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抗击疫情特稿 查看内容

这个春天注定与疼痛有关

2020-3-30 16:27|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13| 评论: 0|原作者: 陈小江

摘要: 他们是勇士,是英雄,也是我们的亲人和兄弟姐妹。他们可以有无数个称谓,无数种身份。他们无处不在,他们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白衣天使。

黑夜

 

在黑夜里哭泣,绝望成吨成吨的压过来。抱着星火般的希望前行,只为点燃心中生的烈火。没有人退缩,也没有人害怕,这黑夜中的死神。手术刀,撬开生命之门,让阳光温暖这黄土地中,匍匐前进的亲人。

苦寻药方,医治他人的人,注定是这个时代的英雄。推诿扯皮,损人利己的人,将被历史的车轮碾碎,在耻辱的唾液中,永世不能翻身。黑夜的冷雨,浇不灭希望。痛苦是暂时的,哭泣也是短暂的,鲜花和掌声,才是这个春天永恒的主题。

黎明之前的痛苦,注定刻骨铭心。满身夜色的亲人,终将沐浴在幸福的阳光中。写满疼痛和眼泪的冬天,也终将被岁月翻过……

 


致敬

 

泪水应该回到眼眶,投石问路的英雄,有倔强的身影陪伴就已经足够。新型冠状病毒的刀刃,正在无情的剖开,一个民族疼痛的肌肤。一个个粘着血液的阿拉伯数字,不断累积,不断刺痛亿万双亲人的眼睛。

病毒与你的距离,就是生与死的距离。八十四岁的高龄,本应该在家,享受年的欢乐与幸福。但你没有,民族有难你义不容辞,和十七年前一样,你勇赴前线。用汗水和科学理论,为疼痛的民族,找到治愈伤口的良方。

隔着电视机屏幕,你一次一次用科学理论,普及阻断病毒的方法。你红肿的双眼,包含着多少对民族的热爱,你湿润的眼眶里,有多少担心和牵挂……

此时,窗外正飘着一场雪,世界依然寒冷。但我始终相信,寒冷过后就是一个姹紫嫣红的春天。

 

 

安静

 

这个春天我围炉煮酒,安静的在家里,写下一些疼痛的诗篇。眼泪,隔着电视机屏幕,一滴一滴落在手心,绽放成希望的花朵。

无情的阿拉伯数字,沾满一个民族的疼痛,不断上升的同时,也不断检验我们与病毒作战的决心。然而面对无数人的义无反顾,我只能安静的把自己关起来,阻断病毒与我接近的无数可能。

这座安静的村庄,也同样拒绝一切喧闹。亲人们的主动隔离,只是为了各自安好。这并不是冷漠,而是为明天的来日方长,积蓄热情。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弥漫,却是这人间最残酷的战斗。我们整个民族都在艰难抵抗。

手机沉默的刷新着,一组一组粘着血泪的新闻。这些冠状的病毒,成为夺人性命的凶手。残酷的拆散一个又一个温馨的家庭。

这个春天,我安静的守着父母和儿女,一字一句的把温暖,读给他们听。这个春天,我不走亲访友,坚守自己一亩三分地,看春色满园,日日与诗书为伴。

 

 

疼痛

 

故乡正在下一场雪,落在村庄上,轻轻地覆盖了旧年准备的欢愉。安静的世界寒冷肆掠,让习惯世事安稳的亲人们,猝不及防。

阳光还在来的路上,温暖是一家人散落在地的灯光。花开的声音,在午夜的梦中,伴着春天姗姗来迟。一切都是美好的样子,一切仿佛都还很遥远。

雪还在一场接着一场的下,寒冷一再逼近,偷走我藏在手心的温暖。人们沉湎于难得的闲暇时光中,计算着关于明天的无限可能。幸福的颜色,贴满千家万户的门楣。

此时,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词,以全新的面貌,吞噬着温暖与幸福。它的贪婪是一串串无情的数字,舔舐着我敏感的神经。让这个原本喧嚣的烟火人间,瞬间安静下来。

疼痛是沾满冠状病毒的笔,写下一首无法吟诵的诗歌,它是我决堤的泪点,泛滥着我的抒情,时时让人泪流满面。

 

 

距离

 

我必须与村庄保持距离,让一切可趁之机,死于非命。面对世界,必须小心翼翼。从今天起,我不再对谁高谈阔论,谁也不能怪我三缄其口。必须严格要求自己,学会关心蔬菜和粮食。

夜里总是睡不着,我必须关心妻儿的冷暖。哪怕他们一个小小的咳嗽,都能震塌我的心房,给我一身不合时宜的冷汗。每天早上,让体温计测量自己与明天的距离。每一个小小刻度的上升,都能让我怀疑是否病毒的虎视眈眈,已演变成实质性的攻城掠地。我必须严阵以待,让日子都飘着酒精的味道。

让闲置的电视机忙碌起来,成为每天的主角。关注新闻和远方,愿世界一切安好。我必须关心天气变化,时时让自己和妻儿穿暖。在柴米油盐的生活中,必须动用更多的形容词和量词,去说服烦躁的世界。让一切都在安静中,有条不紊的进行。

我必须带上口罩,防止祸从口出的同时,更多的是防止病从口入。还要拿捏好自己和人间的距离,不让世态炎凉,冲淡自己心中的温暖。

 

 

哭泣

 

亲爱的你走了,全世界都在下雨。通往天堂的道路上,你孤独的身影,是命运最亮的灯盏。黑夜中行走的人,注定脚下将是坎坷和荆棘。

没有一句挽留能让你转身微笑,没有一朵鲜花能让你看见春天。陌生人的疼痛,隔着手机屏幕,一字一句都带着泪水。哭泣的文字,在朋友圈蔓延,抒情成为一个人最无助最虚伪的祝福方式。

你想拯救世界,世界却抛弃了你。你擦燃呐喊的火苗,本想照亮黑夜,黑夜淹没了你。其实,你也应该知道并不是每个哨音,都能叫醒装睡的人。你永远也不曾想到的是,这以后人间的无数个春天,都将与你无关。

亲爱的你走了,你可曾知道,你身后泪已成河。这个你曾关心的世界,也终将与你无关。

 

 

他们

 

他们伟大,他们渺小,他们也平凡如我……

他们是儿女,也必将是父母。在这个生病的城市,他们逆行,成为勇士,向一切冠状的病毒宣战。他们也会疼也会痛,他们不是钢筋铁骨。他们用血肉之躯,夜以继日只为了给予大多数人生的希望,不让死神恐惧的面孔,笼罩人间。

他们不重名不重利,只为肩上的责任。他们是这场没有硝烟战争中的英雄,穿上白衣服,戴上口罩,在疫情的前线,在平凡的岗位上,谱写着可歌可泣的诗篇。他们的请战书上,一个个鲜红的手印,就是一座座阻击疫情的堡垒。

他们是勇士,是英雄,也是我们的亲人和兄弟姐妹。他们可以有无数个称谓,无数种身份。他们无处不在,他们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白衣天使。

      陈小江:穿青人,1988年出生于贵州水城。有作品散见《星星》《散文诗》《青春美文》《散文诗世界》等。系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文蔚水城”文学沙龙成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吃刨汤
  • 赶场(散文)
  • 【精读堂·活动启事】李钢音 | 谁不曾
  • 《花繁叶茂》为何也受年轻人喜爱
  • 冬天,我在来龙山下生火(组诗)

图文热点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