当然是爱美的,她们的衣服上绣着那么繁复的花,针脚那么复杂,色彩那么艳丽;而她们的耳朵上,总是有各色耳坠,银的,翠的,十分的沉重,有许多老年妇人,耳垂已被拽得老长老长。

       

  每家的房子都敞着门,屋里除了农具,几乎没有别的物什,所以也不用锁门。他们的民风纯朴,也不用担心有贼人。

  在一户人家门口,有老妇人在收拾从山上采下的什么东西,我走过去,问可有土布卖,半天,有几个妇女围拢过来。她们听不懂我说的话,一个出过门的老妇人翻译着,几个老妇人互相望望,听明白了,可不知怎么卖。过半天一个老妇人回去,拎一个鱼篓子过来,篓子里有三匹织好的土布。

  我取出一匹,很重。问:“多少钱?

  老妇人互相望望,不知道如何要钱,我问了几遍,同行的一位女士也大声说:“说嘛!说出来,看我们能不能接受,价格可以商量嘛!

  妇女们又互相望,她们的耳坠在脸颊边晃动着,都用手捂嘴笑。

  半天,一名妇女说:“六百。”

  同行女士暗示我别买,而我一心想买,便说:“五百吧?五百卖给我们吧?

  妇女们又互相望望,有点舍不得,说不卖。

  我坚持说:“五百!五百卖给我吧?”说着到包里掏钱。

  

  我迅速点上五百递上,那个背篓子来的妇女,见了我点出的崭新的票子,犹豫着,我将一匹布放入包内,怕她们反悔似的将钱塞了过去。

  我知道,这些布,是她们一寸一寸做出来的,中间要经过多少的劳动。每一匹布都像她们的一个孩子。

  十二点多了,我们背着布往回走,找地方吃饭。走过刚才正建楼那户人家,乡人们正聚在一起吃饭。我仍是那么的好奇,走过去看他们吃什么。一个汉子站起来,大声对我说:“一起吃!一起吃!不用客气!”说着他走过来,女伴赶紧后退,而我笑着站下,那汉子走过来,拉我坐,我对女伴说,在这吃吧?汉子又大声喊着,就有人站起来让座位,有人取板凳,有人返身到后面的厨房去。

  刚把我们捺坐下,那个到厨房里的人出来了,手里一个篮子,篮子里都是筷子。那个汉子又说:“拿筷子!拿筷子!都是干净筷子!

  我们只得拿起筷子,真吃起来,才知道多么美啊!

  之前我们看建新房子,这一群人都在楼上。这个木质的楼房已建到二层,这里建房,没有砂石和水泥,都是一根一根的木头扛上去,之后拼起来。用专业的话说,所有的构件都是先制作好,之后再卯榫对接,工地上十几个人,各自忙着,有肩上扛着大料上去的,就那么在梁上走来走去。一个构件上去,有人接了,走到梁的一头,麻利地将粗壮的木构对上,之后挥动木锤,或轻或重,将之锤实锤紧。那么多人在二层的梁上,非常有序,你看做那样的建筑,就是美,就是艺术。

  我喝着他们为我倒的米酒,吃着他们的菜。他们的饭放在一个大碗里,用手抓了,捏紧,同肉一起吃。邀我的那个汉子为我演示,我模仿着,之后他对我说:“香不?

  我说“香”。是真香。他们吃的米真是好,那是他们自己种的,米黄而糯。

     

  这个汉子的普通话讲得很好。他告诉我,他年轻时开卡车,去过不少的地方,还在苏州打过工。难怪他普通话很好。他似是这一群中的头人。

  我吃了血红、白煸、生肉、炒青辣和南瓜汤。血红是将精猪肉割下,直接放猪的腹腔中搓揉,将生猪血浸入新鲜肉内,依他们说,这样会更有营养。我想,这是一定的,这种吃法其实更加科学。

  他们给我唱了好多次敬酒歌,我却于他们的盛情,将碗里的酒喝了,不一会儿,便感到脸红心跳了。他们每唱完一段,就齐声高吼:“嘿嘿嘿嘿……呵呵呵呵……喝干啦……”

  我只得多喝一点,如是几次,我有点喝多了。

  可我心中是多么甜蜜,我的心灵是多么快乐。

  我不忘黄岗,这个黔东南的小小的寨子。那里的山水,那里的侗族兄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中国作家榕江采风下一篇:光照湖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