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苑 查看内容

邱力小说《小春是条鱼》

2018-11-9 10:16|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43| 评论: 0|原作者: 邱力

摘要: 小春是条鱼邱力夜里突然响了个惊雷,春老太在雷声里落了气。这吐出的最后一口浊气,如同长途跋涉的人终于抵达目的地后卸下了背负的重担。春老太享年78岁。按照当地风俗,死者可添加天一岁地一岁的阴寿,春老太刚好满 ...
小春是条鱼
邱力


夜里突然响了个惊雷,春老太在雷声里落了气。这吐出的最后一口浊气,如同长途跋涉的人终于抵达目的地后卸下了背负的重担。春老太享年78岁。按照当地风俗,死者可添加天一岁地一岁的阴寿,春老太刚好满80。春老太停止了呼吸,但意识尚在,知觉仍存,只是浑身僵硬不能动弹。耳畔中听到屋外风雨大作,间或响起的电闪雷鸣仿佛把天穹撕开了一个又一个大口子。春老太蜷缩在床上,想隔壁屋的团矮子为何不过来看看自己?又想那嫁到省城的女儿小碗,如果知道自己去世,会不会赶来见上最后一面?还有小死鬼,这个和自己生活了快10年的养子,这么大的雨夜,也不知能不能来?这样想着,就听见小屋的门呀地一声被轻轻推开了。

是团矮子,那熟悉的体味,隔老远就扑面而来。团矮子走到床前,先用手指放在春老太人中,又俯下头听了听心跳,然后轻声地唤:“小春,小春”。团矮子的呼唤带着哭音,哀哀的,沙哑得就像是从一台老掉牙的唱片机里发出来的一样,就像是三十多年前他们那次见面时,团矮子死乞白赖地在床上一个劲叫着春老太的乳名:“小春,小春”。春老太真是没出息,每次团矮子这么一叫,她的心底就会立马升起一股暖意——即使是现在正在告别人世,也不由得触了电似的激动。团矮子粗糙有力的双手上下按摩春老太的身体,这样过了一会儿,春老太的四肢不再像刚才那么僵硬冰冷,仿佛又活转过来一般。“小春啊,你安生躺好。别害怕,小春,该来的自然会来,我会把你的后事办得风风光光的。”团矮子拉了条小板凳,在床边坐下。你倒是赶紧给小碗和小死鬼打电话啊,算好了挨不过这两天的,东想西想的有个屁用?春老太口不能言,手不能动,平展展地躺在床上干着急。春老太不知道,团矮子此时正在给小碗和小死鬼分别发短信:你母亲已去世,请速回办理后事。春老太的女儿小碗,逢年过节都难见一面,平时打电话商量个事,做女儿的也是爱理不理。生怕春老太不光彩的个人史会继续败坏自己声誉似的。更何况现在是半夜,电话即使通了,小碗也不一定会赶回来。小死鬼在城郊一家氮肥厂上班,三班倒,现在不知在干吗。还是发短信妥当。团矮子从身上摸索出一颗香烟含在嘴角,右手颤抖着啪地点燃,抽第一口后猛地想起什么,紧闭了嘴到屋外将那一口烟吐向雨夜。这么多年,因为春老太闻不得烟味,每次抽烟,团矮子都会自觉地躲到外面去抽。即使现在他们已阴阳两隔,团矮子这个习惯一时也无法改变。躺在床上的春老太猜得到团矮子此时必定是去外面抽烟了,就在心里骂道,你个矮子鬼,这么大的雨,若是把你淋病了,看谁来料理我的后事?屋外的风裹挟着雨直往房间里灌,吹开小屋窗户的同时,似乎也吹开了春老太关闭着往事的许多窗户。反正躺在这样的雨夜里,回忆往事不失为一种渡过漫漫长夜的好办法。

 

