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脱贫攻坚征文选登 查看内容

一个也不能少(散文)

2020-6-19 18:35|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547| 评论: 0|原作者: 罗宇

摘要: 美丽的旋律响起:芝麻开花节节高,党的恩情忘不了,阔步走在小康路,一个也不能少……

三月,正是黔中大地一年之中最美的季节。趁着阳光正好,春意正浓,我们驾着车又一次行驶在079县道上。此行的目的是走访精准扶贫结对帮扶户。

早晨,雨后的阳光是最清新的,蓝蓝的天空零星散落着几朵白云,没有风,白云随着车子的前行而慢慢移动,时而前时而后,时而左时而右。道路上新画上去的白色标线格外引人注目,蜿蜒的线形在山间田野里自然流淌,宛如缠绕着一条玉带在风中舞动,时隐时现。

放眼望去,道路的两边一畦畦蔬菜绿意盎然,满山遍野的猕猴桃T形支架就像整队待发的士兵,排列整齐。三三五五的农民正聚在一起整土、施肥、修枝,展现出了一幅春耕农忙的美丽画卷。山间农家的小洋楼错落有致,一层的、两层的、三层的,均按照当地的民风进行了修饰妆点,在阳光的照射下分外抢眼。远处的山上,白色、黄色、红色、粉色、紫色,各色的野花在绿叶的衬托下竞相争艳。

阳光,鲜花,还有满眼的绿,再伴上一曲《在希望的田野上》,让行驶的车子更加轻松愉悦起来。

行驶途中,路过一个急转弯处的农户家门口,这里再次勾起了我的回忆。记得第一次走这条路大约是在20年前,那时正值青春年华的我,被分配到修文县小箐乡唯一的中学任教。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进村入户动员孩子们读书,我们两个青年男教师被安排在离学校最远的宝山村作动员工作。

那时的条件很艰苦,宝山村离学校有20多里地,没有车,只能步行,全程大约要走两个多小时。下午放学后出发,到宝山村已经天黑了,其中要走的很长一段路就是079县道。那时,这条路还是“水泥扬灰”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

遥记那个初秋的下午,天上下着细雨,我和同事带着任务出发,一路向宝山村行进。道路上的石头大得让人无法想象,经过时间车轮的碾压,光华如玉,让人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打滑”,我们硬是摔了十几个跟斗才到达了要动员的学生家,那种狼狈样可以想象。当时道路两侧,左边是青一色的包谷地,右边还是青一色的包谷地,青瓦土墙的低矮农房散落的林间。村里一半的孩子因为种种原因,选择辍学在家务农或外出打工。

经过长途跋涉,我们在路边一户人家开始了工作。农村人的淳朴这时也充分显现出来。在这里,老师是最受人尊重的。进屋不久,家里好吃的东西就挨个排上来。上了一下午课,走了几十里路,肚子着实很饿,我也不讲客气。

20年,仿佛就在昨天。但我已从青春年少步入中年,

继续开车前行,车轮朝着我的精准扶贫结对帮扶户家的方向奔去。这两年来,按照中央、省、市、县的统一部署,每个月要到结对帮扶户家里走访,讲政策、帮思想、助产业、补短板。

大约行驶了一个小时,我们的车稳稳地停在了帮扶户翟老伯家的院子里。

他家的小院和往常一样干净,几只土鸡在围墙外的地里自由地觅食。房子是几年前政府出资帮助修建的一间大约40平方米的小平房,房子的旁边是另一家两层小楼,两家人共用一个院子。屋里的简易家具摆放得井然有序,椅子、柜子、火炉被擦得亮堂堂的。  

“爷爷,爷爷,快出来,那个县里的叔叔又来看您了。”随着邻居小女孩的呼唤声,屋子的主人翟老伯笑嘻嘻地摸索着走出来,嘴里一边说着“忙就别来了嘛,我好好的”,一边又急忙叫我们快坐下。

翟老伯是一位60多岁的老人,无儿无女,一人独居。据说他早年在部队当兵,因为受某些外界的刺激,退伍后不久,双眼就失明了。按照政策,当地政府给了他一个“特困供养”的指标,这些年来一直由政府供养着,平时靠邻居侄女一家照顾,除了做饭做菜,其他的生活都可以自理。

因为有了在部队的经历,这几十年来,他一直保持着军人的作风,床上的被子叠得还是像“豆腐干”一样。每天坚持锻炼,身体硬朗,肌肉紧实,常年穿着一套军绿色的短袖T恤和短裤,还用冷水洗澡。

经过一番交谈,了解他的近况,我详细地询问他目前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他拿出“连心袋”摸出“一卡通”,让我看看他的余额对不对,我认真读出上面的数字,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他笑着点头说:“对了,我眼睛看不见,担心别人蒙我,你说的也是这个数,我就放心了。”我听完哈哈大笑:“那您老不怕我给您调包吗?”“嗨,说哪里的话,打了两三年交道,你时时关心我,处处帮助我,我还能不信任你吗?”翟老伯高兴地接过“一卡通”,小心地装进“连心袋”里,并把它放进柜子里。然后,带我们参观了他新建成的卫生间。他高兴地拉着我的手,深情地说,“建卫生间的钱,政府的补助资金已经到账了,现在上厕所和洗澡都很方便了。我们农村的老百姓现在是不愁吃、不愁穿,教育、医疗、住房安全都有了保障,我觉得非常满足了。”

翟老伯对党和政府有着很深的感情。他经常会念叨着当年在部队如何培养他,回来之后镇里和村里的干部对他又是怎样的好,现在和他结对的几批干部又帮助他解决了很多的问题,他打心眼里感谢。有的时候,村民们在一起“摆龙门阵”,听到有个别的村民有怨言,他也会开导和教育他们。

工作做完,和翟老伯拉了一会“家常”,临走时,他非要留下我们吃饭,我说了好多“好话”和撒了个“美丽的谎言”才得以离开。

我们上车走了,翟老伯径直走到马路上送我们,直到我们的车消失的马路尽头。

回来的路上,阳光温暖,空气甜蜜,田野芬芳。美丽的旋律响起:芝麻开花节节高,党的恩情忘不了,阔步走在小康路,一个也不能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