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脱贫攻坚征文选登 查看内容

我的“穷”亲戚

2020-5-10 10:20|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565| 评论: 0|原作者: 雷永贵

摘要: 见此景象,我内心感到无比喜悦,群众的小康生活并不是梦,它如今已变成了现实。

山路弯弯,峰回路转。在村干部的带领下,我第一次踏上“寻亲”之路。

 

时值年末,天阴沉沉的,空中飘着毛毛细雨,鞋子沾满了泥浆。前面有几处坑洼水塘,泥浆深,我们得靠边走。翻过一座高山,徒步2公里,才到贫困户家。

 

寒风一阵紧似一阵,我打了个寒颤,鸡皮疙瘩立即冒了起来。越过山峰,一栋黑黢黢、又破又旧的木房出现在半山腰。老远闻到狗吠,5条大狗从破房子里窜出来,向我们狂叫,我吓了一大跳。

 

“那就是杨秀云家。”村干部指着有狗的方向说。这时,从屋内闪出来一个矮小清瘦、面色黄黑的男子,约莫六十多岁。他只看着我们,不说话。

 

“你家来客了!”村干部对男子说道。男子顿时咧着嘴笑笑,随即从屋内拖出来一根长凳,用衣袖来回擦了几次,说:“请坐,同志!”

 

男子头发胡须花白,眼神却异常纯净,一看就是老实人。他就是我的帮扶对象——贫困户杨秀云。

 

“你是精准扶贫对象,我来帮扶你。”我说。

 

杨秀云仍然笑而不答,不晓得他听懂了没有。

 

突然,从屋内传来声音,像有人在吵架。我往里看,一个披头散发的妇女坐在厨房灶门前自言自语。

 

“她是我老伴,多年以前患了严重精神病。”杨秀云解释道。

 

我借着上厕所的机会,打量了杨秀云的家:屋后低矮的茅厕四面通风,便坑上面是一口圈,关了3头猪,大的200多斤重;右边房屋有两面无板壁,钉着椽皮,屋子凌乱不堪,谷子、包谷、红薯、破衣烂鞋、箩筐背篼、脏纸屑等横七竖八地放在里面;左边的屋子是厨房,两口土灶锅并列,一口煮猪食,另一口是办人吃的,锅中少量白米饭,看上去像是早上剩下的,成团状了;灶台上仅一个菜,碎辣椒,没肉,难怪5条大狗骨瘦如柴。

 

“你经常这样吃晚饭吗?”我问杨秀云。

 

“两个人不讲究,也习惯了。”杨秀云说。

 

“你儿子呢,常回家来看你们吗?”

 

“别提了,3年前出去打工,一直没回来,每次跟我通电话都说没钱了。”杨秀云显得很无奈。

 

“按法律法规,不尽赡养义务的子女,可以提起公检法机关强制执行。”我为杨秀云出主意。

 

“不忍心啊!他们有他们的家庭,外面打工生活也不容易。我现在还能动,国家又浪个(这样)帮扶我,两个人吃饭穿衣没问题。今年我还养了3头肥猪,一年到头还有些结余呢。”

 

回来的路上,我觉得心头沉甸甸的。如何让杨秀云家脱贫,成了当务之急。

 

当晚,我同驻村工作队和村支两委,集中研究贫困户因户施策相关事宜。针对杨秀云家的事迹情况,初步形成了解决方案。一是确保房屋主体结构安全,配套功能设施齐全,更换房顶腐烂的椽皮及添加新瓦;安装严实的房屋板壁,杜绝跑风漏雨;新建卫生厕所和干净厨房,实现人畜分离。二是加强医疗救助保障工作。三是建立贫困户产业扶贫利益联结机制。四是实施通组路联户路、房前屋后硬化等项目。五是完善生活必需品添置。六是教育引导贫困户注重环境卫生清理,讲究个人卫生。

 

措施既定,马上实施。第二天我再次走访杨秀云家。杨秀云不在,邻居说他去山上放牛了。在等他的空暇,我动手整理他家堂屋里堆放的杂物,清理院坝上的垃圾。不一会儿,杨秀云牵着与他相依为命的那头老黄牛回来了,看见我在帮助他家打扫卫生,急忙扔下牛绳。

 

