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苑 查看内容

一团团簌簌飘落的雪花渐渐填满了四合的暮色(诗歌)

2020-6-1 20:25|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315| 评论: 0|原作者: 渡小好

摘要: 水田里,黑压压的小蝌挤在一起 像语文课本上散落的逗号

1、姐姐

 

姐姐,带我收葵花的

姐姐。小路悠长,背着背篓

牵我小手的姐姐

 

把一件件经年的绸缎嫁妆放在阳光下

晾晒。纳着鞋垫唱着哭嫁歌的姐姐

 

订了娃娃亲

出阁时,口吃

却哭得寸断肝肠的姐姐

 

像崖上那垄开得特别早的野百合

花朵一夜间,凋零的姐姐

 

 

2、光阴流

 

白云寺。初见

晚霞流动,木鱼声咽

 

豌豆花从柴门缝挤出来

月光不偏不倚,打在两张年轻的脸上

 

遁入空门的小和尚

轻掩柴门

 

藏不住的桃花下起了花雨

流萤汇成一朵灿烂的云锦

 

白云寺的光阴啊

它流动又静止

 

 

3、哑母子

 

卖叶子烟、老鼠药、补锅、修鞋的摊都收了

只剩上半身的老头儿,还杵在原地

一片树叶落下来,从光秃秃的树枝上

 

母子俩,在只有几枚硬币的洋瓷碗前停下来

母亲从厚棉衣内袋掏出一叠零钞

指头沾点唾沫数出十张,递给孩子

孩子看了看母亲。母亲点点头

 

孩子蹲下身,慢慢把零钞放进碗里

老头用冻得通红的双手不停作揖。目光呆滞

 

母子俩离开后,一团团簌簌飘落的雪花

渐渐填满了,四合的暮色

 

 

4、莫名的情绪

 

端午,母亲从谷仓取出珍藏一冬的小麦

连同秘方交予姑娘。烈日下

 

姑娘神情专注,光着脚丫踩麯砖

汗如雨下

 

两九相重、日月并阳

年老的父亲起始酿酒

 

红缨子,颗粒饱满

像极了他闺中待嫁的姑娘

 

父亲把酿好的玉液深埋桂花树下

 

姑娘出嫁时,凤冠霞帔,红唇皓齿

头夜,母亲忙于整理女红

 

父亲挥锄取出一坛坛陪嫁琼浆

坐于桂花树下,独酌

 

月光照在,他渐渐苍老的脸上

丝线般缠绕的无名情绪,如月光

撒落在自家院子里

 

 

5、清晨

 

湖面撒满金子

 

垂钓者们静坐,抽烟

目光坚定。谁知道鱼会怎么想

 

 

我坐在石墩上

阳光沿着头顶游离至脚跟

 

阴影从体内一点点剥离

就要变成透亮的人

 

 

6、假装

 

周日清晨

在电梯里,遇见楼上男邻居

肩膀上依偎着一个漂亮女人

 

娇羞而疲惫的女人,把头

轻轻埋在男邻居的后背

见到我,男邻居镇定自若

 

周一傍晚

我看到男邻居带着老婆孩子出门散步

他老婆胖嘟嘟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满足

 

 

7、向晚

 

暮色跌落。篱笆上紫蓝色的牵牛花开了

小喇叭们想要诉说

又欲言又止

 

晚熟的稻穗,在风中

伏下身子。早熟的已变成了一排一排的稻草人

光棍长寿叔,有使不完的劲儿

他把一个个的稻草人,拎起来堆成草垛后

天就黑了

 

月影稀碎。万物俱寂

他想起十五年前,嫁给邻村杨二娃的菊仙

黑夜便为他撕开一道口子

那束窗口漏出来的光

像一把刀子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