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贵州 查看内容

最是那一句:当乃跺 (散文)

2020-8-10 09:04|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72| 评论: 0|原作者: 徐 健|来自: 贵州作家·微刊

摘要: 最是那一句:当乃跺徐 健01山寨古朴自然,地势高远雄浑。四周是茂盛的树木、苍翠的竹林,木房子层层叠叠顺山势而建,连绵成片,错落有致……“当乃跺”,一个刻在木板上奇怪的词,不意间跳入我的眼帘。这是贵州黔南 ...

最是那一句:当乃跺 (散文)

徐健

01


山寨古朴自然,地势高远雄浑。四周是茂盛的树木、苍翠的竹林,木房子层层叠叠顺山势而建,连绵成片,错落有致……“当乃跺”,一个刻在木板上奇怪的词,不意间跳入我的眼帘。

这是贵州黔南三都县排烧村,当我与几位驴友来到这里,就被眼前的景象深深迷住,这个深藏于深山里的苗寨,从此就深藏在我心里。

排烧村位于尧人山国家森林公园腹地,距三都县城十九公里,村寨共有八个村民小组,一千五百多人,全部为少数民族,其中苗族人口占全村人口的八成以上,是一个以苗族人口聚居为主的村寨。

在郁郁葱葱的林木里穿过,我们时常可看见一两个苗族同胞的身影,在山野里劳作,或在山路边行走,或是树荫下休憩,待到走进排烧苗寨时,漫山遍野的翠绿以及古老的苗族风气就如阵阵春风,以热情的姿态欢迎山外的来客。

在当地苗族同胞的指引下,我们爬上寨子最高处的观景台。登上崭新的木楼观景台,呼吸清新的空气,让人心旷神怡,每个人的心灵都沉醉了。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后,极目望去,视野中的整个山寨浑然天成,寨中树竹掩映,周围山水秀美,风光旖旎,宛如在绿波中屹立的小岛,既幽静而又显得与众不同。在“极目楚天舒”中欣赏不过十多分钟,山里的晴朗天气却偷偷地转成了阴天,我们还来不及下楼以躲避,稀稀疏疏的一阵山雨已悄然而至,我们便在这说变就变的山里邂逅了一场烟雨诗意:整个寨子于朦胧中若隐若现,犹如置身仙境一般。所谓水天一色,在这磅礴的山里便可以改成:山天一色。据说,曾有一位外国友人目睹这种“烟雨江南”的风致,称赞排烧是“天地连接的村庄”。

观景台的木板上,我们看到“当乃跺”三个汉字。这如同遭遇美景一般让人惊异,我们大家也一时不解,急忙向村支书石有高询问这三个字的含义。石有高笑着告诉我们,“当乃跺”在苗话中,是欢迎客人到这里来跳月的意思。

排烧有吃新节、粽粑节与牯藏节等苗族传统节日,每逢过节,寨子里的苗族同胞都会身着盛装,自发的聚集到山间田坝,围成大大小小的圈,欢快地进行“跳月”,跟着芦笙的节奏载歌载舞。其中,一年一度的排烧“吃新节”远近闻名,这是苗族同胞庆祝秋收、迎接新年的节日。节日当天,来自周边村寨的苗族同胞齐聚排烧共度佳节,拦门酒、跳月、古瓢舞、斗牛、苗歌对唱等形式多样的庆祝活动,还吸引了县内外水族、布依族等上万名少数民族群众和游客参与。每到一个节日,寨子里的苗族同胞都会喊着“当乃跺”:欢迎客人来共庆佳节。

于是,一时间,整个寨子热闹非凡,屋内飘出老人们的酒歌声,屋外芦笙场上荡漾着幸福的笑语和欢乐的旋律,芦笙乐、酒歌声与情歌声弥漫在大山深处的夜空,如天籁之音般,惹人如痴如醉,传达着苗族同胞对生活的热爱和赞美。

02

排烧村于二零一二年被列入中国第一批传统村落名录,是黔南最古老、保存最完好、规模最大的苗族村寨。整个寨子一律为木制结构的吊脚楼,这些房屋大多依山而建,房顶上盖着青瓦,平顺严密,大方整齐。顺势往下看,房屋前部均用木柱架空,为悬空吊脚,后部和山坡相接,楼面半虚半实,形成了“天平地不平”的建筑风格。

在苗族同胞看来,吊脚楼不仅仅是作为苗家人世世代代的居所存在于世,经过无数个岁月的洗礼,它早已成为苗族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些充满了苗族艺术意象的吊脚木楼,极大地引起我们的好奇心,便以好奇的眼光去观察。

