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访谈 查看内容

不负时代重托 勇攀文艺高峰 ——访贵州民族大学教授、中国作协九代会代表喻子涵

2016-12-12 16:00| 发布者: 杨振峰| 查看: 1053| 评论: 0|原作者: 王玉焦

摘要: 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11月29日至12月3日在北京召开,著名作家、省作协副主席、我校教授喻子涵先生作为贵州代表团唯一高校代表出席此次盛会。

不负时代重托 勇攀文艺高峰

——访贵州民族大学教授、中国作协九代会代表喻子




编者按: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11月29日至12月3日在北京召开,著名作家、省作协副主席、我校教授喻子涵先生作为贵州代表团唯一高校代表出席此次盛会。为了让广大师生了解此次大会盛况,学习中央领导重要讲话精神,校园网记者特别邀请了出席大会归来的喻子涵老师进行访谈,以飨读者



【嘉宾简介】 喻子涵,本名喻健,土家族,贵州民族大学三级教授、中国现当代文学和新闻传播学双职硕士研究生导师、民族文化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贵州省诗人协会副主席。发表文学作品、文学评论、学术论文、时政评论等200余万字;出版文学作品集5部、理论著作3部;文学作品和理论文章选入国内外各种选本50余种。1997年获第五届全国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2007年在中国现代文学馆被授予“中国当代(十大)优秀散文诗作家”称号,2013年获贵州省第十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三等奖,2014年先后获第五届“中国散文诗大奖”和第二届“贵州专业文艺奖”特等奖。曾被授予“贵州民族大学优秀教师”和“贵州民族大学优秀硕士研究生导师”。2001年作为贵州青年作家代表之一赴京出席全国第五届“青创会”,2016年作为贵州作家代表团唯一高校代表出席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


【正文】

记者:喻老师,我在新闻联播里看到您出席中国文联、中国作协全国代表大会,您先给我们谈一下出席这次大会的印象。

喻子涵:好的,感谢校园媒体关注。我们贵州作协代表团共有12个作家代表参会,包括文联代表团里的3个作家、诗人,共有15个代表赴京参会。我是其中唯一一个高校的代表出席会议,这是我们贵州民族大学的荣誉。五年一次的中国文联、中国作协“双代会”,共有3300个代表和嘉宾出席,贵州代表团被安排在条件最好的北京饭店就住,说明上级非常重视来自边地的少数民族作家。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中国作协“双代会”上的讲话令人振奋,我们贵州代表团坐在最前面,听得很仔细很认真,会后又专门组织了学习和讨论。我觉得,总书记的讲话是2014年文艺工作座谈会的延展和提升,尤其是“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的提法,强调了作家艺术家的责任担当和使命意识,强调了文学艺术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的重要作用,让我们更加清晰理解文艺创作的功能和方向。同时我还觉得,总书记的讲话很专业、很精粹,深刻揭示了文学艺术生产的规律和创造创新的途径,尤其是他强调的“文化自信”与“文化创新”,对于贵州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的文艺创作,更具有启发性和针对性。贵州处于边地山区,我总感到资源有余而自信不足,勤奋有余而创新不足,这次听了总书记的讲话后,茅塞顿开,头脑清醒,让我们能更加认识到自身的优势与劣势,更加明白“没有文化自信,不可能写出有质量、有个性、有神采的作品”,更加明白“创新是文艺的生命”的真正内涵。今后我们要勇于在艺术的道路上不懈探寻,创作出展现贵州精神、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精品力作。


央视新闻联播报道大会盛况


记者:出席全国代表大会,一般都要带着问题赴会,您带去的提案是什么?

喻子涵:这里虽然不叫提案,但这种全国性的大会是要带着问题赴会的,不然你“代表”什么呢?你拿什么宝物去跟人家交换呢?我们贵州代表团赴京出席“双代会”之前,省委、省政府十分重视,11月25日,省委副书记谌贻琴、副省长何力,受省委书记陈敏尔、省长孙志刚委托,在省委一楼贵宾室会见了我省赴京参会代表。谌贻琴同志代表省委、省政府发表讲话,强调贵州代表要做到“五个好”:一要把党的政治方向坚持好;二要把文艺智慧奉献好;三要把新一届中国文联、中国作协领导班子选举好;四要把贵州形象展示好;五要把“两代会”精神传达、落实好。因此,当选全国作代会代表,使命光荣,责任也重大,既要珍惜荣誉,又要认真履职,为会议贡献贵州智慧,为家乡文艺繁荣发展鼓与呼,不辜负全省广大作家的期望和重托。


审议工作报告


记者:从《文艺报》上看到,您提了三个建议,引起反响了吗?

