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我的祖国·征文来稿选登 查看内容

商店人家(5人共10篇、首)

2019-6-18 10:41|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243| 评论: 0|原作者: 胡明琳 罗孝华 唐江 康宗舜 李金福

摘要: 父亲从县城回来,他牵挂着 小洋房装修的事情

商店人家

胡明琳

 

偶然间,在单位遇到20年前的一位旧邻。寒暄几句送出门后,走廊里传来这样的对话:“妈,她是谁?”邻居回答:“具体叫什么我不清楚,只记得当年我们都喊她‘小四川’,父母是租外婆家门面开商店的。”

母女二人已渐行渐远,但“小四川”这个久违的称呼,却勾起我的记忆。

1987年的冬天,母亲带着姐弟3人从四川来到水城,父亲在防疫站附近租了两间简陋的民房作为全家的居所。和其它小院一样,院坝里那间斜斜的牛毛毡房就是我们的伙房。

那年月,这里鲜少出现陌生面孔,我们全家浓郁的四川口音,在这条街上显得特别突兀,街坊四邻记不住我们的名字,“小四川”“小四川”地叫着。诚然,姐弟几个小有名气,除了与这个绰号有关,还与我们是这条街上第一个开商店的人家有关。

众所周知,水城地势狭长,从黄土坡到场坝,当初仅人民路一条主干道,道路沿线横七竖八地散布着灰暗的平房、瓦房、牛毛毡房。房前屋后,随处可见成片的庄稼,似乎与农村的区别不大。这里就是一块未被开发的处女地,展示在世人面前的除了落后就是贫瘠。一日三餐,大都是洋芋、酸汤、包谷饭,居民们没啥收入,生活捉襟见肘。见此情景,老早就打算开个小商店的母亲决定先试着卖点香烟,看看人们能否消费,是否愿意消费。父亲给她打了个小烟柜,因为毋需租门面,本钱又少,生意很快就做了起来。

母亲的烟柜平常就摆在街头,没人时也推着四处走动,虽然品种不多,利润也不高,但着实方便了那些在水钢上班的、车场修车的、工地上干活的人们。母亲勤劳,出门早,收摊晚,卖得便宜,生意便渐渐有了起色。

母亲很有生意头脑。最初只卖“金香炉”“朝阳桥”“圣火”这些普通香烟,后来有了盈利,就进了“红塔山”“红山茶”“春城”等云烟。虽说进价高,但利润也高,有的一包可以赚五毛到一块不等,这在过去已是不错的收入。

中学时,因物价上涨,房租、学费、生活费压得父母喘不过气来,所以除逢年过节外,那些年家里几乎没炒过蔬菜,更别说开荤了,顿顿泡菜下白饭。米也不是好米,而是托人在粮店买的落地米,便宜是便宜,就是煮之前必须在簸箕里摊开,把碎石挑选出来方可洗净下锅,但石子太细总也拣不完,入口时经常嘎嘣作响。正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直至今日,全家人都还有贫血的现象。

终于,在母亲的精打细算和省吃俭用之下,她凑够了钱,在公路边租了一个固定的门面。门面就是文章前面提到的那位旧邻家的。为了节约开支,母亲退掉了原来租的那两间平房,5口人就住在这个30平方米的店面里。一排货柜将屋子一分为二,外间卖货,夜里父母带着小弟睡在里间。晚上卷帘门一拉,打开一张折叠的钢丝床,我和大姐就挤在外间。我们从不担心会掉在地上,铁床四周紧贴货柜,睡在其中,就好比商品摆在柜里一样,安全得很。因为床太小,我的胖脚总是压在大姐身上,气得她没少掐我。有趣的是,无论她的指甲多么坚硬,我都能安然入睡,丝毫不受影响。

上个世纪90年代,为了加快城市化建设进程,国务院批复六盘水撤销水城特区,设立钟山区和水城县,自此,原水城特区6个镇、13个乡划归钟山区管辖,中心城区基本隶属钟山。

那几年,钟山经济开发搞得轰轰烈烈,尤其是荷城花园和钟山大道的兴建,吸引了一大批外来务工人员。有来自省外的,也有本地农村的,总之,他们的到来,街道一夜之间变得热闹起来。

街坊们不再死守着那一亩三分地,他们开始出租房屋、做生意,生活就好比扔进石子的湖水,有了波澜。同时,他们的需求也逐日递增。为了满足不同需求,母亲时常去昆明、安顺的小商品市场进货,因为那里的商品价格便宜、品种齐、式样多。在母亲的经营下,小商店已变成百货店,吃的、用的、穿的,样样涉猎。

1994年,大姐和我都考上了理想的学校,一度成为周边孩子们学习的榜样。父母就靠这个商店,同时供两个女儿读大学,他们给我们各自每月200元的生活费,这在当时,算是很高的了。而父母呢,他们自己忙着进货,忙着点货,时常一包方便面、一碗开水泡饭就是一顿。想着弟弟还在读高中,将来花钱的地方更多,趁目前手上有些余钱,母亲便有了新的打算,父亲继续开着百货店,她又在街口开了一家烟酒批发店。门面倒是不大,但因母亲的好人缘和当道的地势,生意很是红火。2000年,米萝和盘龙进城的中巴终点站,正好落脚在我家的批发店门口,可以看出,乡里的百姓日子好了,许多商品都能消费,因此前来进货的人络绎不绝,因为是批发销售,出售的量大,因此进账也快。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瞬,弟弟也考上贵阳的一所学校。父母高兴的同时又很艰辛,每天几乎都是天不亮就起床,深夜一两点才关门。当时这里的年轻人开始有了夜生活,特别是露天卡拉OK十分盛行,这说明深夜的购买力同样不可小觑。父亲不忍放掉这个商机,每晚都守店到夜半,就这样辛苦了两年,终于把弟弟盘了出来。

继而,随着西部大开发的到来,凤凰山、德坞、明湖几个新区相继建成,大河、梅花山、月照旅游景区也逐个亮相,各种名字的楼盘如雨后春笋接连冒出,人流量越来越大。

25岁那年,租住了18年房子的我们一家,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我们也陆续有了稳定的职业,警察、教师、机关干部,当年的“小四川”,终于在贵州这片土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回顾过去,从小烟柜到商店、百货店、批发店直至超市,我们一家在追求幸福生活的道路上,见证了钟山发展的历程。可以说,我们的家族史,就是一部城市的发展史,更是中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程中无数家庭的缩影。我们与国家同命运,与城市共呼吸;我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缔造着美好的生活。


12345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王江诗歌《我是寄给自己的快递》
  • 王国林散文《梦幻红枫湖》
  • 李阳诗歌《阔静的大地可听到花开的声响
  • 李杰散文《在希望的田野上(外一篇)
  • 风雨无阻,省文联文艺志愿者走进毕节易

图文热点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