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贵州 查看内容

刘雪峰诗歌《荼村纪事》

2019-8-13 12:16|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26| 评论: 0|原作者: 刘雪峰

摘要: 一切似乎与荼村有很多关系 一切似乎也没有关系

晒谷场的正午

 

晒谷场的正午,晾开的稻谷散发着温热的气息

此时阳光正好,需要将它们推开

需要腾出晒场的空旷,把水迹晒干

把鸟赶走,把母鸡也赶走

 

阳光多么珍贵,如果阳光再烫一点就好了

母亲横着谷筢,在多边形的晒场上来回推动

温湿的稻谷发出沉闷的声响

母亲抬头看了看天空,有一片云正从远方赶来

有一片云正在荼村的上空盘旋

像鹰的翅膀

 

阳光多么珍贵哦!父亲从邻家借来谷筢

像偷盗阳光的贼,在田埂上一个趔趄

母亲的心猛地一阵哆嗦

 


筲箕湾的草垛

 

筲箕湾的稻草可以收了。父亲说完

躺在圈里的牛把头伸出来看了看父亲

 

转一个弯过一座木桥,再翻过山坳

去筲箕湾的路上落满了野果

去筲箕湾的路上落叶比光阴还要孤独

 

 

像两朵火烧云一样的草垛从山坳上翻下来

在父亲肩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

父亲没痛,而岁月在扁担的重压下痛得不忍回忆

 

 

下堰塘的黄昏

 

削竹为杆,我在下堰塘以一小截芦苇做浮漂

河水在机坑的深处不停地打着旋儿

提灌站的机房,抽水泵像一头年迈的老牛

转两转停一转,在燥热的黄昏喘着断断续续的粗气

 

下堰塘的黄昏,牛将头抬出水面打了一个响鼻

喷出的水砸在青石上,我勉强挪了一下身子

将浮漂收起,此时有薄烟从河两岸的苦楝树边横过来

一头拴住沉下水面的夕阳,河鱼吐出的水泡

一头拴住浮在岁月静好中的暮色,岚烟

苍茫和归影

 

 

团堡的月色

 

夜色很静,团堡的月色已旧得不成样子

落在草上就像祖母梳落在地的银发

落在瓦上就像染了千年的尘霜

 

在团堡倚檐望月,听琴蛙鼓噪和虫鸣蝉语

看女人们做酵头发酵明天的面食

看低矮的屋檐下,当家的正留意明天的天气预报

看老硬的牛角把牛栏碰得“哐当”作响

像男人骨骼里自有的傲骨的声音

 

 

 荼村的雨

 

把手伸过檐边,落在檐上的雨又飘在我的布袖上

沁凉的雨水顺着手指往下流。此时荼村很静

不大不小的风吹着磨石上的青苔

溅起的凉意发出幽幽的滴答之声

 

 

在荼村,下雨和不下雨

对任何人都没有影响,这两种日子的区别

不过是一种置身于红尘之中,一种

区别于世故之外——

下雨的日子,有人在堂屋编着篾货

有人在西柴房里簸谷挑米,把夹杂其中的稗子

用竹筛簸出。而粮食的味道

成为寂静老屋中醉意朦胧的布景

 

在荼村,有人在落雨的檐下熬茶

满口的庄稼话和草烟味,被细柔的雨声冲淡

人间那些桑麻之事,那些烟火之事

一切似乎与荼村有很多关系

一切似乎也没有关系

   刘雨峰:贵州省遵义市凤冈县人,作品散见《诗刊》《散文诗》《零度》诗刊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