喻子涵:还是有些反响,会后有余论,报纸上也刊载。那是第二次分组讨论会上,贵州、新疆、天津一个组,讨论中国作协党组书记钱小芊同志作的工作报告。主持人要求大家提意见,以完善中国作协的工作。我提了三个建议:第一,建议成立全国高校作家协会。因为,大学里的文学创作和研究是整个文学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目前有2840多所高校,在校大学生2600万余人,有若干文学社团和从事文学写作、研究、教育的庞大师生群体,文学生态良好。同时,大学既是文学教育、文学传播的重要阵地,也是培养作家、诞生作家的摇篮和土壤;大学校园题材十分丰富精彩,是容易出大作品、出经典作品的地方。因此,在全国13个行业作协之后,再成立全国高校作协完全有必要,对于建设文学阵地、推动文学全面发展、使我国文学事业后继有人,其作用很大。

第二个建议,是完善签约作家制度和驻校作家制度。驻校作家既是校园生活的体验者,也是文学教育的实施主体,还是文学创作的示范者和文学精神的传播者。驻校作家制度的推行,对于活跃大学人文气氛、创新教育方式,提高师生人文素养、培养人文情怀,使文学薪火相传、民族精神永续,其意义十分重大。如果把作协系统的“签约作家制度”和高校的“驻校作家制度”结合起来,通过申请、推荐、选聘等程序把关,完善流程管理,并建立经费保障、绩效考核等配套制度,这会带来作协与高校、作家与学生等互动多赢的效果。

第三个建议,是加大基层文学批评人才的培养力度。从基层和边地少数民族地区来说,当前文学批评存在均衡性、有效性、针对性等方面的严重不足,因此,应倾斜对基层文学批评人才的培养,在培训、发表、出版、评奖等方面,建立科学有效的评价机制,产生一批既具有本土关怀又具有全局视野的文学批评家,改变“中心与边缘”话语权倾斜的现实问题,从而形成文学批评的良好生态。


喻子涵与贾平凹


记者:我看您微信圈里,跟好多名家照相,里面有故事吗?

喻子涵:嗨!这个问得好。当然有故事!不熟悉、没缘分,不会走到一起。喜欢他的作品,自然心性早就想通,自然见面机会就多,成为熟人。和我照相的有两个小说家:贾平凹和晓苏;两个散文家:刘亮程和李娟。贾平凹八十年代写散文起家,那时他的散文新得不得了,我在铜仁教书时拿他的散文来教学生、引导学生写新型散文,后来他与铜仁有缘,成为铜仁的荣誉市民,政府把他写的《说铜仁》刻在铜仁贾平凹文学馆里,他还是著名小说家,小说更有意思我每本都看;晓苏是著名小说家,在华中师大是我的研究生导师,如果你们关注他,他的小说写宽容主题,写人性美,写尖锐而又温情的现实,写他家乡“油菜坡”的各种特色人物,构思奇特,故事精巧,语言本色,是短篇小说的范本;刘亮程和李娟,是中国新散文创作的代表,我的一门研究生课程《二十世纪散文研究》,就要讲到他们,常有心灵的交流。其他的都是著名诗人和诗评家:晓雪、傅天琳、梁平、雷平阳、沈苇、胡弦、亚楠、蒋登科、龚学敏、哥布、郭建强、西篱等,是本圈子里的人,常常喝酒、言情、谈诗,很快活。再有其他,就是我们贵州代表团的,自己人,不多说。出门拜师交友、以文会友,交流切磋,可让自己开阔眼界,增长见识,少走弯路。


晓苏与喻子涵


记者: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中国作协“双代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你认为我们应该把握哪些要点?

喻子涵:对,我们应该回到学习、贯彻和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上来。我可以用“一、二、三、四”来概括:“一”即一个著名论断。习总书记说:“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旨在强调文艺创作事关国运兴衰,事关文化安全,事关民族精神的独立性,事关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二”即两个“重要”地位。习总书记指出:“文艺事业是党和人民的重要事业,文艺战线是党和人民的重要战线。”这两个“重要”,强调了文艺的重要地位与特殊作用,因此他要求作家、艺术家做到“胸中有大义,心里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要从这样的大局、趋势与高度来认识自己的使命与责任,自觉肩负起这个时代的重要历史责任,履行好这个时代的神圣职责。