大多数的吊脚楼以四排三间为一幢,每排的木柱通常为九根,当地人称之为“五柱四瓜”。每幢木楼一般分三层,上层储备稻谷、玉米等粮食,中层是主人家居住的地方,下层楼脚砌作围栏,大多用于堆放杂物。吊脚楼最大的看点主要是中间住人的一层。旁边有木制楼梯与上层和下层相连接,这一层还设有走廊通道,约一米宽。堂屋是迎客间,两侧为厨房或卧室,房间宽敞明亮,门窗左右对称,有的屋里还在侧间设有火抗,方便冬天烧火取暖。中堂前有大门,这些门大都是两扇双开的,很有气派。

除此之外,吊脚楼上的青雕花窗子、“美人靠”式栏杆等都极具苗族艺术文化。我们还被一些独特的花纹图案吸引着。在屋顶的中部,有一小块白色木标显得很特别,形状类似远古时期人们使用的工具,这一发现引起了我们极大的兴趣。

通过一番猜测和询问,我们在当地苗族同胞杨秀朋这里找到了答案。相传很久以前山中野兽横行,夜晚睡觉时人们都要紧闭门窗,于是野兽就从屋顶角爬进来吃人,有一个勇士守在屋顶边伏击野兽,并用利器将其杀死,此后,人们就用利器在屋角设下陷阱捕杀野兽。随着社会的发展,野兽躲进了山林,人们把这个习惯保留了下来,而这些守护苗家人的利器,经过匠人的美化,成为了排烧苗寨吊脚楼上独具特色的木标。

站在高处眺望排烧时,整个寨子的吊脚楼一排排横在山坡上,有些甚至沿着山脊伫立着,像武士守候家园,成群的牛羊和参天的大树,皆是他的战友,也像少女在青山绿水间翩翩起舞,青雕花窗子、“美人靠”栏杆和横飞出去的屋檐,都是她的倩影。或许,因为她的这份守候和美丽,成就了排烧苗寨的古老,让这个“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越加的神秘和迷人。

03

在排烧,建一座新的吊脚楼,可是寨子里的大事,主人家的亲戚和寨里的族人都要来帮忙,建造新房的场面很热闹,可谓是“一家建房全村出动”,整个过程更是充满了苗族独特的文化和仪式感。

当地苗族工匠告诉我们,苗家人建房很有讲究,第一步是要选择合适的中柱,一般选择高而直,没有伤痕断枝的枫树。苗族同胞崇拜枫树,将枫树视为苗族的生命图腾树,象征祖先灵魂的圣树,因而苗族建房必须有一根枫木柱。在苗族古歌中,有枫树生万物一说,许多苗家人都习惯在村寨的周围种有枫树、柏树等,任何人都不得随意砍伐村前村后的这些圣树。

选好合适的枫树作为中柱后,还要进行祭树仪式,才能动斧子伐树。主人家要认真挑选祭树和砍树、抬树的人员,特别是祭师,必须是寨子里品行高尚、有学问和有威望的人。在进行祭树仪式时,祭师首先将一束麻线和一束红绸系在树干上,然后在树脚摆上三碗酒、煮熟的河鱼和猪肉,再烧一些香纸。祭树仪式结束后,由建新房的主人先动手砍几斧,随后大家一同将中柱树砍倒,并在现场修理后,在树的中间系上红绸和麻丝,再合力抬到建房的基地。

立房柱、上梁架是苗家人建新房既重要又热闹的环节。主人家必须邀请寨子里懂风水历法的能人,慎重地定好新房的背靠与朝向,挑选出天气晴好、适宜动土建房的好日子,方能进行。在立房柱前,要将地脚枋排好,地脚枋架好后,就要杀一只公鸡,绕地脚枋一周,意为祭地脚枋,这样立的房柱子才稳固牢实。然后清点好柱子、枋子,按记号将柱子穿斗成排。苗族吊脚楼的建造,采用的是穿斗式结构,柱子之间用枋穿连,不用一钉一铆就组成了牢固的框架,充分展现了苗族独特的建筑风格和工匠精湛的技艺。

苗家人的观念是“一家起房百家事”,到了立房柱、上梁架的吉日,全寨人都聚集相助,主人家的亲戚朋友还带着礼品前来庆贺,围在一块儿吹着芦笙,跳着苗族舞蹈,现场是一派喜庆景象。

在上梁前,主人家和舅方要分别选定两个技术好的年轻人作为代表,首先在中梁的两头捆上长绳,然后双方分别将长绳的一头带到中柱顶上,主方代表上梁脚、舅方代表上梁头。

上梁开始了,现场响起震耳欲聋的炮竹声,在中柱顶上的两个年轻人便在炮竹声声中,开始平行拉绳子,合力将中梁架到两个中柱上。中梁架好后,要将一些银元或铜钱钉在梁上,分别在新梁的两头摆放米酒、鱼、肉、肝脏等祭品,随后将装满糯米粑的箩筐挂到中柱上。上梁工序完成后,主人家便会将用糯米做成的彩色梁粑,从大梁上撒下,谁捡到了就意味着时来运转好事连连,一时间,大人、小孩蜂踊而进,哄抢梁粑,热闹异常。

