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苑 查看内容

文礼诗歌《不信你瞧这些菊,这些少女……》

2019-5-21 12:53|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14| 评论: 0|原作者: 文礼

摘要: 在它们跟前 做一个好人,或一个恶人

咖啡

 

它已经浓成了夜色

浓成一个男人或是女人的沉思

 

杯子,碟子

还需要一个虚幻的背景

 

需要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谈话

事业、爱情、理想……

 

有说不完的题材

所以才有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我和你,你和他,他和他

一杯咖啡只是个引子

 

说的不一定是做的

做的不一定能说

 

我们小口呷着,语言似乎能美化

各自的灵魂和人生

 

一个杯子,一个碟子

当然有虚幻的背景

 

背景后是诺大的空间,有人用行动

不断推翻自己的语言,有人在自我争斗

 

 

菊花开

 

高的菊,矮的菊

白花瓣,黄花蕊

 

这满地的花朵

开得灵动,不染纤尘

 

蓝天白云

这样的光正适合少女飘摆的裙裾

 

她们赶上了这一季花期

奔跑,微笑,回眸,转身

 

发丝可以遮住半边脸

可以贴近嘴唇,被唾液浸湿

 

她们正跟阳光一起

唤醒心中的小鹿

 

于是绽放,也只有绽放

——在这广袤的天地

 

生命都有向美的因子

不信你瞧这些菊,这些少女……

 

 

“大雪”之后

 

“大雪”之后,没有下雪

但我还是如期爱上自己

爱上那种寒冬里固有的温度

它就在被冻僵的墙上

手指随意打滑,没有任何心事

 

“大雪”之后,大山变得更加深沉

我轻易就被一堆柴火感动

长辈们吸着叶子烟

他们讲起五年前

十年前……

 

所有的事物开始内敛

乡村变得越来越近

亲人们在收紧

我开始为炉膛上的一圈红薯

定义幸福

 

 

我想跟所有认识的人一起去看月亮

 

走吧

时间太快

月饼已吃掉一半

剩下的一半正在吃

我们得聚一聚

去一个陌生的山顶

“老三”

我的声音比水还软

这秋日的朗夜是柔和的

每一株树每一块石头都亲切

“你们摸一摸,来

小海,摸一摸,我们的身体就会被浸透

变成这秋夜的光景

变成月亮洒下来的一粒粒光斑”

“丹,我们有十年了吧,

这十年的月亮都躲哪儿去了呢?

还有你,兄弟姐妹们

我们一边看月亮

一边走走停停

都说月亮的样子

说清风

说我们此时暂且了无牵挂

 

 

水西河

 

大部分时间

我们都将她遗忘

像一个一晃而过的路人

又像家中留守的老父老母

每一个离开和没离开的黔西人

都在顺着她的方向或逆着她的方向

不停地走

 

走过来,走过去

原地打转或一去不回

千百年来,对于所有的磨难与辉煌

水西河一致保持沉默

只是独自将河水,自西向东

流下去

 

她流过

我们走过。彼此漠视,彼此遗忘

李世杰、黎又霖、郭兴科……

有的名字被刻了下来,当然

还有某某某,某某某,那些

烂在泥里的名字

 

可以肯定的是

不管是功成名就还是功败垂成

富贵抑或落魄

我们都在模仿一种姿势

那种流水般的

姿势,一波又一波

 

但偶有天地交汇的刹那,于电光火石之中

我们相互凝望一眼

便自觉存在

然后又顺着她的方向或逆着她的方向

继续走……

 

 

长出你生命中还纯净的部分

 

有人说,中年是个尴尬的时段

很多时候,你要试着放下些什么

比如轻装出行。比如脑袋里

不要生出那么多枝枝蔓蔓

你暂且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或妻子

没有儿女,没有工作

没有财产,也没有钥匙

你没有前去要办的事

也没有回头要补遗的事

你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不会

没有谁教过你什么。你先试着

做一片秋天的落叶,随风而走

或是流水中的一部分,变形

分身。你不要迷恋

那些美好的事物,包括

美好本身,不要。你先脱离规则

脱离一些美学的思维

赤裸裸地,先自己长一长

长出你生命中,还纯粹的部分

 

 

听者

 

你知道

我一直尊重一棵树,一株草……

 

很多时候,我们有着长时间的对峙

它们是优秀的听者,拥有高雅的身姿

 

悲伤的事不怒

开心的事不喜

 

甚至不屑于

我所有奇怪的陈情

 

请原谅,我有六月一样多变的天气

水是我,火也是我

 

请原谅,我的高尚和卑微

——它们窃取我太多的秘密

 

但,我是安全的

像一个横行无忌的娇子,逃离尘世

 

在它们跟前

做一个好人,或一个恶人

  文礼:1983年生,贵州黔西人。写诗、写小说,有作品入选《黔山文苑》《21世纪贵州诗歌档案》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