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我的祖国·征文来稿选登 查看内容

山乡纪事(共6篇、首)

2019-6-13 23:27|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207| 评论: 0|原作者: 冉小江 末未 孟航宇 郭府祥 杨正发

摘要: 如此轰轰烈烈,信不信 那是你的事情

山乡纪事

冉小江

 

我于2000年学校毕业,被分配到一所偏远的村小教书。村子叫石龙门,学校居中,蹲在山堡上,学生星散于大山深处,每天九点上课,下午三点半放学,除了一些必须完成的工作外,闲暇的时间尤为丰足。

当时学校电源不稳,停电时有发生。每次灯光突灭,便知大事不好,随着屋子外面一片嘘声,室内瞬间黑暗,遂跑出宿舍,面对田野光秃秃的电线杆子,唏嘘不已。后来买了一把蜡烛,以备不时之需。烛火摇曳,书里乾坤,一字一字地读,一页一页地翻,乐趣尽在不言中。

那售出蜡烛的店铺位于村子一角,临乡道,天气晴朗的日子,能见几个庄稼人围在那里,放下锄头,将牛拴在树腿上,歇脚、闲吹。那日,恰逢我路经此处,店主知道我平时喜读闲书,有意向旁边人说:“你们不妨请教一下新来的小冉老师,他很有学问,平时到我这里买烛火,一停电,他便燃到半夜不息。现在大家想一下眼下的事要紧,赶紧问问他。”众人遂向我点头问好。

原来,村里提倡发展蚕桑。庄稼人一辈子遵循着祖规,如今要种桑叶,养那吐丝线的虫子,拿捏不准前景,犯难。聚在一起讨论,如果失败了咋办?耽搁了一年时间不说,还荒废了收成。庄稼人一年的辛劳不能白费呢。商量来商量去,大伙也没能捋出个定论。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大伙围着我这个局外人,想听一听意见。我一脸的茫然,不知所措。犯愁的是,读了那么多书,书里也没指点该不该种蚕桑呢。我一脸窘迫,不知如何圆场时,村里面来人了,说是马上开会,各自回家去把主事的喊来,今晚要签订合同,发展蚕桑。

传话的是村委会主任,姓李,老党员,典型的黔北汉子,平时缄默寡语,却是实打实的里外能手。他站在向阳处,耳朵贴着砖头大的手机,在那里与人通话,对方说听不见,他遂攀着高处爬。搁了电话,他说镇里面的人马上到,大伙一会准时到场开会,不得耽搁。话落,大伙就散了。他叮嘱我,说新来的老师吧,你也去听听,给我们提提意见。他说话诚恳,不容你辨析。我不知可否,他已转身忙去了。

晚上的会场设在村子的弄堂里,主人家给大伙递凳子,没有座的人站着听,一会儿屋里站满了人。镇里来的人和李主任坐在台上,我在旁边靠了一把舒适的老藤椅,能感觉这是特意照顾。李主任先是一通介绍,大家鼓掌欢迎后,轮到镇里面的领导宣读政策,足有20多页。半个多小时后,面对那些方针政策,农民如坠云里雾里。领导喝了两次茶水,第三次伸手取杯子时,已经有人听得不耐烦,下面交头接耳,三三两两蠢蠢欲动,准备离场了。李主任眼明手快,立马打断了领导的讲话,说:“大伙都别忙走,等我把话说完。”听见他发话,大伙收了脚步,退回场内。

李主任继续说道:“下面的内容不听也罢。一句话,党的政策都是为咱们老百姓打算的,道理还是那些道理,怎么说呢?你们看看我们这些年的变化,门口的路硬化了,我们的粮食和烤烟再也不用肩挑背驮运到镇里面了,受了几辈人的劳苦气,一趟小货车其实就解决掉。村子后面立了大铁塔,我们的手机有信号了。电线搭通了,我们告别了烧煤油灯昏天暗地的日子,还可以买台电视回来,一到晚上,一家老小守着乐呵乐呵。”

有人不乐了,戏谑道:“还不是三天两头黑灯瞎火,电线杆子杵在那里成摆设。”弄堂里空气瞬间凝固,大伙一瞧,发话的是小卖部的老板。

李主任说:“你说的不假,说起这电,我都憋一肚子火,时不时罢工,说来就来,想走就走。要是个人,你说我不上前踹他两脚才怪。”

这话呛得镇里派来的领导耳红脸赤,低下了头。

李主任接着说:“我们那电线杆子呀!太老旧了,木头做的毕竟不牢固,这回电改了,马上给我们栽水泥杆子,保障电力就是下半年的事。到时候,就是怕你那屋子里的蜡烛,没得销售处了。”

大伙一听,哄堂大笑。我看见一脸羞愧的小卖部老板,也跟着笑了起来。

李主任说完,回头和镇里面派来的领导打招呼。领导说:“李主任说的不错,就下半年的事。”

有人插话,说:“我们来的路旁正躺着水泥杆子呢!”