04

我们亲身体验了当地苗族的接亲活动,从白天到晚上,整个过程既丰富又热闹,有接亲队伍进门前的拦门酒、苗歌对唱,通宵达旦的对酒歌,清晨的出门礼,等等,那场面始终让人难忘。

接亲当天,男方家邀请亲朋好友组成五六十人的接亲队伍,在新砍来的杉木扁担上绑着红绸,在新竹箩筐上贴着大红喜字,抬着大黑猪,挑着糯米、糍粑、米酒、鱼、鸡蛋等礼品。在算好时辰后,“压礼公”一声令下,接亲的“大部队”浩浩荡荡地向女方家进发。“压礼公”是新郎盛情邀请来具体负责接亲各项事宜的总调度,一般为寨子里德高望重的人,懂得婚俗的流程和礼仪,不仅酒量好,苗歌唱得也出彩,能压得住场面。

接亲队伍来到女方家的寨子口,顿时,炮竹响了起来,唢呐吹了起来,芦笙乐也奏响起来,一浪高过一浪,村里村外挤满了人,小山村沸腾了。

这一天,新郎要想成功的接到新娘,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此时此刻,新娘的家人和姐妹们早已在家门口严阵以待,摆放在他们面前的是为接亲队伍准备好的六十六碗“拦门酒”。在苗族的婚俗中,新郎想要接到新娘,“拦门酒”是第一关。这些“拦门酒”主要是苗家人自酿的米酒,其中还掺杂着一些喜糖、瓜果、花生和厚厚肥肉片等,都用碗给盖住,接亲的人是不知道哪一碗是酒,哪一碗是瓜果的。有的人家摆三十六碗,有的摆六十六碗,还有的摆八十八碗或者一百零八碗,没有统一的标准,讨的是一个吉利的数字。

“两军对垒”开始了。首先是“压礼公”高唱一首祝酒歌,然后连着干三碗酒。在“压礼公”充满激情地助兴表演下,接亲队伍里的青壮年纷纷摩拳擦掌起来,大家争先恐后地挤到前面“敲碗”,敲到酒的就在现场大口喝酒,敲到肥肉片的就大块吃肉。有一个小伙子连敲了五个碗,都是酒,现场顿时沸腾了,大伙儿纷纷为他加油助威,只见他一碗接着一碗地把酒喝干,一股苗族汉子的豪气油然而生,博得阵阵喝彩。

新郎的接亲队伍好不容易敲完了六十六碗“拦门酒”,冲破“酒关”后,等待他们的下一关考验是“对苗歌”。一边是新娘的姐妹,一边是新郎的好友,两边都有歌手,你方唱罢我登场,前面一个高声唱起,后面一群人跟着和,歌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最后,在新郎最诚挚的情歌表白下,接亲队伍里的小伙子们借着酒兴,一齐起哄,簇拥着新郎挤进了堂屋。此时,对新郎的考验还不算完,新娘的姐妹纷纷围住新郎,将他折腾、戏弄一番,有的用红色染料抹在新郎脸上,有的还用锅灰把新郎的脸抹得黑不溜秋的。新郎的狼狈样,惹得所有人哄堂大笑。

就在现场的热闹氛围达到最高潮的时候,新娘房间的门开了,身着苗族盛装的新娘静静地坐在装饰华美的床头上,衣服上是精美的苗家刺绣,身上佩戴着许多苗族特有的银饰,在灯光下,闪闪发亮,有时各种银饰互相碰撞,叮当作响。我们被苗族姑娘的这一身打扮深深地吸引了,不经赞叹,“这真是美貌与文化艺术的完美融合。”

当天,新娘家举办了酒席,款待接亲队伍和寨子里的亲朋好友,热闹的对酒歌,欢快的芦笙乐,持续了整个夜晚。“现在正是秋收,再过后就到吃新节,到时候每家每户都会准备许多特色酒菜,寨子还要举行斗牛、芦笙舞和苗歌对唱等活动。”在酒席上,石有高热情地邀请我们吃新节的时候再到排烧来过节,他还要准备甜美醇香的苗家红薯酒等我们--我想,我一定会再来的,因为我忘不了那山里的云雾缭绕,那吊脚楼上“美人靠”的婀娜,特别是那一句深情而友好的苗语:当乃跺!           

徐健,水族,1986年生,贵州三都人。新闻工作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