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贵州 查看内容

王沾云散文《行吟在木咱坝子的时光里》

2018-12-29 15:50|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59| 评论: 0|原作者: 王沾云

摘要: 一读懂了时光,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经年苦乐,蓦然回首才发现灵魂的居所,还在木咱万亩大坝。匆匆脚步万般追寻,老去的是青葱容颜。匆匆脚步千般跋涉,沧桑的是阳光韶华。回首逝去的时光,一串串深深浅浅的脚印,已 ...


读懂了时光,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经年苦乐,蓦然回首才发现灵魂的居所,还在木咱万亩大坝。

匆匆脚步万般追寻,老去的是青葱容颜。匆匆脚步千般跋涉,沧桑的是阳光韶华。回首逝去的时光,一串串深深浅浅的脚印,已在岁月深处淡化成了一缕若有若无的记忆。

平淡的日子里,坐在老屋前的槐花树下,端一壶清茶,品一杯米酒,听一曲能够唤醒往昔记忆的音乐,唱一首能够回味往昔苦乐的老歌,让心念如门前小沟里的潺潺流水,平静地在木咱万亩大坝里,千回百转地流淌,流淌成百转千回的情感回归。

平淡的日子里,行走在木咱万亩大坝纵横交错的阡陌上,寻找生命最初的那份平淡与简单。尘世的喧嚣,俗事的纷扰,虚荣的浮华,都在木咱万亩大坝的旷达中随风远去。心念如同拂过田坝里的微风,轻柔得像恋人的发丝在面颊边飘逸,撩拨得让人如醉如痴。人生的荣辱得失,人生的悲欢苦乐,已在不知不觉中还给了时光。呼吸一坝清新的宁静与安然,我已然回到了生命最初的简单。

平淡的日子里,我把心扉打开,将自己的身心与木咱万亩大坝融为一体,心间顿时充满了阳光开满了花朵飘逸着白云。漂浮在木咱万亩大坝上的云彩,是我散漫的思恋。流淌在木咱万亩大坝里的溪流,是我婉转的心语。绽开在木咱万亩大坝间的花朵,是我浪漫的表达。将身心融进木咱万亩大坝里,时光在空旷与豁达中放慢了脚步。心念如同茶壶里溢出的芬芳一样清淡纯净,若有若无犹如氲氤萦绕,丝丝缕缕袅袅飘逸时断时续,入鼻沁肺令人心定神怡。放下忙碌,拾起闲适,读一卷闲书,吹一曲洞箫,唱一首山歌,品一杯清茶,饮一杯米酒,我慢慢地品尝着人生的安暖,慢慢地在时光里老去。

 

 

站立在木咱万亩大坝里,我听到了时光在岁月里行走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渐远渐淡,融进田坝里深深浅浅弯弯曲曲的河沟中,化成了我额上深深浅浅弯弯曲曲的绉纹。

在绉纹深处,前路的辽远与苍茫,正在时光远去的背影中黯淡。绿禾点染的季节,我的心念平静成了一泓长满水草的泥凼,偶有涟漪泛起,也在泥色与草色的交融中归于宁静。

宁静的木咱万亩大坝,季节的颜色让时光的脚步变得缓慢。我似乎看到,木咱万亩大坝缤纷的花海里,时光的喜悦正扬溢在喜悦的颜容里正飘扬在悠扬的歌声里。我似乎看到,木咱万亩大坝现代农业的大棚里,时光的喜悦里正在书写着农耕文化的时代新内涵。

站立在木咱万亩大坝里,时光的匆匆脚步变成了季节的蛙声。蛙声在傍晚的霞光中,时急时缓,时紧时慢,时多时少,时远时近,编织成了一曲婉转悠长韵味独特的季节曲调。蛙声让时光停留,停留在季节的霞光里,绚丽成了烙在心里的图画。蛙声让时光溯流,溯流在季节的霞光里,灿烂成了烙在心里的乡愁。

站立在木咱万亩大坝里,听着季节的蛙声,我仿佛回到了久远的往昔。那是一个蛙声起伏不断的傍晚,我在木咱万亩大坝的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沟边,遇到了一位美丽的女孩。她背对傍晚的霞光,坐在河沟边,抱着一把吉他正在专注地弹奏着,披肩长发在逆照的霞光里闪着金色的光芒,不停地在河沟里摆弄的双足,搅起一串串泛着金光的水珠。远山雄健,近水幽静,一个季节的蛙声与美女的弦韵,让我站立成了凝固在时光里的塑像。

读懂了时光,人生的苦乐,都是人生难忘的诗意。木咱万亩大坝的诗意,在时光里悠长成了我悠长的记忆和乡愁,每每想起,就会陶醉……

 

