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贵州 查看内容

春光似海诗歌《阳光翻不进你的门窗,沉吟挂在四季的窗棂》

2019-8-20 08:32|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210| 评论: 0|原作者: 春光似海

摘要: 舒缓的调子 载着沉甸甸的旧时光 如一枚枚被溪水冲洗的石子 捡起一枚石子捡拾一枚记忆 便也捡拾内心的悸动

岁月流淌着小溪的歌

 

竹片敲击着岁月

落一地细碎的时光

小溪还清亮亮地记得

那个夏天

一群光屁股

把石板滑得光亮

蛇花鱼无处躲藏

索性将辣柳叶吃过精光

撮箕捞出虾蟹

入水的荆棘总以为是水蛇,一步一个踉跄

溪水踩着时光打击竹筒的声响

时光跟着太阳疯长

时光走远

鸟筑巢水岸

一道道石埂子细说往事

绿了水草,密了青山

时光磨平了花格路

故事从石缝中探出头

一群山鸟飞起

唱着往日的歌……

 

 

太阳醒了

 

倒春寒抬脚走出

河床脱掉越冬的棉袄

几只掠过河岸的水鸟

丢下一枚笑声

柳丝钓起一圈圈涟漪

我守在三月的杨柳岸

想留住花开的一瞬

落水的太阳

被蜜蜂叫醒

满园春色,还有那芳香

捡一支羽翼

载满希望

漫漫红尘绽放七彩光芒

脚下,阡陌纵横

四野遍地春色

我赶紧割一篓葱郁

喂养我的牛羊

 

 

三月的流云掠过故乡

 

桃李啃着阳光

蜜蜂追赶油菜花的金黄

三月五彩的衣裳

缤纷了梦想

遥望故乡

三月的原野

有一抹流云在飞扬

青翠的竹林

正编织着希望

幼芽在三月的手里成长

泥土在三月心怀芬芳

一地的丰腴

故乡盛开了朴实和善良

三月里的故乡

古老的花格路

正被这一地的鲜花

用热情和执着点亮

古枫也换了新装

 

老房子

 

老房子总是默默不语

地脚青瓦默默风化的岁月

渐渐飘落

屋顶上幼鸟,尖叫

野草高过矮墙

阳光翻不进你的门窗,沉吟

挂在四季的窗棂上

风吹不走,一个古老的记忆

捞起一块竹片,轻和

小溪吟唱着古老的歌谣

一只猫蹲在夕阳里

父亲的烟斗燃起一片红霞

一朵一朵的云

就被父亲一口一口地吞下

父亲椅着老房子

古老的灶堂

母亲把日子蒸煮

炊烟

直向我在的方向

老房子

还守着那枚月亮

 

竹笋

 

诗句从异域袭来

惊雷般砸向竹林

三月的温床

梦想划开一道裂缝

一种力量,破土

镜头早已聚焦

365度的梦

锄头落下,半路夭折

其实,竹笋自己知道

腹中空空

又怎能顶天立地?

这个三月,我看到

一根竹笋

与梦想

告别

 

秧苗

 

撒一把春色

赶在立夏之前

分割一粒粒时光

然后默默回忆温室里那些细节

阳光,雨露,清风

四月

被移栽到云雾间

一切难成的事

嫁祸给西边升起的太阳

镜头

拉下一枚落日

秧苗和野草一样的青翠

在牛羊的口舌

秧苗误入歧途

 

 

熟悉的歌

 

朝阳驱赶着浮云

那是我们年少的曾经

一双眼睛

总是躲在露珠的背后

心也透明

那些柔情的文字

一次次击穿十八岁的天空

雨,落了

和着那一首歌的节奏

落入月亮走丢的夜

 

 

五月,凝视一树芬芳

 

五月,我被槐花感动

纯洁的眼睛温馨而亲近

涵量很深

是藏着五月的热烈

还是蕴着风霜雪雨的苍凉

满幕星辰,我与长空默默对视

娓娓心语绵长悠远

袅袅微风扬起心灵的潮水

我听见了槐花也在绽放芬芳

叶子在时空之外微笑

田园与山野在五月

幸福地被弹奏

不等太阳飞越夜色

沾满露珠的足音

在童年的目光里就已色彩斑斓

时光积攒的思想

如五月的槐花次第开放

一些青涩

在五月温情的话语中变得柔软

一弯弯田垄

是穿越土地的岁月

一阕阕唱辞

把这温雅朴素而宁静的植物

凝视槐花,我突然像在仰望母亲

我分明看见,那遍野的槐花

在我敬慕的感叹中滚过一阵悸动

 

 

 

五月

 

河水慢慢吞噬阳光

五月被历史绑架

沿河的鸟语

唤不醒装睡的人

过往的船,折断了

竹杆的硬度

一半在水里一半在手中

那些飞翔的云朵

活在花事里

一夜之间活出个花样

一棵柳树赤身裸体

借着风力

河面上刻下一道道吻痕

我躲在时光的背后

掷出一块石子

天色就暗了

 

 

布道

 

一匹布将思州与清浪卫捆绑

龙江河与舞阳河的水运

石子丈量距离

闯荡的足迹踏着历史的回声

那些曾经创造辉煌的身影

如今都已落入清冷的记忆深处

只有那有序的石头相依为命

荆棘覆盖了布道的笑容

风雨剥蚀了布道的躯体

疯长的蕨草

原始森林中的苦辣

早已融入了连绵群山的博览会

古老的石拱桥上

汗水

早已流进了深沟野壑

露宿时的鼾声摇响迷途的铜铃

赶马汉子悠远的轶事

丰腴了那些石头

 

 

三棵瓜苗

 

端午将至

屈子的寂寞

拆下瓜棚的脊梁

捞起五月的悲伤

噩耗揭开漆黑的棺木

一路车载着的善意谎言

已然苍白

日益茁壮的三棵瓜苗

泪雨滂沱

我浇灌的提壶

锄草修枝的锄剪……

顿时

无处安放

阳光再毒辣

风雨再狂暴

三棵瓜苗拧在一起

施之以爱

必将更加茁壮

 


一弯流淌在心里的小溪

 

苦竹笼,四面环山

没有江河

只有一条永乐溪

将寨子分成两半

至于为什么叫永乐溪

以及她的历史

全然不知

只是我远去的童年

流淌在这小溪里

木桥下的捣衣声

时不时传出

东家儿子的能干与西家媳妇儿的贤淑

滑石板上青苔

记录着的那些苦乐

被时光打磨成

回家的钥匙

清澈的溪流

舒缓的调子

载着沉甸甸的旧时光

如一枚枚被溪水冲洗的石子

捡起一枚石子捡拾一枚记忆

便也捡拾内心的悸动

搁置在最初的地方的身影缩小了一半

连同那个古朴的村寨装进梦里

小溪不舍昼夜地流

每一滴

都是我的泪

 

     春光似海:本名周森平,有作品散见于《高校文学》《杉乡文学》《苗岭》《黔东南日报》《长江诗歌报》等,现为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岑巩县乡村教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