李主任笑吟吟地说:“我说的没错吧!电力有保障了,路又通了,你还有什么顾虑呢?这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但也得我们自个勤劳苦干才是理。”

村民们挪了挪屁股,稍有松动,却又落在了凳子上,好像在等一颗定心丸,吃了,就定了。

李主任瞅了一眼底下,喝了一口水继续说:“大伙都知道跨雪山过草地那回事吧!后来,邓小平的女儿毛毛问邓小平‘长征的时候你做什么’?小平同志说……”话到这里突然打住了,众人狐疑,李主任目光寻到我,说:“新来的小冉老师读书多,给我们都讲讲小平同志怎么说的。”我慌忙应答道:“跟党走!”

“对!就是这样,跟谁走?跟共产党走。”李主任语气坚定,末了激励大伙:“一句话,你跟着党走就没错。”

话音刚落,有人“嗖”地站起来,抡起手臂,气贯山河,就像我们在电视里看见的英雄画面,说:“现在政府给我们搭杆子、铺路子,想过好日子,就跟着党走,我第一个签字画押,先答应10亩。”我一瞧,原来是小卖部的老板,他正推开凳子两跨步迈到前面,取笔签字。这激情迅速传递给众人,好像一簇簇熊熊的火把,越烧越旺,大伙踊跃上前,场面甚是令人感动。

19年过去了,再次来到石龙门村,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蚕破蛹。驱车前往,一栋栋黔北民居屋敞瓦亮,一条条水泥路穿梭茶林间,风吹桂花,芬芳四溢。正值春芽采摘之际,老人、妇女穿梭其间,每人斜跨着一只小小的竹篓,两手上下翻飞,巧如绣娘织锦。置身茶海,时有山歌和笑语传来,真是一幅神仙羡慕的山水茶园图。

村主任已经换成了一位年轻人,善谈,站在一垄垄茶树间,我问他,这些年石龙门村最大的变化是什么,他说:“你来的路上是一个村民小组,你瞧见每家院坝都有哪样?”我说:“都有一辆车。”“对!都有一辆车。20年前,老百姓想都不敢想,经过10多年的坚守,一片小小的茶叶,改变了我们。”他介绍:“如今依托青山绿水做文章,产业发展呈现多元化。”深怕我不信,他遂拽着我,赶去瞧一瞧。翻过山坡,但见一座座蔬菜大棚、草莓大棚、蓝莓大棚蹲在山坡下,如营连帐篷。

他指着半空中飘扬的五星红旗,说那是我曾任教书过的地方。清朗的课间铃声一阵阵传来,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不由回忆起10多年前那场群众会,想起睿智的李主任,想起了那句发自肺腑的呼喊:“一句话,你跟着党走,就没错。”而那些当年的梦想,不正在我们面前一一实现吗?

 

兴仁,工业花开,或大兴之兆(外一首)

      末未

 

首先是杂草和荆棘,退出历史

劈出的舞台,还用说——

花朵,绿荫,大道,厂房

请,各就各位

 

最顽固的,石头算其中之一

拥有重量级的劣根性

但难不倒时代,轰隆隆的机器

 

我说的是黔西南,兴仁县

此起彼伏的工业基地

诸如巴铃,瓦窑,陆官……

它们步步为营,朝规划的蓝图迈进

 

只是路,还远哩。的确

我在重工业基地

坐车绕一圈,花费了大半天

工业不是过家家,闹着好玩

也不是一些简单的图案,在纸上

随心所欲的排列,关于这一点

兴仁心里十分明白

 

只是他们只顾埋下头

一颗钉子一个眼

盯住粮食,水果,塑胶,布匹

盯住铝,锂,煤,轮胎,轮毂

盯住这些经过汗水喂养

可以洗心革面的有机无机之物

让它们彻底脱胎换骨后

走向世界的旮旮角角

 

左看右看,这些园区的

长势,实在咄咄逼人

甚至,根本没把烈日放在眼里

风雨雷电,也无法阻止它们

身体内部开花结果的声音

 

如此轰轰烈烈,信不信

那是你的事情

反正这些大大方方的园区

以及心跳加速的机器,正在

共和国大西南

这个不起眼的兴仁县,里应外合

上演一场工业的传奇



巴铃非铃,或大音希声

 

