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精读 查看内容

多彩贵州 书香高原·读书会大展台之精读堂 | 27°黔地标读书会线上活动系列

2020-4-23 19:42|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83| 评论: 0|原作者: 王剑平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舒畅

摘要: 让我们走近那些为助推全民阅读活动而奉献过的每一份子或一个个团队,倾听他们的苦与乐,及读书伴成长的故事。



精读堂档案


创办时间:2017年4月


地标:主要在贵阳市城区开展活动,已辐射至安顺、息烽、清镇、赫章等市州或县市


活动开展形式:大多是讲座形式,也有对话。


活动宗旨:咀嚼经典 涵养心灵


活动时间:每月最后一周周末


3年前的一天下午,贵阳千翻与作书店,“精读堂”启动仪式及第一期活动现场。


现场有一位观众向主讲嘉宾提问:“您如何理解苏联文学中的民族精神?”


嘉宾说,“看任何一个民族,看任何一个时代,你需要对当时的历史、当时的时代,了然于胸。在我们国家和民族的精神中,阅读赋予了人民力量,我出国访问交流也这么说。”


主持人顺势邀请嘉宾唱一首记忆中的苏联歌曲,于是现场响起了《灯光》——有位年轻的姑娘送战士去打仗,他们黑夜里告别在那台阶前,透过淡淡的薄雾那青年看见,在那姑娘的窗前还闪亮着灯光……


歌声与掌声,让现场所有人难忘。


这位讲述者和歌者,是欧阳黔森,贵州省文联主席、贵州省作家协会主席,“精读堂”第一期主讲嘉宾。



从这一场活动开始,以精读经典为特色的“精读堂”拉开帷幕。活动发起方贵州文学院副院长戴冰这样描述创办“精读堂”的初衷:“从阅读方式上说,眼下各种快餐式的、片断式的、浅尝辄止或囫囵吞枣式的阅读,对大部分人来说还是一种常态;另外,从内容上说,因为电子技术的高度发达,阅读平台的越来越方便快捷,致使良莠不齐的文字甚至垃圾,也在实际上充斥着我们的生活。在这样一种阅读背景下,倡导读什么书,倡导一种怎样的读法,也许才是一件更为重要和更为迫切的事情。鉴于此,2017年4月,贵州文学院联合贵州广播电视台、多彩贵州网、贵州人民出版社、贵阳千翻与作书店、《贵州都市报》《贵阳日报》《南方文学》等多家单位和媒体,成立了以精读经典为宗旨的文化艺术讲堂‘精读堂’。”



尽管省内各种形式的读书会如雨后春笋,但贵州文学院主办的“精读堂”,以对经典文学作品的精细化阅读,凸显着主办方深厚的专业背景和高端的专业诉求。这是贵州第一家以荐读经典为宗旨的读书会,汇集了来自全国的诸多专业或职业的读书人和写作者。


经典是人类思想、智慧和文字表达之美的结晶,穿越时空,魅力永在。“精读堂”精耕细作3年,正是想经由精读,与参与者一起追寻阅读的真谛,发现更深邃的世界。


阅读认知的开始


欧阳黔森说:“在当下社会,很多人在阅读方面有很大的缺失,有些人虽然看了很多书,但也只是走马观花,所以倡导书香社会、全民阅读是很有必要的。”


书海无涯,光是倡导读书是不够的,不能仅仅是要读书,读什么书、怎么才能把一本书读好,这些也很重要。每个行业的人,都有自己不同的人生体验,有自己读书要求及个人喜好,他们需要有选择性的书,为自己所用的书,提升自己的职业技能和文学素养。


在书香社会中倡导精读,对读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精读,倡导学以致用,这个“用”,不光体现在实际应用,也体现在书中能给予你个人的启发,有所感悟。对于经典来说,需要精读才能获得这本书的精华。



省作协副主席、《山花》主编李寂荡则说:“从中央到地方,都很重视全民阅读,但其实这也折射出了一个现象,就是现在很多的人不喜欢阅读。如果阅读已经成为众多人常在做的事,也就没有必要去强调去倡导了。”


现在的人阅读取向大致是两种性质,一个是功利性,为了考试、为了升职去阅读书籍,考完就忘了。另一种就是消遣性,纯粹打发时间,看一些娱乐性强的书,经典书籍反而被其隔在门外。


阅读是一种自觉性自愿性的行为,外界只能去为他们营造阅读的氛围。而精读堂的成立,就有这样的作用。通过举办这样的公益性讲堂,引起关注,引起更多的人对经典阅读的兴趣、加深对经典著作的了解,起到一个很好的引导阅读的作用。