“这种小事,哪由你来做,我自己动手,请你到屋里坐坐。”杨秀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你看你,屋里屋外乱糟糟地摆放这些东西,多脏!你儿子回家来怎么住得惯,恐怕吃饭也没胃口,难怪他们不想回来呦!你每天起床花半小时清扫屋里屋外卫生,农机器具一律放柴房,粮食搬进仓库,堂屋里只放板凳和一张桌子就可以了。”

 

“嗯嗯,是,说得对。”杨秀云连连点头。

 

“这有些事想跟你沟通一下。”我说。

 

“你尽管讲,我听你的。”

 

我认真地对他说:“江口县针对贫困户安排了人居环境改善项目,涉及改厨改卫、改水改电、房屋修缮、生活必需品添置等事项,另外还有硬化通组路联户路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从你家状况来看,需要全部改造,项目资金不足的部分,我想办法,你看如何?”

 

“这种天大的好事,我做梦都没见过,感谢你!”杨秀云高兴得合不拢嘴。

 

“你爱人的病,我们驻村工作队和村里也研究了,打算安排她去余庆县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你看怎样?”

 

“只要能治好她的病,我都赞成!感谢党,感谢驻村干部对我家的帮扶,我会永远记得你们对我家的大恩大德!”

 

“你要每天打扫家里卫生,我以后会常常来你家。要是再让我看见还是脏乱差的老样子,我可不客气了啊!”我再三叮嘱。

 

“放心吧,我一定随时打扫家里卫生,不再让你担心!”杨秀云拍着胸脯说。

 

后来的两个多月,我每周去杨秀云家3次。一是查看“五改”施工进度,督促施工队加紧施工;二是继续敦促杨秀云打扫家庭卫生,让他养成爱护环境的良好习惯,还买了几套新衣为他送去。

 

杨秀云是个很记情的人,他专门磨了一箱手工豆腐送给我们驻村干部品尝;过年时他家杀大肥猪,他把最好的屁股肉拿给我们吃。一来二往,我与我的这位“穷亲戚”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信赖我,我喜欢他,连那5条大狗也认我作自家人了。现在到杨秀云家,狗们使劲摇摆尾巴,扑到我身上,样子很亲昵。

 

“你对我家的好,我会永远记得,我明天来江口看望你。”有一天杨秀云打电话给我。

 

翌日,杨秀云进了城。我担心他年纪大了,又很少进城,怕他迷路,便请人和我一起在江口县城找他。我们找了整整一天,也没个踪影。直到晚上,我拨通他的电话才了解情况。原来,他没带手机,在县城走了一天,腿脚酸软,肚子饿得咕咕叫,头也饿晕了,眼花缭乱,是好心交警把他送到车站,还给他路费,才回家的。

 

“好,回家就好。以后不要进城了,城里路多,找不着北,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来看你。”我在电话里对他说。

 

3天后,我带上一包梵净山茶叶、一桶菜籽油和几斤猪肉,买了杨秀云最爱吃的水果,开着车去看望他。与初次来他家不同,此时的联户路已连通到他家门口了。

 

“我家穷,你对我浪个好,我几辈子都报答不了你。”杨秀云哭了。

 

“我比你小十几岁,就叫我老弟吧!”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不合适,不合适。”杨秀云连连摆手。

 

“我是真心希望你过上幸福的小康生活,老哥!”我说。

 

“是,是……老弟。”杨秀云笑了。

 

据说,在江口县迎接国家第三方脱贫成效验收的时候,杨秀云特意穿上了新衣,在家里等待评估组的到来。他常说是党、国家和县教育局的大力帮扶,才帮他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他要说一说国家扶贫政策的好,说一说帮扶干部对他家的关爱之情。

 

如果你问他:驻村干部是怎么帮助你的?他会滔滔不绝地说,驻村干部帮他找了一份村级护林员的公益性岗位的工作,帮他协调县民政局解决了2000元的生活困难救助,帮他家彻底清理室内外的卫生,帮他家把房屋和厨房作了全面修补,帮他家和隔壁几家安上了自来水……

 

的确,与第一次见到的情形相比,如今的杨秀云家焕然一新。堂屋院坝农具摆放规整,屋外屋内干净整洁,一个新农家的面貌呈现眼前。不仅杨秀云家如此,韭菜村每家每户的板壁都油光铮亮,白墙琉璃瓦和仿木栅栏在晨光中熠熠生辉。见此景象,我内心感到无比喜悦,群众的小康生活并不是梦,它如今已变成了现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