很有必要说明,巴铃不是铃

它所发出的声音,只跟

自己脚踏实地有关

说来也是。巴铃,这个兴仁高地上

立足泥土,面向天空的小镇

一直养在云淡风清的深闺

 

其实,细细想来,巴铃也没什么

特别。河里的水依然往低处流

林中的鸟同样朝高处飞

在东方升起的太阳,没有哪个早晨

从西山动身。这里的白云上面

也从来没有掉下过馅饼

 

只是这地上的万物

没有什么不听从劳动者的指挥

杂草,乱石,泥巴路……

这些早该隐退的事物

正在被一双双连心的手,指引着

退出时间,就连鸡毛蒜皮

曾经的满天飞,此刻也躺在

垃圾箱里,乖乖的像在

思过,面壁

 

而花坛,假山,凉亭,小桥

别墅,广场,公园,泳池……

这些梦中才有的建筑和设施

正在巴铃杨柳岸,次第现身

 

的确,巴铃不是铃,但它知道

如何在不声不响中

用发展和美,发出自己的大音

 


国庆记忆与最美礼花

      孟航宇

1984年是我记忆中的分水岭。切身感受就是食物一下子丰富起来了,上大学读史料后才知道,因为19821983年农业出现空前大丰收;最直接的就是普通百姓的餐桌一下子丰盛起来,每个人心里都知道好日子越来越近了。

 

那年7月,先是中国奥运代表团重返洛杉矶夏季奥运会的赛场,记得全家人围观小小的黑白电视机,当225名中国运动员排着整齐的队列,齐步走入奥运会的主体育场;看电视的我们也莫名地激动好几天。那届奥运会,中国队共夺得15枚金牌,列金牌榜第4,跨入世界体育强国行列。

 

接着是“十一”国庆节,北京举行盛大阅兵式和群众游行,隆重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在群众游行时却发生一件意外,北京大学游行队伍通过天安门广场时,学生突然展开一条“小平您好”的横幅,“小平您好”这句话感情真挚,就像是对长辈、对家人、对朋友的问候,真真实实地表达了亿万人民对邓小平同志朴素、深厚的爱戴之情;是共和国正走向繁荣富强的一个标志性信号。而我们一家生活的小城安顺,也在东门体育场举行礼炮焰火晚会庆祝新中国成立35周年。那是我和妹妹第一次看到真正的礼炮燃放。几十门礼花炮直接打上天,高度、声音、气势、效果都是小孩燃放烟花所无法比拟的。记得一朵朵硕大无朋的彩色礼花在夜空中绽放,在阵阵惊叹声中映红了所有在场人们的笑脸,喜悦与幸福溢于言表;大家可能已经意识到以往民贫国弱的时代正在远去。但是很少有人会想到,后面30多年,我们会跑得如此之快、如此之远、幸福来得如此之猛烈。

新中国成立35周年,小城的那场礼花燃放,是我迄今为止的人生中见过的最美丽最绚烂最难忘的礼花,成为国家和民族走向繁荣的铿锵足音和强烈信号。

 

山村喜唱幸福歌

郭府祥

上世纪40年代初,爷爷为了一家人的生计,拖家带口又辗转投奔奶奶之姐居住地---北盘江支流月亮河畔的大山中,一家人靠租种土地艰难度日。

70年前的金秋时节,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从此,爷爷在居住的山旮旯里,变租种地主之田为耕有其田。

大山里的劳作及生活因为环境恶劣十分困难。记忆中的家乡靠明柴(松树削成的木薄片)或煤油灯照明、靠水碾加工大米,靠“四方灯”或水泡后晒干的葵花秆燃烧走夜路,靠双肩运送货物……

记得刚上小学时的一天夜晚,我背着不太多的米随父亲从3公里外的碾房回家,路上不小心将手提的“四方灯”玻璃罩子撞碎,放在里面的煤油瓶也被碰翻,眼前顿时一片漆黑,腰也被米压得又酸又胀。为赶路我只好伸手拉着挑着米的父亲的衣角,慢慢摸着坎坷山路高一脚低一脚往家走……后来,碾房被洪水冲走,村民们为了吃饭又只好一根扁担“骑”两袋稻谷,然后用双肩挑着步行到6公里外的地方加工。

未通电不通公路,成了乡亲们的心病。上世纪70年代末,公社在月亮河旁修建了两座小型水电站,电工把高压输电线架设进了村子。通电的那晚,山村沸腾了,许多人久久不能入睡。一位老人高兴地大声对乡亲们说:“这灯真亮,连根针掉在地上也能看见!”一位村民竟将烟斗装着的叶子烟紧挨灯泡猛吸,吸了半天嘴里总吐不出烟子,弄得他对电灯迷惑不解,几个读书后生见此忍俊不禁。遗憾的是好景不长,一次暴雨引发的洪水把电站冲毁了,公社再也无力修复电站,村民们的希望破灭了,生产和生活又陷入许许多多的无奈。