“精读堂”学术主持、总策划,省作协副主席戴冰说,在当下,片段式的阅读现象比比皆是,浅阅读、泛阅读的情况很多,很多人看似“博览群书”,实际上就是一个“知道分子”,什么都了解一点,但浅尝辄止,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经典就是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只有经过沉思熟虑的作品,才是结实的、含蓄的、意味深长和经得起咀嚼的。


对经典的泛读,就是一种辜负,不可能体味作品背后的匠心与创意、技艺与思想。而从读者的角度,泛读、浅读,也不会真正学到什么东西。作家毛姆曾经感慨,狄更斯的小说,码头工人、贩夫走卒都喜欢看,受众面不可谓不广,但只有从事写作的人才知道,他的作品包含了多么高深的叙事技巧。这些更深更细的东西,就需要精读,才能体会。


3位专业作家对阅读对象和阅读方式的看法,正是“精读堂”诞生的认知前提。即使大大小小的读书会各有宗旨和特色,作为专业的文学创作单位,贵州文学院所创办的“精读堂”,在其“精读经典”的定位上,也有着不可复制的专业优势和丰富资源。


匠心运筹的阅读


在方法上,“精读堂”倡导精读,在内容上,“精读堂”推荐经典。


“精读”这个词,应该包含着这样两个基本特征,那就是挑筋剔骨、细嚼慢咽。只有经典才经得起这样的精读,也只有这样的精读才不至于辜负了经典。从本质上说,精读才是阅读的三昧,是阅读的无上等咒。没有精读,阅读其实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假象。


“精读堂”的基本运作方式是,每月邀请一位主讲嘉宾,对一名经典艺术家或者一部经典作品,进行精细解析,尽可能体会和传递出作品背后的匠心与创意、技艺和思想,以此达到深入理解经典的目的。


创办3年多来,已邀请包括谢冕、马原、于坚、玄武、庞培、张艳茜、施晓宇、武歆、张卫东、周晓枫、张晓雪、杨红缨、丛峰、郑翔、梁太鹤、欧阳黔森、谢廷秋、李寂荡、冉正万、戴冰、谢挺、周之江、曹琼德等省内外知名作家、艺术家和学者举办讲座30余期;同时,还先后赴安顺师范学院、贵州理工学院、安顺市图书馆、赫章县等地,举办“进高校”“进社区”“进社团”“进市州”等活动60余次,受到广大文学艺术爱好者的欢迎,现场听众近3000余人次,网络直播观众10万人次以上。


2017年6月22日,“精读堂”获得由贵州省全民阅读领导小组办公室、贵州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北京阅读季”领导小组主办的2017年“书香贵州•阅读盛典”主题活动创新奖;同年,“精读堂”还获得贵州省委宣传部机关工委目标管理项目创新奖。2017年6月,国家新闻广电总局领导到贵州视察,“精读堂”作为贵州阅读品牌,被推荐向总局领导进行现场展示,并做专题汇报,获得高度赞扬。



“精读堂”还与贵州广播电视台综合频道合作,创办了二级衍生产品“好声阅读”,将每一期“精读堂”的讲座,都制作成音频节目,通过电台向广大听众进行传播。此外,中国著名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旗下的《南方文学》杂志,作为“精读堂”的学术合作伙伴,也为“精读堂”开辟专栏,刊发“精读堂”讲座录音整理稿,并拟每3年出版一本《精读堂三年选》,目前,该书第一辑正在编辑过程中。


“精读堂”创办3年来,阅读普及推广已超越了“书本经典”这一阅读形式,其先后开展的谢冕与唐亚平、马原与刁斗等全国名家的现场对话式讲座,进一步丰满了阅读内核,阅读面也由文学经典发展至美术、影视、戏曲等各个艺术门类。


阅读经典,也阅读贵州


“精读堂”力求以自身的努力打造贵州文化品牌,在推广经典阅读的同时,也推动了外界对贵州形象的“阅读”。


2017-2018年,天津市文学院院长武歆3次来贵州,都是因为文学,其中两次源于“精读堂”。他对“精读堂”的认识是:“它是贵州省作协和贵州文学院的品牌,活动延续了很长时间,加之活动之前、之后,主办方通过报纸、电台、微博、微信等多种方式介绍传播,活动影响很大,全国很多作家以及文学爱好者都知道这个活动。”