那年春天,即将迎来临盆之喜的春老太晃动着笨重的身躯,随同丈夫从小镇搬进夕街。那年春天,他们居住的院落里两棵银杏树枝繁叶茂,银杏树叶像无数的风铃响彻晨昏。树与树之间悬挂着一根细铁丝,铁丝上系着一长溜的小孩尿布如万国旗般迎风飘扬。年轻的母亲斜坐在树下,半裸着一枚饱满的乳房奶着小孩,丰沛的乳汁散发着醉人的芳香,让整条街区的人们流连忘返。丈夫宝贝一样宠着妻子,听说吃鱼能发奶,又能美颜,就几乎三天两头地专门为妻子买鱼。草鱼、鲢鱼、鲶鱼、鲤鱼、鳜鱼……这么说吧,但凡菜场上能见得到的鱼,丈夫都会想方设法地为妻子买来。有时,鱼买回来一时不想吃,就在院子一角挖了个池子,养着。闲暇时,妻子看着池子里的鱼儿发愣,池子里的鱼儿也看着妻子发愣,她们好像有想不完的心事。

丈夫逗趣道:“怎么,想变成鱼啊?”

妻子用树枝撩着池子水:“就变成鱼怎么了?做人都做烦了。”

丈夫过来抱住妻子胳肢:“你要是变成鱼,小心被人吃了。”

妻子忍不住笑起来:“才不会哩,我会飞。我是一条会飞的鱼儿。”

丈夫还是个勤快人,每天起早贪黑的推了辆简陋的三轮小车走街串巷。车上装了个玻璃柜子,柜子正面贴着“北方面食”四个红字。他们卖的是些包子大饼馒头之类的面食,份量都挺足,馅料花样也多。买的人都说味道不错,吃完了还来买。那时候的春老太不叫春老太,叫小春,当然只是丈夫这么叫。人们大多叫她春妹子。

——春妹子,你们家这些面食咋个这么好吃呢?特别是你的肉包子,是你和的面吧?

——春妹子,你男人成天跑东跑西的做生意多辛苦啊。留你一个人在家,就不怕有人打你主意?

街区的闲人趁着春妹子的男人不在家,涎着嘴脸往院子里凑。春妹子后来干脆在男人不在家时,紧闭了院门。春妹子称呼丈夫为死鬼,原本以为这样喊贱些能长寿,可这么喊着喊着,女儿刚好满周岁时,丈夫就真的成了死鬼。丈夫死于一场和亲朋好友的欢聚。席间,不善饮酒的丈夫被灌得烂醉如泥。回到院子,丈夫歪倒在左手边那棵巨大的银杏树下,再也没能醒过来。送走了死鬼丈夫,春妹子独自推了三轮车,背负着女儿在街头巷尾继续卖面食。

转眼间,女儿小碗可以满地乱跑了,人们这才发现原先模样清秀性格腼腆的春妹子变得麻利甚至泼辣了。有一天,夕街口吃早餐的人们看见一块“春妹包子铺”的牌匾挂在一家铺面门头上方。春妹子正在热情地招呼上班的行人。原来春妹子已悄然将流动摊点升级成了固定店铺。每天大清八早的,春妹包子铺第一个开张,只见春妹子动作麻溜地拆开门板,生火,加水,六层高的铝制蒸笼搭积木一样叠放在灶台上。取出头天晚上调制齐整的猪肉粉条馅、富油洗沙馅、榨菜三丁馅,春妹子左手朝上掂面皮,右手旋转着把面皮团拢,再轻轻一拧封住口子,一盏小灯笼似的包子就成了。等到这边的蒸锅水呼噜噜翻天冒滚,那边的包子也整齐划一地排列在案板上等待上锅。人们从夕街里懒洋洋地走出来时,第一笼包子刚好出笼。包子铺门口就聚了一排翘首以待的食客,店内店外,人声喧哗,蒸汽缭绕。春妹子笑吟吟地跟熟客打着招呼,系了沾满面粉的围裙在店内,忙碌着收钱,找零,递一盏盏小灯笼似的包子。整个街区逐渐苏醒兴奋起来,人们都感觉这一天的开始起于春妹包子铺。女儿小碗已经读小学三年级,头上别着枚粉红色的蝴蝶发夹,屁股上颠着个印有米老鼠和唐老鸭的小书包,手上拿着刚出笼的包子就上学去了。

