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苑 查看内容

非飞马诗歌《每一个夜晚都是不眠之夜,每一个人都是一盏孤灯》

2019-6-13 23:02|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57| 评论: 0|原作者: 非飞马

摘要: 我只是听到一群猪哼哼唧唧的叫声 由远及近,我甚至不知道它们 到底在议论什么?我只能胡乱猜测

像一把刀缓缓穿过午夜

 

像一把刀那样

缓缓穿过午夜

将夜色轻轻切开

响起一阵阵沙沙之声

我确信,这是一把好刀的声音

干脆,爽利,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这让我突然有些许骄傲

白天的时候,总感觉

自己的刀柄被人紧捏,肆意

挥来舞去。此刻,我终于

像一把完整而自由的刀了

在夜色里穿行,所到之处

畅通无阻,游刃有余

黑夜像门一样洞开又关闭

将更大的黑暗和光明打开又藏起

我的刀柄完全脱离他人之手

并且由我自己代替

神轻轻把持

 

 

屠刀有着花朵的形状

 

需要储备多少爱才能抹掉恨

在高喊革命的年代

每一颗善良的心都在暗地里演绎

算计与防御,投机者高举理论的大旗

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游行

每一个人都是上帝的化身

他们频频代表救世主,拯救你

受苦受难的灵魂。生活的屠场

被高墙阻隔,墙上画满了美丽的天使

屠杀者躲在墙内,他们有着菩萨的外表

衣服上写满了慈悲,他们一边念着祷词

一边用唾沫清洗手上的鲜血

你所看到的屠刀有着花朵的形状

每一个花瓣都是一页刀子

锋利的光芒照耀夺目

你要警惕每一朵花和赠花的人

警惕他眼神里犹疑不决的闪电和光芒

他的微笑是所向披靡的利器

而温暖的怀抱是致命的陷阱

 

 

遭逢命运的早晨

 

破空而来的细雨

仿佛时间哒哒的马蹄

洗去昨夜斑斓的旧梦

清扫你眼里暗藏的杂质

 

生活的污垢横流于地

你缓缓淌过,却无法突围

你亲眼目睹下水道吸走脏物

却无法对它肃然起敬

 

岔路丛生的大街

恰如你充满变数的人生

你总是小心翼翼

却从一个错误走向另一个错误

 

静下心来,你想起命运

像想起一个人见人爱的婊子

此前,你一直以为你在玩她

却没发现,你不过是个可怜的玩具

 

你抬头看看远方

云雾还在堆积

你正要去的那个地狱

早被装扮得像个仙境

 

 

活着就是燃烧自己

 

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

仍然有很多人醒着

潜伏在夜的深处

像一盏盏孤灯

漂浮在漆黑的夜空

 

每一个夜晚都是不眠之夜

每一个人都是一盏孤灯

被漆黑的未来点燃

假装自己能不停地发光发热

假装自己是太阳的化身

 

活着就是将自己投进

时间的大熔炉里

让自己熊熊燃烧

骨头里有多少钙质

生命的火焰就会有多灿烂迷人

 

 

时间让树的伤口变成眼睛

 

时间让树的伤口慢慢变成眼睛

让它孤零零站在大地上,眼睁睁看着

这个世界,风雨飘摇

让它看着,不是每一道伤口

都能成为眼睛,它也可能成为风景

供人们玩赏。让它看着眼前的世界

无论变好还是变坏,人类的谎言

从来都不会停止。拿着屠刀的人

学会了以最优美的方式杀人

他会告诉你,千疮百孔是一种美

你看树上的蜂巢,是不是最美的建筑

你看庙里的菩萨,是不是木头

挨千刀过后变成的?

 

 

模仿

 

模仿一只蝉

在夏天的大树上鸣叫

不如模仿一块石头

坐在江边

看自己仿佛老僧入定的倒影

走在上班的路上

我更愿意模仿林间的小麻雀

叽叽咋咋地飞来飞去

它们从这棵树飞到那棵树

从没把路过的任何人放在眼里

 

 

黄昏,与一车猪相遇

 

其实也算不得相遇

我只是在黄昏时分的公路边

看到一辆卡车

装满一车肥猪疾驰

我只是在夕阳下的晚风中

嗅到一股强烈的猪汗味

我只是听到一群猪哼哼唧唧的叫声

由远及近,我甚至不知道它们

到底在议论什么?我只能胡乱猜测

这些猪,来自一家郊外的养猪场

或许也有一部分来自农民家庭

它们将被拉到屠宰场去

它们的痛苦与欢乐,激情与梦想

将终止于一阵机器的轰鸣声

屠刀的沙沙声。我只能猜测

它们中某一头或某几头

某一个部位的肉,将会走上我们的餐桌

维持我们的生命,让我们继续

在尘世活着,欢乐,麻木,幻想

或者,受苦受累

 

    非飞马:本名马结华,土家族,1982年生,贵州印江人。曾在《诗刊》《星星》《山花》《诗潮》《诗选刊》《民族文学》等发表作品,部分作品入选《2007年度中国最佳诗歌》《21世纪贵州诗歌档案》《2011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年度选》等选本。贵州省作协会员,著有诗集《爱的咒语》《像一片树叶》,曾参加全国青创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