武歆在2018年5月应邀在贵阳、安顺举办了两场“精读堂”讲座,讲座的题目是《关于若泽·萨拉马戈》,主题是:走近、阅读经典作品,需要在哪些方面做好思想准备。


讲座之前,戴冰给武歆详细讲了“精读规则”,这让武歆格外严阵以待,“我准备的讲座大纲有1万多字,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情况。但由此也能看出来,主办单位非常认真对待。”



通过这两场讲座,武歆对贵州的读书氛围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贵阳的讲座,是在一家名叫‘千翻与作’的书店。现场有作家、文学爱好者、大学老师,还有不少大、中学校的学生。同时还现场直播,据说当时网上听众有两万多人,令我特别惊讶。举办者告诉我,因为那天贵阳有一个大型活动,也是同时段举办,否则的话,网上参与的人数还要更多。那天讲座还有对话,读者提出的问题非常高端,显然都是有备而来。”


“在安顺市图书馆举办的那场,更是令我惊奇。听众大约有200多人。因为没有电梯,会场又在顶楼。好多志愿者前来帮助布置会场,他们从各个楼层把椅子搬到会场。那些志愿者中,有老人,还有不少学生。会场也是特别安静,两个小时中,几乎没有人走动,没有手机铃声,没有说话声。”


“贵州省作协和文学院精读堂讲座活动,让我印象深刻。至今我的微信朋友圈中,还有不少通过这次讲座认识的爱读书的贵州朋友。”


点燃内心,点燃城市文化的温度


位于市中心城市综合体中的“千翻与作”书店,是“精读堂”相对固定的活动空间。书店总经理蔡乐薇对书店的定位是:“不仅是一家书店,更是文化综合体,期望搭建一个体现多种生活方式与文化属性的综合性平台。具有文化属性、生活气息,同时又可以承担城市文化公共资源建设的责任,将一个具有创造性的文化生活空间带给城市。”


正是基于这样的定位,“千翻与作”开始了与“精读堂”的合作,推广阅读,引导大众走近名家名作即是双方的共识。



3年中,“精读堂”在“千翻与作”为观众们带来了30多场作家学者的现场分享,让书友有了更多与文学亲近的机会,也为书店培育出一片文学交流的土壤。蔡乐薇说:“文化活动增加了书店与作者、读者之间的粘度和阅读氛围,同时令书店的文化载体属性更加明显,吸引了一众对文学和艺术感兴趣的书友。推广阅读和培养阅读习惯,是书店长期的目标。”


霖涵是贵州广播电视台综合频道的主持人,也是“精读堂”的专业主持人。当被问及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有关“精读堂”的故事,他描述了几个画面:


“两年前,一位‘精读堂’的嘉宾刚步入人群围坐的讲座现场,就掌声雷鸣!随即就有观众用贵阳话说:‘硬是千呼万唤始出来。’落座后,嘉宾风趣地说:‘我平时都讲贵阳话,现在要用普通话讲,有点影响表达。’现场又是一阵和谐的笑声。那一期内容是关于胡安·鲁尔福的,两个小时就在深刻而轻松的节奏中度过。这位后来剃了光头用自己的能量点燃‘精读堂’的男人,正是第九期嘉宾,他叫戴冰。”


“2019年12月28日,年度最后一期‘精读堂’,那天多云。在寒冬里,阅读能让人温暖,就仿佛那天城市上空挂的一抹暖阳。这期嘉宾讲的是莫言及其作品,没在现场的你可能无法想象:一位身量不算高、中发齐肩的女士,说起莫言时的语速仿佛有一种推着你向前走的力量。这个人,叫谢廷秋,贵州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文学博士、博士生导师,‘精读堂’第三十二期嘉宾。”


“还有时常提问的书友蒋平,和闺蜜前来听讲的许琳,一直认真记录的蒲老师,和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却叫不上名儿的他们……”


作为主持人,几年来,他在观察参与“精读堂”的嘉宾和观众,也在刷新自己对阅读的认知:“是什么让这么多人在向往文学的道路上如此坚定?是什么让每月一期的‘精读堂’能点燃城市的温度?如果要说个答案,大一点是因为在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的骨子里,一直就有爱读书的基因;说小一些,读书确实能让一个人长见识,哪怕是坐上两小时听一听。”


他说,答案总是千千万万,但是总有一个答案能在“精读堂”的现场让你找寻。



近年来,被“精读堂”的文学之光温暖的“铁杆粉丝”很多。正如大学者金克木所说,文化是一种“场”,“精读堂”聚的正是这样一种“场”,它所惠及的不仅仅是受众面上的统计数字,更重要的是精神世界的拓展和心灵的滋养。


