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精读 查看内容

王剑平谈卡佛:像一个人一样活着并非易事

2018-12-29 15:12|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637| 评论: 0|原作者: 赵毫|来自: 漫阅读都市读书会

摘要: 王剑平谈卡佛:像一个人一样活着并非易事▲ 作家王剑平正在作讲座12月21日,作家、贵阳市作协副主席王剑平做客精读堂第22期,以“像一个人一样活着并非易事——谈美国作家卡佛”为主题,系统讲述了被誉为小说界“简 ...

王剑平谈卡佛:像一个人一样活着并非易事

 


12月21日,作家、贵阳市作协副主席王剑平做客精读堂第22期,以“像一个人一样活着并非易事——谈美国作家卡佛”为主题,系统讲述了被誉为小说界“简约主义”大师的美国作家卡佛的个人生活、作品特点及对世界其他作家的影响,以此阐述自己对于卡佛的认识。活动现场,王剑平还把卡佛与狄更斯、托尔斯泰等作家的创作特点进行比较,以此说明作家对于世界文学的独特贡献。

 

▲  作家王剑平正在作讲座

卡佛其人:像一个人一样活着并非易事

 

讲座开始,王剑平便对主讲对象给予高度评价。他说,雷蒙德·卡佛是“美国二十世纪下半叶最重要的小说家”,被誉为小说界的“简约主义”大师、“继海明威之后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短篇小说作家”。卡佛一生写过65篇短篇小说,还出过诗集,写过少量散文。他的小说结构紧凑、叙事干净、语言冷峻,更重要的是,他以全新的面貌阐释了小说的另一种可能,也颠覆了传统小说的许多观念。

但这样一个取得巨大文学成就的人,生活却过得平凡而艰辛。据王剑平介绍,自19岁开始,卡佛为了养活两个孩子,便为生计奔忙,做过锯木工、加油工、搬运工、清洁工、邮差、看门人等工作。按卡佛自己的说法:“要把牛奶和食物放在餐桌上,要交房租,要是非得做出选择的话,我只能选择放弃写作。”因此,无论是数量、质量,还是写作风格,生活对他的文学成就都有着决定性作用。

“‘文学能否改变我们’?事实上,卡佛也为此困惑。就卡佛而言,他的一生似乎正好回答了这个问题。”王剑平说,1967年卡佛的小说入选《美国最佳短篇小说选》,那年他的父亲去世,经济破产;1968年,卡佛出版第一本诗集时,却不得不去好莱坞卖电影票维持家境;1970年,他在第二本诗集出版时被公司解聘,只能靠失业救济金生活;1976年,他的第一本短篇小说集出版,但不得不卖掉房子去付因酗酒住院的医疗费;1983年开始,成为职业作家的卡佛终于可以不必为经济发愁,且《大教堂》出版即被提名普利策奖。生活看似有了好转,但1988年小说《差事》获欧·亨利奖时,卡佛因病却突然辞世。

“纵观卡佛的一生,他就像一个坐在四面透风凉亭里无处可依的人,他看着眼前的车流一辆一辆汇入高速公路。没人走近他,没人在乎他,他感受的是人心的苍凉。”王剑平表示,通过阅读,自己也理解了卡佛的话:“像一个人一样活着并非易事”,也理解他活着的困苦,以及期盼与生活和解的愿望和善意。


 

 ▲  讲座现场

卡佛其文:大背景下的小叙事、深切口

 

“任何一个作家都写自己的生活和时代,一些小说尽管有历史的外衣,但它仍然无法摆脱作者生活的时代与历史的关系。卡佛写自己的时代,写自己熟悉的生活。”王剑平说,上世纪70年代,美国爆发过两次经济危机,影响一直持续到80年代。期间,美国进行了经济产业调整,开展了一系列经济改革活动。卡佛的创作时段贯穿这个背景,也因此被称为美国文坛罕见的“艰难时世”的观察者和表达者。

但与描写宏大背景的作家狄更斯不同,卡佛不写宏大复杂的社会关系,也不构建更多、更复杂的人物关系,他只注重人物复杂内心的表述。卡佛如此简单,以至于被冠以“极简主义者”的标签。此外,与托尔斯泰的《复活》、这部批判现实主义文学作品的高峰相比,卡佛不描述经济危机、不写产业调整,也不写经济改革,甚至不描摹社会背景、不写工厂环境。他的小说内容大多取材于自己的生活经历,把小说场景构建在一个简单、流动的画面里,像一出独幕剧的演出。在这个场景下,他通过失业者、破产者、离异者、酒鬼等群体,描写自己最熟悉的人心。

“人情冷漠、世态炎凉,卡佛对自己的体会进行感受式书写,纷繁的生活在他的笔下被剥去了外衣,除却了小说虚伪的诗意。小叙事、深切口,构成卡佛小说的一个独特面貌。”王剑平表示,继狄更斯、托尔斯泰之后,十九世纪以来的社会生活发生了巨变,新的时代、新的生活、新的精神面貌需要新的表现手段,这时的人类开始对群体而不是个体产生怀疑,文学也开始由对社会的“广泛概括”转向个体内部寻找最基础、最根本的东西。卡佛的书写,正是在大背景下推动小叙事繁荣的一个案例,他让一种全新视角的小说成为可能。

“事实上,卡佛的小说影响了日本的村上春树,也影响了一大批中国作家。”王剑平表示,如余华、韩东、苏童、李洱、徐则臣等作家,都书写过与卡佛小说纠结的感受。苏童就毫不忌讳地说:美国作家中自己最倾心的是雷蒙德·卡佛,从中发现了一种自由精神,带给自己一种崭新的目光和一个新的切入点,非常好地解决了自己在小说创作中的问题,如何把日常生活与我们所探讨的关于人的处境问题、人与人、人与世界不可调和的关系处理好。

而王剑平自己,也从卡佛那里获得了启发。他说,自己创作一个关于丈夫历尽艰辛把亡妻背回家的短篇时,曾一度拿不准该怎么写。后来看了卡佛的小说《凉亭》,于是获得了启发,并写出《冬雨》这一短篇。“我当时渐渐明白,其实只要一个过程,不需要有个完整的因果链。一个无头无尾的故事,似乎可以容纳更多的内容、更大的体量,至少从外观上看,更能体现人心的背离与撕裂。”王剑平说。


王剑平:男,六零后,汉族,1992年开始文学创作,在全国各级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理论随笔若干,作品入选多种选本,有作品译介国外发表,获德国之声国际文学大奖最高奖,应邀出席法兰克福国际图书博览会小说论坛。著有《城市形状——王剑平中短篇小说集》,长篇小说《黔中护宝记》(《护宝记》),《人间烟火——德国之声文学大奖优秀作品文集》(中德文对译本)、散文集《荒谬的眼睛》等。中国作协会员、贵州省作协理事、贵州省文史馆特聘研究员、贵阳市作协副主席,专业作家。原《花溪》文学月刊编辑,《艺文四季》综合文化季刊副主编,编辑公开发行图书40余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美哉,松杉
  • 山高镇不远(随笔)
  • 建党百年贵州文学研讨座谈会在修文县举
  • 血花(短篇小说)
  • “新世纪西部作家论坛:王华、肖江虹作

图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