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苑 查看内容

李阳诗歌《阔静的大地可听到花开的声响》

2019-7-17 10:07|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254| 评论: 0|原作者: 李阳

摘要: 暗礁阻挡不了溪流 就像时空在谜语中流趟 来不及拍下破茧成蝶

耶稣的手

 

无法抗拒阳光里的阴霾

以及长久不曾流动的水

耶稣的手浮动在白云的梦里

 

云端是上不去的高度

撒旦撒下了弥天大谎

 

眼泪清洗羞愧的灵魂

阻扰雨后打开月光宝盒

返回到腐烂的时光

 

一棵树前信誓旦旦的赌注

在消磨中泛滥,五月总是潮湿

错误的阳光打开一盏曼陀罗

 

手掌的纹脉横冲直撞

要挟不定期的聚焦

石头在仪器的运行中

排除体外

 

有谁能阻挡疼痛的聚散

规避,遗落。圆柱体的大厦

方格子的人生

 

圆规一根针插入心脏 

坡脚舞动

谁在结果之内

 

光线之婆娑犹如

阴阳的模棱两可

紫外线杀死存在的意图

 

而辐射小心翼翼

目光之外一了百了

耶稣的手可在我怀里

 

 

六月

 

六月

 

隐匿在

 

若有若无的光线里

 

 

 

阳光和雨水交替

 

或者混淆

 

叶绿素蔓延出视线之外

 

 

 

枝藤上

 

一群憋不住挑拨的嘴唇

 

忽地笑开了

 

 

秋天的午后

 

午后

我带着秋的肢体游走

公园在人的沸腾下

成为发热体

 

新设一处景观

河滩上几只石龟

痴痴地

摆设成两句难懂的

诗句

 

一朵小花

在成堆的垃圾里腐烂

扫地的和小商贩拌嘴

散养的猴儿纵身一跃

抢了游人的食物

 

天气热得叫人流泪

许多斜枝,横藤

或者破叶而出的碎光

包裹这个热烈的秋天

 

油纸伞下

一个人在徘徊

甚至失踪

 

 

值班室里的夫妻

 

小区值班室住

一对老夫妻

男人的裤脚

挽起半茬光阴

手背遗留

时间斑驳的阴影

他把盆栽的泥土翻出

一行翠色

红花摇晃在风中

 

女人保留

长久的姿势

身体压缩在极矮的

小凳中

乳房和肚子摊成一片

鸟鸣恰到好处地

跟随她翻飞的

彩线

织一双牡丹花的鞋垫

 

 

后午的生命

 

后午的湖波

摇曳在清迈的岛屿

我们在岛屿上如篝火

驱走苍茫幽暗的寂寞

 

芦苇岸边

枕秋月的风景

是谁在青提

点燃夜的凝脂

 

月亮抚过稀疏的花槐

阔静的大地可听到

花开的声响

惊醒于夜的精灵

 

焕然一新的生命

延绵着不绝的高潮

翠红抛向月色

一点点染成血红

 

 

 

一场春雪,跃过年末浮躁的骚动

风鼓动雪的誓言,拖出梦的颤抖。

 

 

一些人还在彷徨,

蓄积深度语音 锁定一种暗示。

 

理想穿上锦衣

等待风吹落最后一枚叶子,

拍醒冻疮斑驳的念想。

 

 

雪花撩拨午夜的忧伤,

那么轻,那么飘渺

红梅伸出火舌,情话绵绵。

 

 

身体在飞雪中落魄

这个时候

 

有一种低语,不需要开口。

 

 

就像春与雪交融

就像我

痴痴地等候一场雪的来到

 

 

经历无数次的搏击 终于

完成一次飞翔

 

 

蝴蝶

 

三月勾画春天的格局

风引动芦蒿的舞蹈

方向模凌两可

 

两只蝴蝶在花丛中说禅

一盏阳光晕成一个圈

象女儿的酒窝

 

先知的蝴蝶

盘旋在时光之底

在阴影与明艳之间

追逐相思的印迹

 

那时西江的风信子

刚好冒过女儿肩头

初阳打着秋千

 

暗礁阻挡不了溪流

就像时空在谜语中流趟

来不及拍下破茧成蝶

 

就像一场夜雨

漫过湿漉漉的家园

就像一双盯痛内心的眼睛

女儿在目光开合之间

长大

 

光阴的回廊上

两只蝴蝶刚好路过

说着花语

  李阳:笔名李美霖,上世纪七十年代生,贵州贵阳人。文学作品散见于省、市报刊,贵阳市作协会员,现供职于成都铁路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