 

时光在木咱万亩大坝里,浸润着季节的芬芳,被岁月酝酿成了酽酽的醇香,弥漫一坝肥沃的田土。

木咱万亩大坝静静地吮吸时光酝酿的醇香,送走了一个又一个季节。春花烂漫绰约,夏夜蛙声如歌,秋日稻香幽远,冬天麦绿流翠,木咱万亩大坝内在的诗意,每个季节都令人陶醉。

陶醉在木咱万亩大坝的季节里,我忘记了时光。

晨曦里的雾霭,丝丝缕缕,缕缕丝丝,飘绕在田坝边的山腰间飘逸在山脚下的小河里飘然在小河边的田禾上,让空旷的木咱万亩大坝变得更加静谧更加朦胧,静谧得可以听得到露珠在花瓣上滚动的声音,朦胧得让我感觉到正在绽开的花朵就是恋人对我微笑时的面庞。

一直以为,在木咱万亩大坝里静听花开的美妙声音,在想象中与恋人的目光对视,时光便会在岁月里停留,让自己的人生在岁月里永远流淌成美妙的诗意。

这,只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意。事实上,时光的意象,就像季节的花红草绿,总是悄悄的来了又悄悄的走了,闲适的惬意,忙碌的无暇,都不会留意。只是,偶尔间俯下身子,才会在蓦然之间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步履蹒跚。

抬头远望,木咱万亩大坝西边的山坡,正在落日的霞光逆照中金光闪烁。

从晨曦到落日,不管你是悠闲自得,还是忙碌不停,无论你是欢乐喜悦,还是悲伤痛苦,无论你是满面微笑,还是一脸愁容,一天的时光,都悄悄地从木咱万亩大坝经过了,从不停留。

时光不停地流淌,季节不停地更替,岁月在时光与季节里变得日益沧桑。但在沧桑岁月里变老的只是人,木咱万亩大坝却永远不会老。

站立在木咱万亩大坝里感慨岁月的沧桑,终于读懂了时光,终于知道,只有站立在天地之间,才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下了一场小雨,木咱万亩大坝的空气变得更加清新天空变得更加透彻田野变得更加爽朗。

细雨轻风中,我站立在木咱万亩大坝的一根弯曲的田埂上,感觉到自己正慢慢地溶化成一丝细细的雨水,慢慢地渗透到脚下的泥土里,与泥土的气味缠绵着,缠绵成了季节的一缕细细的芬芳,让时光在下雨的时刻,缠绵成一首萦绕在岁月里的婉约诗词。

岁月的沧桑凝固成了我额上深深浅浅纵横交错的皱纹。时光的缠绵演绎成了我头上稀稀疏疏彼此相依的花发。我的慨叹从绉纹的深处挤脱出来,就像骤雨过后河沟里的流水一样浑浊。穿过花发的手指伸到眼前晃悠,丝丝缕缕的花发便在浑浊的目光中飘落。飘落的发丝,在浑浊的目光中,在浑浊的慨叹中溶化,溶化成了一缕渺渺烟尘,在细雨轻风中渐渐飘散得无影无踪。

是的,站立在木咱万亩大坝里,我渺小得就像一丝烟尘。

时光在木咱万亩大坝里流淌,积淀的是农耕历史的悠远和稻作文化的厚重。季节在木咱万亩大坝里更替,焕发的是时代的激情和奋发的张力。木咱的历史与文化,木咱的激情与张力,是我的精神动力。我的人生离不开木咱万亩大坝的滋养,我的岁月离不开木咱万亩大坝的容纳。

但是,木咱不属于我个人所有,也不属于其他任何个人所有。木咱属于宽广天地,属于芸芸众生,属于悠远岁月。所有的人,都只是飘悠在木咱万亩大坝里的一粒渺小的尘埃。

繁花如锦,是季节书写在木咱万亩大坝的诗句。

绿茵如织,是时光点染在木咱万亩大坝的生机。

漫步在木咱万亩大坝里,我仿佛听到,时光谱成的音乐,正从天际边的丛山叠岭中,悠悠传来。山头的云端上,正有一位长发飘逸的仙女,弹着月琴,把人心的善良与淡然,变成悦耳的琴韵,洒向木咱万亩大坝……

 

 

 

  王沾云:男,布依族,1971年12月生,现任中共黔西南州政策研究室副主任。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4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学员。在各类媒体发表文章260多万字,有30多件作品在州级以上评比中获奖。出版有报告文学集《我的父老乡亲》、长篇散文《家园记忆》《家园长歌》、散文集《人生如猪》、政论散文集《穿透时代的话语》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