肖小月是一名自告奋勇来为“精读堂”服务的工作人员,“新时代赋予阅读爱好者太多的红利,很荣幸,我也在这个后工业信息服务时代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参与到‘精读堂’的后台和线下活动的工作中。”在她看来,这些经历让她获得了认识的盈余,对策划和具体操办的老师更是心存敬意:“3年来,我看到了每一场‘精读堂’活动的后面,戴冰老师都是忙前忙后、毫无保留去整合各种资源,为广大文学爱好者们创造福利。‘精读堂’作为贵州的文化品牌,这种影响力会产生多大的社会效应我无法得知,但我知道,这种情怀能够影响一些人,为他们在闲暇的时间里开辟出学习和分享的成长空间,让他们一直对阅读保持敬畏之心,成为终生的学习者。”


邵胜利是“精读堂”的忠实听众,他说:“‘精读堂’每月一次,把省外和省内的作家或学者请来,向读者介绍和讲评中外世界名著,这在贵州来说是第一次。时间允许的时候,我都去听,把自己阅读过的作品与讲座内容融合起来,很享受,也很受益。讲座内容与自己的想法契合时,更是有了遇上知音之感。”



2019年的秋天,作家马原在位于花溪公园里的千翻与作书店为贵阳读者解读世界名著《红字》,在讲座中,他为观众深入浅出的讲述了《红字》小说的叙述之谜,解密小说的叙述难点和魅力。马原还回忆了自己的读书经历,讲到自己创作的第一首小诗,《一块方方的阳光》。他的创作经历长达40年,却一直保持着对写作的热爱,他说保持写作的能力就是保持自己的青春的活力和生命力,热爱写作和阅读就是热爱生活。


书友许琳对马原这期讲座印象深刻,她说:“喜欢读书,读得多了,就想知道这些书是怎样被写出来的,写书的人是怎么想的?自己读到的和写书人想我读的究竟还差多少?‘精读堂’不仅帮我圆了见到自己心仪的作家的美梦,还让我有机会听到作家介绍自己的阅读和写作故事,加深了对于他们作品的了解和解读。无关乎人的长相、外貌,重要的是他们的精神气质,他们的所思所想,他们对思想和艺术的执着追求……‘精读堂’让我更加热爱阅读,通过它,我看到了更多阅读分叉出的小径,充满了神秘的诱惑,引领我在书籍的森林不断探索前行。”


<<<<<<<<<<


编者按


推广全民阅读和建设书香社会,形式多样,载体多样,读书会是其中一个的典型。尤其是那种开放的、氛围轻松的读书会,对普通民众有着直观的和感性的影响力。近几年来,全省各地涌现出来的众多读书会,是书香贵州画卷上不可忽视的亮点之一。


去年世界读书日前夕,为了推动省内读书会相互交流,我们27°黔地标读书专门策划了一场“我与我的读书会”主题分享活动,邀请全省9家最具代表性读书会的创办者、负责人及书友相聚一堂,分享读书心得,交流办读书会的经验。活动举办得很成功,与会者都意犹未尽,期待以后能有更多这样的交流活动。


读书会,作为纯公益性的松散型组织,能够常态化开展活动,得益于每一家读书会,那一名或两名也许是多名核心或灵魂成员,这名(或两名也许是多名)“笃定者”,倘若执念不够,只要稍一松劲或泄气,活动或许就将彻底中断;当然,每一场活动能够成功举办,更要归功于那些为公益而战、为情怀而坚守的长期参加活动的每一位会员朋友。每一家读书都有自己的艰难与困苦。


事非经过不知难,未曾尝过不知味。我们(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集团文旅新闻部、《27°黔地标》文化周刊)在举办27°黔地标读书会的过程中,同样也是深有体会。只有真真正正参与其中者,才能深刻感受操办好一场活动的不容易。


今年,受疫情影响,27°黔地标读书会暂时未能重启线下活动,又一个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我们特别策划了此次线上活动——“多彩贵州 书香高原·读书会大展台”系列报道,让我们走近那些为助推全民阅读活动而奉献过的每一份子或一个个团队,倾听他们的苦与乐,及读书伴成长的故事。(执笔:李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千户苗寨(游记)
  • 最是那一句:当乃跺 (散文)
  • 丰碑·贵州脱贫攻坚之路”文学研讨会在
  • 大垭口(散文)
  • 月亮滩的傍晚(组诗)

图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