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苑 查看内容

何瑶兰诗歌《写信(外九首)》

2019-1-9 10:25|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281| 评论: 0|原作者: 何瑶兰

摘要: 写 信写一封信和写两封信,有什么不同呢?窗外,一只鸟如是问青黑色的我没有理它只任凭十二月在蓝色的信纸上 遗留下它白色的叹息比如一件连衣裙和一段C和弦的私奔而和弦D正和接骨木倾诉衷肠比如从干枯的藜芦丛里 溜 ...

写 信

 

写一封信和写两封信,有什么不同呢?

窗外,一只鸟如是问

青黑色的

 

我没有理它

只任凭十二月在蓝色的信纸上  遗留下

它白色的叹息

比如一件连衣裙和一段C和弦的私奔

而和弦D

正和接骨木倾诉衷肠

比如从干枯的藜芦丛里  溜出来的风

将我红格子的衬衫掳走

又送回来

 

再比如那只青黑色的鸟

破开窗子  大摇大摆走进来

叼走了我  和我的信

 

 

假想敌

 

假想有这么一个人

当我说粗话,学会辜负

四仰八叉躺在生活的网上的时候

 

他会告诉我,温顺是刀子,最能白进红出

而且往往让人,腹部海水泛滥成灾。

 

如果他是我的父亲的话

他一定会成为我的敌人

 

 

金耳环

 

是比山前水更柔软更璀璨的金耳环

是暗搭一艘无归依的舣舟,深陷荆棘的金耳环

 

是错误的爱恨,苦难和火焰的金耳环

风雪露宿多年,无端招惹怜惜的金耳环

 

是子女推翻统治,招兵买马,暗度陈仓

一只年轻的死鸟被无关紧要的金耳环

 

像正在遭罪的太阳,你的金耳环

是被细数,被冷落,被呻吟,被乞讨

 

是你典当害人的慈母之心,从小摊边捡来

饲养贪心的大象的金耳环

 

而潮汐正在蔓延。潮汐正在隐退

 

 

原 谅

 

此刻,门楣外的月光还没落下

雪也还没化尽,一些绿色早已按捺不住

 

屋内灯光昏暗,水壶伺机而动

似乎不打算放过,任何的风吹草动

 

此刻,我左手边坐着我的祖父

右手边坐着我的祖母,他们正在打盹

 

而我在干什么?我正在画画

我画我们,我画的我们总是没有眼睛、鼻子、嘴巴

 

仿佛我们生来便是这样

仿佛往后你拿起这些画

便再记不起我

 

 

天 真

 

小时候,披上一床被子

就以为披上了满山草木犀

 

星星们都是些说话算话的大人

它们说掉便会掉下来,入千亿双眼睛

 

苦瓜花总是摇摇摆摆,这轻飘飘的信仰

和睡在桑树下的大土狗一样

都是亮晶晶的黄

 

生活应该是扳开葫芦的样子

外面很重,里面很轻

 

而且,夜色很美

 

 

立 冬

 

要加油拔头上的大菽茨

然后松土,浇水,种植深冬

种植一条翻着白肚皮的鱼

 

要加油吃饭,吃苦难的颂歌

让身体多肉,多肉后更易吐纳

哦,这孤绝的可怜物

 

要加油爱一个人,爱春日里的白菊花茶

可以一起置良田,置悲喜

置几个古人高谈阔论

 

要加油打造一条长木凳

让我死去的亲人坐上去

让我的猫也坐上去

 

 

青玉案

 

阿芙洛狄忒是在哪里点燃的?她给了韭菜花越来越

迟钝的理由,诸如再怎么挺拔的河流。

都会被投河的石子变异折腰

你该相信,如果你把它放进一匹脱缰的马

闪亮的毛发中,凤尾焦就会长出石榴花

 

然后一场大火烧掉剔去的孤独

我扯着你的脸大笑,池塘里袒露的白月光扯着我

风一吹,我们就碎了

——“我们都是有罪的人”

 

我是故意唱给你听的:南北东西,南北东西……

正如巴山夜雨是故意留给秋池发酵的

至此,这些薄命的东西

终于与我紧密相依

 

 

苦瓜花

 

很多时候,我一直看着它

看它苦水溢出的内部,看明媚

之色招摇撞骗。山色晃荡走进它

 

连同瘦弱的众生:

比如那条靠着破木桩打盹的老黄狗

但更多时候,我杀害它

 

我杀它的时候,以为在杀一颗星星

以为会有一些不中用的泪水

和我反目为仇

 

 

 

 

月光皎洁。

昨夜躲着画画的那两个人,今晚

是否相安无事

而月光皎洁。他们必须袒露

必须隐隐作痛

 

我不敢掩藏什么

甚至那件,往年的

藜芦丛里的

红格子,衬衫

 

 

四季豆

 

白云空荡荡的。我在院子里坐了一天

旁边的四季豆也是

 

很多时候,我相信它是谦恭的

悬挂在足够的悲伤中。等星星落下

等祖母的手一抖

它就能抵达另一个辽阔

 

而我还必须接受

它义无反顾的折断,一节一节

然后躺着祖母灰色的碗里



  何瑶兰女,1999年生,土家族,贵州德江人。现就读于贵州民族大学,系贵州民族大学黔风文学社社员。诗歌散见《山花》《诗潮》《散文诗世界》《中国诗人》《梵净山》等刊入选2018中国最佳诗歌》等选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