“三”即三个核心要素:时代、现实、人民。关于“时代”的论述,习总书记说:文艺要“因时而兴,乘势而变,随时代而行,与时代同频共振”,“文艺的性质决定了它必须以反映时代精神为神圣使命”,“把握时代脉搏,承担时代使命,聆听时代声音,勇于回答时代课题”。可以看出,文艺与时代的关系的问题,既是文艺创作要遵循的基本原则,也是作家、艺术家的重要使命。关于“现实”的论述,习总书记说:“当代中国正经历着我国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正在进行着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这种伟大实践必将给文化创新创造提供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广大文艺工作者要努力创作同我们这个文明古国、我们这个蓬勃发展的国家相匹配的优秀作品。”这里指出了文艺要“积极反映人民生活”,“反映人民生产生活的伟大实践”,特别强调改革开放近40年来,“面对这种史诗般的变化,我们有责任写出中华民族新史诗”。关于“人民”的论述,习总书记指出,“以人民为中心”是文艺创作的基本导向,他强调作家、艺术家要“扎根人民”、“贴近人民”,要用“反映人民生活”、“反映人民喜怒哀乐”的作品去“引导人民”、“激励人民”、“服务人民”。

“四”即四点殷切希望。一是希望“坚定文化自信,用文艺振奋民族精神”;二是希望“坚持服务人民,用积极的文艺歌颂人民”;三是希望“勇于创新创造,用精湛的艺术推动文化创新发展”;四是希望“坚守艺术理想,用高尚的文艺引领社会风尚”。习总书记在讲这四点希望时花的时间很长,他是针对当前文艺创作“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状,为着开创新形势下文艺工作的崭新局面,构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的文艺高峰,从精神姿态、创作导向、文艺手段、理想持守等四个方面进行深入仔细论述的,被会议代表们称之为“所给予的顶层设计,所谋划的切实策略”。


出席大会的贵州代表团部分作家


记者:这次大会以后,你认为中国文艺发展会有哪些变化?贵州作家、艺术家的创作会有哪些新起色?

喻子涵:文艺发展与社会变革、时代感召、思想引领和文化思潮是分不开的。“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理性精神、个性化解放和启蒙主义,开创了中国文学的新时代;革命战争年代强调要建设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中华民族的新文化,催生了革命历史题材和农村现实题材创作的重大突破;八十年代改革开放,提出尊重文学艺术的特征和发展规律,中国文学以多样性和多元化的丰赡发展,再造了当代文学的新辉煌。新世纪以来,文学艺术发展成果丰硕但也存在这样那样一些问题,因此,习近平总书记近两年内发表两次讲话,指出“一个民族的复兴需要强大的物质力量,也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强调“没有中华文化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这样的高度和力度指引下,中国文学艺术的全面繁荣和“文艺高峰”的产生指日可待。

就贵州来说,发展贵州文学更需要树立“文化自信”和“文化创新”意识。没有文化自信,我们丰富的地域民族文化资源就转化不成文艺作品;没有“文化创新”,就产生不了走向国内和国际的原创文艺精品。发展贵州文学也需要具备一种沉潜研索和厚积薄发的精神。就诗歌创作而言,过去我在某网络论坛上发过一条帖子,提出一个真正的诗人要有“独立苍茫自咏诗”的气质和境界。“苍茫”指的是大千世界;“独立”指的是清醒;“自咏诗”,是对诗歌精神自觉追求、对人生价值不断寻找之后的一种表达。如果不明白这个道理,成天闹轰轰的,浮在生活和思想的表层,那就有可能永远写不出好诗。多年来,我一直在用这句话警示自己;今天在这里,我用这句话来勉励大家。

记者:您既是作家,又是教授,在中国作协九大之后会有哪些新思考?

喻子涵:还是那句话:勤恳读教写,用心诗赋文。我曾经为同学们出版的书写过一段话,这段话现在还代表我的想法:“作为一名大学教师、一个在文学道路上先走几步的人,我似乎有义务为这些活动在校园、充满文学理想的年轻学子做一些有益的事情;有责任让我的柔韧之心放射人文的光辉,去温抚许多渴望滋润、渴望信心和力量的心灵。在文学尤其是诗歌被边缘化的时代,在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的强势面前,从事文学创作虽然显得有些悲壮,但我愿用这种慷慨悲歌来声援弱小者,来呼唤并扶植人文精神,培养一代人的人文情怀和精神信仰。或许正是这一丝温抚,能激发一代人的热情,点燃无边想象,催生一个文学新时代的到来。”中国作协九大是一个很好的契机,习总书记亲自出面讲话并把文学艺术事业提高到党、国家和人民的事业的高度来强调,我相信,文学艺术创作的前途一定是光明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肖江虹散文《饮者》
  • 《贵州作家》2018年第1期作品目录
  • 剩下他孤身一人的夜晚一一胡安·鲁尔福
  • 刘熊艳诗《故乡》
  • 行者何以无疆

图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