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精读 查看内容

精读堂第二十八期 郑翔谈鲁迅《野草》:超越存在困境的哲学之诗

2019-9-2 19:43|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513| 评论: 0|原作者: 白凤

摘要: 鲁迅写的并不是过去,而是现在,永不过时。“不保证我的理解就是对的,但我希望给青年人一把钥匙去理解鲁迅。”

正与读者交流的郑翔

郑翔:浙江三门人,1970年出生。2008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博士。现为浙江省作协浙江文学院创研室主任,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一级作家。在《小说评论》《扬子江评论》《文艺报》等刊物发表文学评论60余篇,出版文学史研究专著《生命意义与文学表达》。

从中小学语文课本到流行金句,似乎人人都能说得上鲁迅的几部作品或笔下几位人物。然而,你真的读懂鲁迅了么?近日,由贵州省作家协会、贵州文学院、贵州都市报等多家单位联合主办的“精读堂”如约举行第二十八期,浙江省作协浙江文学院创研室主任郑翔从鲁迅散文诗集《野草》出发,给贵州读者解析这位伟大作家的“超越存在困境的哲学之诗”。

“《野草》是鲁迅最伟大的作品”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少年闰土》(节选自《故乡》)、《祝福》、《阿Q正传》、《记念刘和珍君》……从小学时代开始,中国学生就不断接触到鲁迅先生的作品;而走出校园后,这些曾经被要求背诵的章节又影响了一代人:如“祥林嫂”、“闰土”成了形容某一类人的词汇,“人血馒头”、“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等句子常被引用。毋庸置疑,鲁迅是影响中国人最深的作家之一。

对于他文学创作背后的心路历程,他渴望通过作品达到的目的,多年来,一直被研究者以不同角度来解读,也提出了众多不同观点。讲座开始,郑翔说,鲁迅是中国现当代最伟大的作家,而他的诸多作品中,最伟大的就是《野草》。

 

为了佐证此观点,郑翔援引了孙玉石《鲁迅<野草>的生命哲学和象征艺术》:“《野草》是鲁迅著作里最薄的,但却是鲁迅送给中国新文学的一部分量最厚重的礼物。……是中国现代散文诗开山的代表性果实,也是迄今为止现代主义散文诗中无法超越的一座高峰。”

创作《野草》时,鲁迅的心情究竟如何呢?在给萧军的信中,鲁迅这么写道“我的那一本《野草》、技术并不算坏,但心情太颓唐了,因为那是我碰了很多钉子后写出来的。”对此,郑翔解读到,所谓“钉子”,是指当时评论派对鲁迅的攻击,在遭受各类攻击后,鲁迅的创作心情比较复杂,甚至可以说整个《野草》的创作都是处于一种挣扎之中。

郑翔说,曾经有人说不希望年轻人看《野草》,觉得“很阴暗,某些意象有些可怕,如‘毒蛇咬自己’,但当自己后面多次读反复读之后,慢慢看懂了之后,才更肯定《野草》是一部伟大的作品。”


《野草》究竟说了什么

在多次阅读和研究后,郑翔对《野草》是如何解读的呢?

他认为,《野草》中的作品,如果以与现实关系的明显程度来看,基本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能够比较明显地看出它们与现实之间关系的,或者说有缘起的,如《秋夜》、《复仇》、《求乞者》、《风筝》、《失掉的好地狱》、《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这类作品比较容易理解,而另一类几乎是看不到与现实的直接关系,完全是以象征手法,直接表现存在的两困境和选择的,如《影的告别》、《过客》、《死火》、《墓碣文》包括《题辞》,这一类更为晦涩难懂。

 

讲座中的郑翔

郑翔先是从《野草》的题辞开始,一篇一篇地对其中“奇怪的字句”、“反复的呼喊”、表面词汇背后的深意等作出自己的理解:

《秋夜》中“灯罩上撞得顶顶地响”的小飞虫、“遍身的颜色苍翠得可爱”的小青虫,象征那些战斗过的青年,“默默地铁似的直刺着”天空的枣树,则代表了鲁迅自己在运动过后的低潮期;

《求乞者》中的不断出现的“灰土”,表现作者讨厌“磕头”“哀呼”,这种劣根性、奴性,希望中国人不要去求乞,代表着对青年人的奉劝,因为“那过客得到小女孩的布施,也不能往前了 ”;

《复仇》则表示鲁迅不能接受生命的无聊无所事的状态,只有“大欢喜”、“大悲悯”才是他追求的;而《希望》则表达了鲁迅哲学中很重要的“反抗绝望”,有鲁迅自己提过的“因为惊异于青年之消沉,作《希望》”为证;

 

说到《颓败线的颤动》,郑翔认为,这是对鲁迅核心价值观的打击。他说,鲁迅一直信奉进化论,认为青年是未来的希望,要“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青年一带“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但这个故事中,牺牲一切垂老的母亲被孩子们抛弃,“她那伟大如石像,然而已经荒废的,颓败的身躯的全面都颤动了”,鲁迅的价值观也遭受闷棍。

到了《过客》《墓碣文》,郑翔说,这更鲁迅是清醒、果敢、决绝的,独立承担,拒绝中庸。

“他要考虑的问题不是生存,生存对他并无多大问题,他考虑的是超越生存的问题。”郑翔说,“所以我说,鲁迅的《野草》,是超越存在困境的哲学之诗。”


“少有的独立行走的人”

在对《野草》集中文章分篇解析后,郑翔带领读者们回到题辞,解读“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后面的含义。

“可以说,鲁迅通过一年八个月创作《野草》的时间,从自己的困境走出来,比以前更坚强更坚定。”郑翔说,鲁迅在青年的身上找到力量,所以说走向死亡的过程欢喜的,因为腐朽证明曾经活得有价值。

而对于文字中艺术上的美感,郑翔说读者应该自己去看,他还套用书中一句话说“我将开口同时我感到空虚。”

 

“超越存在困境的哲学之诗”是本次讲座的主题。

讲座末尾,郑翔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认为中国文学里很少有“能够独立行走的人”,都是要依靠什么才能作为的人,但《野草》里就有这样的形象,战士、过客,个个独立不受外界影响,无需依靠别人坚持自己的道路。“这些其实就是鲁迅自己,这是一个无法超越的形象。“

郑翔说,鲁迅写的并不是过去,而是现在,永不过时。“不保证我的理解就是对的,但我希望给青年人一把钥匙去理解鲁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美哉,松杉
  • 山高镇不远(随笔)
  • 建党百年贵州文学研讨座谈会在修文县举
  • 血花(短篇小说)
  • “新世纪西部作家论坛:王华、肖江虹作

图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