团矮子是在第二年秋天出现在夕街的。

那时候,团矮子可是个长相身材都很敦实的小伙子。他在春妹包子铺隔壁开了间卷粉店。这是小镇第一家现场加工卷粉店。一开张,就吸引了大批顾客。店里现场加工售卖卷粉。先不说卷粉吃起来糯糯的安逸,加工现场就是个微型小舞台:一台电动石磨不停地转动着,磨口处山泉般流淌出细细的白色米浆,舀一瓢米浆倒入四方形的薄铁皮盘子里,然后双手持盘,上下舞动,使米浆均匀涂满盘面,再迅速将盘子插入电动烧烤架的格子层里。团矮子人矮但身手敏捷,在大家好奇的注视中舞得团团转。很快,夕街口上就形成了两列队伍。一列以上班族为主,排在春妹包子铺门口,一列以中老年人为主,排在卷粉店门口。因为卷粉可以任意包些可口的食物当早餐,吃起来像东方汉堡包。团矮子又会做生意,不仅卖普通的卷粉,还卖凉拌粉、锅巴粉、荞麦粉,还玩杂耍似的卖。买卷粉的中老年人群里就逐渐加入了许多年轻上班族,并且排着长队的人常常挡住春妹包子铺大门。

春妹子急了:“喂,矮子鬼,你还要不要我做生意了?”

团矮子陪着笑脸:“春妹姐,忙完我请你吃酸菜鱼。下次我一定注意。”

可下次那些排队的人仍然挡住春妹包子铺门口,看着都让人焦急。春妹包子铺的生意每况愈下,再这么下去,早晚关门大吉。倒是小碗的早餐和衣服变得焕然一新,今天是肉丁蔬菜包卷粉,明天是新款的李宁牌运动服。

团矮子一开始是睡在店铺里的,每天上门板关门后,店铺内就安放了一张行军床,团矮子就睡在这张略显窄小的床上。后来的某一天早晨,人们在卷粉店外左等右等不见开门。正准备走,就见春妹子和小碗还有那个团矮子一起从院落里出来。当着大伙的面,小碗对春妹子和团矮子亲热地说:“妈、爸,我上学去了啊。”人们的脸上掠过一瞬的惊讶,再仔细瞧了瞧春妹子和团矮子,还有小碗渐行渐远欢快跳跃的身影,便全都释然了:这才是完整的一家子嘛。

 

“——轰隆隆!”

又响了一声惊雷。也许还伴有闪电?也许小碗已经知道自己死亡的消息正从省城赶来?也许小死鬼明天一早等雨停歇了也会赶来?团矮子却没了声息,不知道他将自己的死讯向所有亲友发布了吗?这大半夜的,不老老实实陪在身边,瞎跑什么呢?在这个雷雨之夜,春老太心里虚虚的没底。想像中,黑白无常已然接到勾她的文牒,正飘飘乎乎从地府赶来带她上路。这么大的雷雨,是否可以阻碍黑白无常的行程?阳世间本来就活得沟沟坎坎的不顺畅,难不成死了也要遭遇这样的恶天气?刚才的惊雷如一把利刃将春老太的回忆切断,眼前一下子就变成了无声的黑暗世界。春老太想呼喊,却发不出声。想睁眼看看四周,眼皮却沉重得像铅。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人死如灯灭啊。好半天,黑暗中透出些许光亮,像儿时停电的夜晚大人们用手电筒在相互摇晃着照耀。她看见小碗头顶上九岁半的天空忽明忽暗的,那个叫春妹子的女人脸上的表情忽喜忽悲的。许多的人声嘈嘈杂杂,听上去这些人声好像是在劝慰什么。突然间,又陡地响起吵闹声和砸东西的声音。无数条鱼在地上挣扎,伴着众声喧哗,还有鱼的腥味,许多错杂重叠的图像出现在以天空为背景的幕布上。不一会儿,所有声音和图像全都消失殆尽。再想努力连接刚才的回忆信号,已经时断时续的难以为继了。现在,春老太在回忆往事的途中出现了偏差和跳跃。

 

“别人都叫你春妹子,听上去好像是自家的一个亲妹妹。我……我……怪难为情……今天我能不能叫你小春?”

