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苑 查看内容

王江诗歌《我是寄给自己的快递》

2019-7-19 10:00|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74| 评论: 0|原作者: 王江

摘要: 我对陌生人渐渐没了关注的兴趣 他们是他们的,走进我生命的人 已经注定了一生的爱恨

镜中白发

 

刚开始在镜中看到自己的白发

我是抗拒的

那秋后的树叶,枯了,就不再返青

我宁愿相信那是飘落在头上的雪花朵朵

 

孩子还小,父母身体不好

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做完

怎么能白了头呢?

 

可是,我染不了、拨不掉岁月遗留的罪证

无法遏制一根根白发,控诉人间似的不停生长

犹如无法遏制雪花纷飞,无法遏制

冬天泪如雨下

 

最后,我向镜子举起了白旗

镜子向我开放一朵洁白的花

 

 

我是寄给自己的快递

 

为了忽略一段历史,我将自己层层折叠

昧心对刑具般的厚厚包装说爱

在小程序上输入姓名、地址、电话

和潦草的日期,然后交付快递

寄给十年后的自己。如同小草的微笑

跌落在草原,从此难以寻觅。这一路

且看邮车轮胎死在自己飞旋的弧线上

势不可挡。每个中转站都举起扫描仪

在梁山好汉脸上刺字般的二维码上

核实的我来路、去向和隐藏的危险

护士一样洁白的运单,渐渐变黑

像被过度抚摸的花瓣。这一路

我在这窄逼的地方不孕不育

我的身体伤透了我的心,我一遍一遍

遥想十年后的星星,是否依然

藏在夜的窝里闪烁不定。送达时

“我可能已经死去,但还在呼吸”

摸摸手脚还在,签收的笔

像鹰重重地撞上石崖一样

撞向我的名字

 

 

雪啊,再轻一些

 

雪落在我兄弟身上

我伸手替他轻轻拍落

雪落在我妹妹身上

我没有拍。雪太多了

雪在不停说话,她在这里睡了十多年

我和我的兄弟一步一步走到这里

从残缺的中年,走到完整的童年

我们只敢停留一会儿

待时间长了,受不了彻骨的冷

我们着急回去,赶在天黑之前

看看还能拿出什么可交换的东西

跟天空谈判,让明天的雪下得轻一些

再轻一些

 

 

将微笑的石头分送人间

 

给熟人刻章

我一边刻,一边想着他的模样

仿佛他的名号就是他本人

刻刀在石头上一刀一刀雕凿

他从记忆中一步一步走来

在印章刻好时准点到达

向我微笑

 

给不熟悉的人刻章

我把他们想像成帅哥、美女

全都眉头舒展、嘴角上扬

所以我的印章刻得很美

美的人儿向我微笑

 

给自己刻章

我尽量突出最有特点的部分

下足功夫修饰已成事实的败笔

在无法回避的地方故意留白

让自已眉头舒展、嘴角上扬

努力微笑

 

我也用真诚的微笑

迎接每一枚印章的诞生

随后,将这些微笑的石头

分送人间

 

 

你不能低估有故乡的人

 

缠绵了一晚,风和雪

在第一缕阳光到来前道别

——晚上见

 

晚上,见与不见

风婆雪神决定不再

尊重它们的意见

 

寂寞山村里

柴扉后的火塘旁

一位老奶奶念佛念了一晚

她的儿孙,已经从异乡启程

 

很多人踏上了回家的路

你不能低估有故乡的人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