想路通路,盼电输电,夙愿实现。20年前,家乡实施了“电力村村通”。好消息传开后,乡亲们积极性高涨,踊跃参加电力进村建设工作。父亲当时是村党支部书记,这年的119日,他随车将设备从安顺运到离村15公里的地方时已是深夜,为了将设备及时抬到位,只穿件毛衣的他冒着隆冬的严寒细雨步行回村通知村民,待返回时天已亮。村民们在他的感召下,冒严寒、踏泥泞,仅两天时间就将268米长的水泥杆,一台50千伏安的变压器等设备抬到位,仅一周时间就完成挖坑、栽杆、架线等任务。家乡人从此告别了点煤油灯的历史。三年后,国家又实施农村电网改造工程,供电部门再次科学规范了家乡的电网,随后政府又几次对供电设备进行升级改造,确保了村民们的安全用电。

多幅旧照脑闸开,奋勇争先记忆来。劈地音容终日在,战天号角驭石乖。手持铁錾青春绽,脚踩荆棘斗擂台。辛苦换颜新故里,幸福百姓喜盈怀。群众力量无穷无尽。家乡的村支两委在上级支持下,组织村民苦战几个冬春,修通了村里至古镇郎岱6.5公里的公路;国家“村村通公路”项目实施后,政府又组织相关部门修通村里至月亮河6公里的公路。目前,进村公路实现通水泥路的基础上,全村又实现了组组通,户户连水泥路。乡亲们过去运输生产生活资料靠人挑马驮的状况已成为历史。同时,政府还为进村公路安装了安全防护栏,也在村道上安装了高杆太阳节能灯。夜幕降临,漫步在宽敞整洁的水泥村道上,节能灯泛着的银光把山村装扮得如诗如画。

耳闻目睹昔日山里人生病,要么咬着牙挨着痛让土“医”用针拌烟屎在身上留下一个个黑印,要么请有“神”之人到家中设坛“看”病,其结果是人财两空。生命的代价让人们渴望科学医疗,可当时因为交通闭塞,村民患了病还得用软椅绑上或竹或木杆子,邻里相帮花两个多小时将其抬到医院诊治。

随着国家医疗改革的不断深入,农村不但实施了新农合政策,还村村建起了标准化的卫生室,加之县乡村医院实行三级医共体诊治模式,村里的婴幼儿至耄耋老人从预防到诊治均在家门口实实在在享受前所未有的医疗服务。一些家庭特殊的村民还实现了医养结合政策,从而解除了他们养老的后顾之忧。 

山村漫步喜闻多,燕舞莺吟碧翠禾。社稷繁荣别样景,庶民欢唱幸福歌。特别是跨入新世纪后,家乡的发展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更是日新月异,曾经又低又矮的住房通过危房改造,又接着实施“三改三化”及“三新一清洁”等系列民生工程,逐步变成了一幢幢宽敞、整洁、明亮且独具特色的小“洋楼”,空调、大彩电、电冰箱、全自动衣机、热水器、电脑等高档家用电器在家乡已不足为奇;摩托车、小车、农用车等交通工具在家乡也随处可见;打米机、打谷机、微耕机等农用机器应有尽有……居住在山村里的村民们因为有了党的惠民政策,水、电、路、通讯、教育、住房及医疗等方面彻彻底底得到翻天覆地的改变。

 


红旗

    杨正发

也许,无法想象在漫漫长征路上

那些鲜血,马匹,草地……

但我清楚并坚信,那是我的祖国

在襁褓之中

一次撕心裂肺的巨痛

 

莽莽雪山上留下的足迹

被冰雪一次次覆盖,可他们依然在

依然在那里,把一颗红心

钉在960万平方公里的版图上

熠熠生辉

 

雪山,草甸,滩涂,河流……

都会记得

用双脚和青春丈量过的每份土地

祖国记得,历史记得

人民也会记得

 

每个日子

被一种信念高高举起,虽经风雨

但从不退缩,用民族的血性和气概

书写一部

名垂青史的历史颂歌

永远记得,1949101

记住这个用无数生命换来的光辉日子

血,不会白流,从四面八方涌来

汇成一面鲜红的旗帜

——五星红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一抹江口
  • 直把他乡作故乡 ——记全省脱贫攻坚优
  • 地图上的标记 ——记贵州省石阡县周家
  • 钟山脚下,谁的头巾在风中越走越远
  • 2019年“黔风·筑诚”杯贵州省大学生文

图文热点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