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我的祖国·征文来稿选登 查看内容

我的求学经历(5人5篇)

2019-7-15 10:27|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673| 评论: 0|原作者: 杨秀廷 杨蔓薇 晓宇 母宗美 陈光凯

摘要: 国强民富,老百姓有了钱,可以买各种款式的小轿车了。可不,如今我又换车了,是辆纯白色的小轿车。小轿车配置较高,有天窗,有行车仪,还有导航。开着新车在导航的指引下,疾驰在宽广明亮的乡村油路,穿梭在城市车水 ...

我的求学经历

杨秀廷

 

我从小就有一个走出大山的梦,这个梦想就是上大学。

 

我的家乡坐落在黔湘桂交界地区的锦屏县,那是一片盛产木材、民风朴实的土地。虽然清水江水路畅通,但险峻的高山阻隔了山里人探寻山外世界的目光。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神州大地日新月异,我的家乡也呈现出欣欣向荣的生动景象。

 

我的4次上学经历,就是少数民族地区物质和精神文化生活实现跨步迈进的一个缩影。

 

那是1983年一个瓜果飘香的日子,清水江畔,天蓝水碧,层林尽染,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的山乡,丰收景象在望,我也盼来了考上天柱民族师范学校的佳音。班主任从乡政府所在地出发,翻山越岭走了10多公里山路,把录取通知书送到我家。这个消息像一束火焰,给我们家清贫的生活带来炽热的希望,我家那两间低矮的木屋,一下变得热闹起来,乡亲们你一盘菜我一碗酒凑到我家里,摆上“祝福酒”,唱起热情的酒歌,让第一次到苗寨作客的班主任激动不已。

 

我去读师范学校,上学时带的50元钱,有一部分还是向亲友借的。我的行李,是一床旧棉被和一只旧木箱。上学那天,母亲挑着我的行李送我去锦屏县城赶车,20多公里的山路,我们几乎走了一整天。少年的我,一路雀跃,脚板底磨出了水泡,身上淌下了汗水,但仍不觉得累,内心涌动着一种走向生活新天地的酣畅。

 

到了学校我才知道,我们不用交任何费用,吃饭还免费,学校每个月按定量发给我们饭菜票,还有4元民族补助金.对于像我这样的贫寒子弟,每个学期还会得到10-20元的困难补助。在一封封家书中,我兴奋地把求学的各种认知和体验,告诉家人和乡亲们。

 

毕业后,我回家乡当了一名乡村教师,把青春和梦想书写在三尺讲台上。也就是那几年,开山辟路的轰轰炮声,打开了家乡闭塞的山门,家乡修通了公路,用上了照明电,我们苗家人世世代代肩挑背驮、石碓舂米、松柴照明的历史宣告结束,生活又翻开了崭新的一页。我们兄弟,也在公路边建起了一幢33层的新木楼。

 

1990年,我考上黔东南教育学院,成了家族里的第一个大学生。这在已经解决了温饱的农家人来说,仍然是一件大喜事。乡亲们为我披红挂彩,唱起祝福歌,点燃喜庆的鞭炮,热热闹闹送我出门。我在家门口登上开往县城的班车,带着苗乡人热切的希望走上新的求学之路。

 

那些年里,家乡景象不断刷新,山寨里修起了漂亮的新教学楼,学校建起了闭路电视系统,还恢复已停办30多年的民族乡场和苗族歌会。山里的茯苓、木姜油、山茶油、桐油、小米等土特产和木盆、木桶、木椅等民族手工业产品,源源不断地卖到山外,一些外地客商也把资金和设备带进山寨,办起木材加工厂、砖瓦厂等。

 

我第二次上大学是1995年,那一年我考上了贵州教育学院。那次上学,已没有了第一次上大学时的“风光”。因为那些年里,家乡考上大学的子弟不断增多,我们那个只有200多户的村寨,出了近百名大学生,成为黔湘桂边界苗族地区的“秀才村”。让我感慨的是,我上师范学校时,穿的是母亲精心缝补的衣裤,带的是简单的行李;而这次去省城上学,我的衣兜里竟揣着几千元的学费和生活费,我坐着弟弟买的客车到县城,再转车去贵阳。从家乡到省城400多公里,我只花了一天时间就到达了。

 

时代的列车承载着我的梦想奔向远方。2013年春天,我被鲁迅文学院录取为第二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的学员,我心怀无限憧憬,再次打点行装,从家乡出发,沿着风景如画的清水江支流,路过一座座桃花、李花和油菜花簇拥的村寨,一个多小时后到达黎平机场,从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第一座航空港,从苗村侗寨的怀抱,飞向祖国高远的蓝天。

 

仅仅几个小时,我已飞越千山万水,来到鲁迅文学院报到。在我身后,时空距离仿佛被一双神奇的手悄悄折叠起来了。回首来路,没有了昔日长途奔波的劳顿,我的心里,漾起几分轻盈和幸福。在鲁迅文学院学习的日子里,我们这批来自祖国各地的少数民族青年作家,经常聚在一起,分享个人、家庭、家乡、民族发展变迁的故事。

 

山还是那座山,河还是那条河,时光的绣布上,家乡的容颜变新了,变美了,昔日的“苦寒之地”,而今已经蝶变成美丽的民族新村。家乡搭上现代高速信息列车,有了银行营业网点、农家超市、电商服务站;山寨里走出了博士生、留学生、教授和厅级干部,走出了科技翻译援外专家。寨改、路改、水改、电改、厨改以及中药材、油茶、稻田养鱼等扶贫产业项目,惠及千家万户。重建的几座风雨桥,重檐流丹,巍峨耸立,把苗乡建筑特有的景致托举得气象非凡。修建在县内的国家“十五”重点能源建设项目——三板溪水电站,已并网发电13个年头。

 

让人最为感慨的是交通的巨变。4年前建成通车的松从高速公路,从我的家乡穿过,从家乡到沪昆高铁三穗站和贵广高铁从江站,都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航线直通广州、长沙、上海、北京的黎平旅游支线机场,距我的家乡也只有40公里。便捷的立体交通网络,拉近了家乡与世界的距离。学子到外求学,不再是艰难的跋涉。

 

 


123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第二届 “山花写作训练营”第三期在贵
  • 文气
  • 第二届铜仁市政府文艺奖揭晓 文学奖9
  • 我省网络作家明巧当选遵义市文联第四届
  • 阿诺阿布有关诗集《祖国,或屋檐下的自

图文热点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