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苑 查看内容

龙金永诗歌《暮色降临,炊烟袅绕处饭菜飘香》

2019-5-23 10:12|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38| 评论: 0|原作者: 龙金永

摘要: 错把地狱当成天堂的神圣

一缕光影落在心里

 

屋顶的太阳落在瓦片上

像祖地的神灵

而村庄,唯有屏住呼吸

寂静地等候又一次骚动和收获

 

竹枝和叶片在云朵间打盹

低垂的头颅碰触日影的声响

窸窣落地,于竹筒的积水上

闪亮,扑朔迷离

 

精致的木窗格子,余晖返照

如阿妈细软的针线,牵引五彩斑斓

麻利地剪掉最后一个线头   

唤醒午后的酣睡

村庄里的牛羊成群地从圈栏走出

又例行反刍

身后尾随的人们,肩挑背扛的

钎担,背篼,镰刀,锄头

被夕阳无限拉长,交响

 

暮色降临,炊烟袅绕处饭菜飘香

 

此刻的柴禾和菜

从远山向村口络绎归来

摇摆于乡间小路上的

是肚子滚圆的牲群

 


夤夜的身体在下滑


被雨水一阵又一阵地纠缠

面容失色

绽放不出通透的美

凌乱的风

把花心吹散

 

一滴水声

被灯光浸泡得丰腴、饱满

深深浅浅的撞击

在独奏中

沙漏的时辰

已经迎来三更的鸡鸣

 

被夤夜浇湿身体

惊雷还在回响

挑战的反方向力道

一度沉重杵击

心中的太阳,摇摇欲坠

 

 

 

我想告诉你

今天的红太阳,把我照得通透

万道光芒从我体内发出

我借用其中一束

折射成勇气和喜悦

转化成语音向你传送

 

我不知道每天吹送的方向

是你喜欢的模式

列车进站时,你刮起一阵侠骨柔情

将我拥别

在以后的离情别绪中

我中了毒计


你居然也说我病了

用防疫的樊笼将我睥睨

逐日敛迹遁形,让温度骤降

挟裹在你为我特赦的薄凉里

无常地狂喜和谵语

绵延的春雨,是我滂沱的泪河

 

我现在深感悲伤

不曾想,如今我会成为你差遣的模样

喜你所喜,忧你所忧

而我的表情,唯有深深收藏

生活的角色演反了方向

为什么对感情诠释的人,却遭重创

 

你继续吹吧

我多盼望你尽快把手的余温吹散

把足的痕印拓掉

把那些所谓纯洁的高尚的虚幻的

浪漫,甜蜜和轸念斫断

这样,心还不至于苍夷和破碎

 

我累了

聒噪的岁月已经不再属于我

就如你定想施展盖世的洪荒之力

定要将寒冷迫降至终极

变成冰刀霜剑,并巧妙地封垒冰窟

委婉地将我,废黜弃放

 

 

离别的车站

 

黎明的丝网结在睫毛上

打开灯光

清洗我的脸颊

梳理北方蓄积的幸福

喜迎曙光和来年春天

 

一个吻把你摇醒

轻轻呢喃

温柔地别在你的额际

喜鹊已在枝头叫开

我们也该启程

 

一路温情洒落

在心里,在无言的街灯

一个拥抱

三言两语

如高速度的列车

就匆匆把我们载去

 

 

我的天空只有一半

 

我的天空只有一半

耷拉着挂在朦胧的眼帘

一潭清澈的湖水,盈盈剔透

两行消瘦的泪


风不再吹,雾已散去

我的指尖从虚无中滑落

沉痛一声

断开一道掌纹


脚下的路越走越长

凄迷在远方

驻足仰望,那片云彩

飘渺而高远

 

移车


要在黑暗中

零度进行

必须躲避黎明前猫头鹰的眼睛

避开喇叭,人流

 

我们相互依存

谁也离不开谁

不知是谁的无能

让天地变得如此狭小,混乱

 

日子已经过得很满

有一些位置需要抢先占领

有一些事物就变成多余

如游动的幽灵

 

你扰乱了我的作息规律

却又无法给你定罪

我想有一天把生活打乱

划出一道血口

 

错把地狱当天堂


你贪婪地,为我打开一扇门

引诱我闯进,让我看见火光和星星

时而天使时而恋人

头戴花冠,手捧带刺的玫瑰

迷幻那魔音与瑰丽

沉醉泼洒的每一阵花瓣雨

每步入一回

都挫顿棱角,撕裂光环,虔诚如徒

 

每一次总奢盼获得新生

然而善良和祈祷未能替你普渡

也许是心的空白和岁月的残痕

让眼睛一次次迷离

错把地狱当成天堂的神圣

  龙金永:苗族,有诗歌、散文在报刊发表。鲁迅文学院第三十三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学员,现供职于铜仁市万山区文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