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贵州 查看内容

​参观槐子水库(散文)

2020-5-20 14:57|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84| 评论: 0|原作者: 阮太平

摘要: 夜幕降下,我们怀着迷恋与不舍的心情,离开了槐子水库。

槐子水库位于桐梓县九坝镇槐子村,是九坝镇的一个自然景观。它宁静清幽秀美,让人迷恋难忘。

2019年12月12日,是同事毕小松老师92岁高龄的奶奶去世坐夜的日子。我们一行前往白盐井吊唁。白盐井在桐梓县九坝镇槐子村,是毕老师的老家。我们在毕老师家吃了饭,下午四点过了,他安置了我们休息的地方。有人提议去看看附近的水库,有赞同的,也有驾车疲劳或其他原因不想走动的,于是,我们一起来的人就自然分成两队。一队在毕老师家休息,一队去看水库。

我是去看水库的其中一人。我们一起去看水库的有这样一些人。男的居多,有何副校、老余、老罗、小东、陈远、小兵和令狐。小兵老师的老家也在这九坝镇,且隔这白盐井不算远,算是我们这支游水库队伍的向导。令狐老师原来在我们学校工作过,他和毕老师也一起共事过,现已调到这九坝镇来了,我们到了九坝,他联系了我们,一起到毕老师家的,他也是我们的向导。另外有两位美女老师,一位是王老师,仁怀市人。一位是杨老师,她老家也在这九坝镇。

我们踏上了观光水库的路,沿着依山小路步行。节过大雪,斜阳照耀,虽是寒冬,也不觉寒冷。我们来到一条水沟边,小兵老师介绍说,这水就是流入水库的,是水库的一条支流。过水沟,站桥上,看溪水缓缓流动,水沟里菖蒲郁郁青青。小东是位爱养花的人,他说扯菖蒲。我们等他,看他搬石头垫脚去扯菖蒲。

我小时候扯菖蒲的情形浮现眼前,把裤脚挠过膝盖,光着脚丫,涉水到菖蒲处,伸右手扯出菖蒲,水里摆几摆,洗去根上的泥土,然后拿回家做药引子。我那时听医生介绍,菖蒲有水菖蒲和石菖蒲两种,水菖蒲生长在水沟中,石菖蒲生长在湿润的石头上。

两种菖蒲外形相差不大,药性相差甚远。我还听大人们说,端阳节,扯菖蒲挂门上可避邪。小东扯了几棵菖蒲上了岸。小东告诉我们,这菖蒲栽成盆景,开了花,很好看。我们一边听小东老师讲菖蒲盆景,想象菖蒲开花的欢乐;我们一边沿着山路继续往水库走。

我们在小兵老师的带领下,沿着崎岖小路,翻过一个小山头,来到水库东面北边。看着静静的碧水,南北卧躺在群山脚下,像碧绿的翡翠。水库对面,青葱的树木,像山头上竖起的短发,根根精神抖擞。圆圆的落日,也被树木抖擞的精神所吸引,正向树梢靠近。

翡翠碧水,竟有这样的魅力,招引人们观光,振作树木精神,吸引落日助兴。我向南望去,霞光洒落水面,涟漪微动,金光闪烁。水中几只水鸟,悠闲自在。我手指水鸟那边问小兵老师:“那是鸭子还是鸳鸯?”小兵老师说:“我也不晓得。”虽不知那水鸟的名字,但是看到了水鸟。看到了水鸟,也就看到了水库的生命,看到了水库的灵气,看到了水库的温馨。南边再远一点儿是堤坝,刚开始蓄水,堤坝还有很高未蓄上水,迎水面空着一大块灰白色,像悬崖峭壁。

那方方正正的一大块迎水面,仿佛是巨人书写时铺开的横幅宣纸,也许是要记录九坝镇与时俱进的作品。这让我联想到近年来九坝镇打造观光休闲避暑山庄的招牌名片:三十里樱花大道、锦绣天池、山堡避暑山庄……水库东岸的南边,山峦起伏,虽是冬月,依然青翠,有青松,有翠竹,给人色彩,给人温暖,给人精神。

我们沿着水库岸边向南走,穿竹林,走小路。我心中想起了柳宗元《小石潭记》中的句子:“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隔篁竹,闻水声。伐竹取道,下见小潭……”这不就是去小石潭的路吗?我问:“这水库叫什么名字呢?”小兵老师说:“我都不晓得它叫白盐井水库还是槐子水库。这儿地名叫白盐井,这儿又是槐子村。”这时何副校讲了个笑话,他说,他小时候听老家有人讲说去过桐梓的一个鬼子村。他后来大了,四处打听,没找到那个鬼子村,问我们有人晓得不。随后何副校解释说,那人不认识“槐”字,只认了半边,就说成了鬼子村了。大家都笑了。

古人造字有六种方式,即象形、会意、形声、指事、假借、转注。大多数汉字是形声字。形声字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形旁,表示该字的意义;一部分是声旁,表示该字的读音。大多数形声字的读音就读半边的声旁。这就是我们常听人说:贵州人生得尖(聪明),认字认半边。但也有极少数的形声字,开我们的玩笑,读半边就要闹成笑话。我们就这样在游山玩水中,欣赏了自然风光的优美,也从笑话故事中,感受到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我们穿过竹林,来到小山岗的开阔地带,一位乡亲正在打理荒地,砍杂木杂草焚烧。我们问好乡亲。打探了去堤坝的近路。问湖中水鸟。答说野鸭子。问水库名字,他说叫槐子水库。

我们来到堤坝处,堤坝旁边有几间房屋,有间房屋门边挂着一块木牌子,牌子上有“ 桐梓县槐子水库工程建设协调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文字,我们由此了解到该水库真实名字。

来到堤坝上时,夕阳落山了,收工的人驾着车从堤坝上通行,堤坝上面还没硬化。堤坝迎水面,深深的裸露着,光洁平滑,像木盆里沫浴时露出的美女肩背。放眼北望,绵延起伏的群山,在山与山的凹陷之间,蓄一弯浅浅的碧水,虽没有大海的浩瀚辽阔,没有西湖的文化悠久,但它宁静秀美,有自己独特的诗情画意。它静静地偎依在堤坝脚傍,乖乖的卧着,就像驯服了的宠犬,给人解闷,给人高兴,给人乐趣。

听当地的乡亲说,槐子水库主体工程基本完成,刚关闸蓄水不久。如今正蓄着宁静,蓄着清幽,努力装扮这里的风景,为这里开创新的生活乐趣。堤坝外面,雾气渐升,远处黛青色的山体,一段白纱巾横拴山腰,像锄禾晚归的老农。再远一点,烟云翻腾,峰峦起伏,如涛如浪。

槐子水库在群山之间,不骄不躁,不慕名利,晓待朝阳,暮迎明月,静静蓄水壮大,默默守候一方的宁静,展示秀水的柔美。

夜幕降下,我们怀着迷恋与不舍的心情,离开了槐子水库。

   阮太平:1972年生,贵州桐梓人。省、市、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桐梓县文学创作协会会员。有诗、文、联作品在《贵州诗联》《遵义日报》《娄山关》等报刊发表。系中学语文高级教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