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贵州 查看内容

刘志渊散文诗组章《遵义行》

2019-8-15 10:06|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42| 评论: 0|原作者: 刘志渊

摘要: 他们是低调的英雄,我们却不能让他们泯于历史,沦为尘埃,不能让他们淡为寂寂无名的星,被世人遗忘,世界需要一座陈列馆,装下曾经耀眼辉煌的红军。

红军山

 

被郁葱的山岗环绕的地方,被湘江河温柔守护的地方,有七十七座墓陵,有三百一十三阶。站在这里,连阳光都是有故事的。

 

清风抚过青松堂,找到了停留的意义;鸟语伴着翠柏园,迎接手拿白花的游客,热闹、隆重,散去大半的空旷,与悲伤;庄严的烈士纪念碑下,邓萍烈士的身影应该还在,人来人往的浪潮中,一寸寸感受着曾经付出生命去守护的——深爱的土地开出的每一份宁静。站在这里,眼眶湿润、不能自已。

 

广场上高大的红军头像,是人民永远的致谢,外壁上闪耀的二十八颗明星,是人民深深的纪念,云朵低了下来,一层层弯下了腰,太多血泪慢慢被时光带走,二十八年的岁月却不会透明消散,和着前来为烈士演出的孩子们,童真的歌声,默默念出碑上烫金的八字血书:红军烈士永垂不朽。

 

 

黎庶昌故居

 

清诗论王气,西南郑莫黎。

 

艳阳高照的夏天,从深山处生出一份寂静,生出一位清风朗月的文才。虽是生于西南边远地区的一株杂草,却谱写出了最辉煌的命运交响,一步脚印,一篇乐章,是顽强不信命的抵抗,是呕心沥血的坚强。经世致用,不拘泥于书本里的人生意义,走向世界,用文明的纽带让中国的明花开遍远方。

 

安乐江纤秀的河水孕育了你,设绝学,访德意,在史书上一笔笔写下自己的放诞风流,客居四方,仍反哺着家乡人民,让这片美丽的沙滩熠熠生辉地站在了版图上。

 

这个小院,这个故居,如此翠绿,如此深广,站在旧时的绿瓦青砖上,不自禁想象,那个谦谦君子笑着陪妻孩看夕阳。

 

纵然云烟过后,人人皆是一捧黄土,荡然的风骨却不会只剩遗忘,总有后人为这样的宿命写下景仰。

 

 

苟坝会议陈列馆

 

一次会议,一座陈列馆,在历史长河中仿若石子般渺小,却又不只是石子,它是阻隔洪流的堤坝,是守卫新中国的城墙,分明是影响深远的历史转折之一,却在这里静默站着,伟大而无声,在几十年后的今天依然在散发着自己的光。

 

他们是低调的英雄,我们却不能让他们泯于历史,沦为尘埃,不能让他们淡为寂寂无名的星,被世人遗忘,世界需要一座陈列馆,装下曾经耀眼辉煌的红军。

 

陈列出的虽是物品,传达出的却是精神,那一点一滴,走过的路,渡过的河,用过的物,因为沾染了先辈的红色气息,被人们珍爱地放在了心里,存在了记忆中。

 

枯落的树叶虽不再能返青,它的遗愿却是滋养树根,若死亡从一开始便注定,那就用红色的灵魂填满每一个黄昏。

 

我清楚地看见,它依然提着灯向我们走来,指挥着未来的方向。

刘志渊:笔名纸鸢,1998年生,贵州贵阳人。现就读于贵州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喜欢现当代文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