“除了我爹妈和老公,谁都没叫过我小春,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我们俩都好这么长时间了,我知道你对我好,我对你也不赖啊。”

“还不赖啊?每次来了都赖着不走,小心邻居发现你这个矮子鬼。”

“发现了才好,才能证明我们是一家人。小碗昨天都叫我爸了,嘻嘻。”

从那天开始,春老太默许团矮子叫自己小春,而自己也情不自禁地把团矮子老公、老公地叫。每回,春老太看着团矮子穿上衣裤,在外屋抽完一棵香烟,仰脖喝完茉莉花茶,直到背影远去。看着看着眼神就有些迷离。有一瞬间,春老太想,男人才是家里的顶梁柱啊。可团矮子一提出要跟她扯结婚证,名正言顺地在一起过日子,春老太就一口拒绝。问急了,就说自己克夫,做朋友可以,做夫妻倒霉。这当然是胡说,但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有让团矮子不解的一件事:春老太迷上了潘虹演的杜十娘。家中的影碟机中保留节目就是这部百看不厌的《杜十娘》,每每看到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时,春老太就唏嘘不已,潸然泪下。

有一天,小碗回家把书包一丢,怒气冲冲地质问春老太:“你说,你以前是不是个鸡婆?!我亲爸到底是谁?!”春老太和团矮子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问,原来是班级上的同学上体育课时,编了段顺口溜来跳皮筋。“老鸡婆,棒棒戳。生个崽女小鸡婆。小鸡婆,到处爬。见了男人就叫爸。”据说,编顺口溜的同学父母和春老太来自同一个镇子。早些时候,你如果偶尔逛到那个镇子,在一些人家的院落门口看到有妇女在纳鞋底或是在择菜什么的,你多瞅一瞅她们,她们如果迎着你的目光微笑并招呼你进屋坐一坐。那你可能就是遇到了做那种生意的女人了。跟站街女不同的是,虽然春老太她们也被人唤作鸡婆,但她们是在自家的房屋做生意。和客人特别是熟客的关系就有点儿剪不断理还乱。日久生情的事也常有发生,发生之后收不了场的事也时常让镇上人们谈论好一阵子。如那同学父母所言,春老太是跟其中一位熟客产生感情后,为避免骚扰搬到夕街来的,至于春老太怀的是否这个称为丈夫的种就不得而知了。

事情闹到最后,小碗竟然跟春老太断绝母女关系,独自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亲。那年,小碗高中毕业考取了省城一所大专学校。

 

雨仍在下,大雨从先前的杂乱无章转换为现在的节奏感十足。团矮子给春老太端了一盆热水,放在床前。再将春老太的身体辗转过来,让脑袋自然垂下。团矮子拿了瓶舒婷给春老太洗头,边洗边说:“小春,刚才我去柴棚看了看那口老木,这么大的雨怕淋坏了哩。你放心好了,包括你那老衣,都没事。我把你伺候得干净舒服,到那边体面得很。”团矮子给春老太洗头很有经验,如同当年用米浆摊卷粉,熨帖到位。洗完头后,就从床底的箱子里取出春老太的老衣。是一套黑色绸缎的老衣。上衣绣有黄色的龙和凤,鞋子是千层底。为了迎接死亡,春老太早就做好了准备。团矮子又打了盆热水,比刚才的水烫。他要为春老太擦洗身子,烫水可以让春老太已经冰冷的身子最后感受一下人世间的温暖。春老太的确感受到了热量正一股股地从皮肤表层渗透到骨子里,这么用力细致的擦洗,皮肤肯定泛起了红光。在为春老太穿老衣时,团矮子遇到了一点困难:春老太僵硬的四肢不太配合自己,直棱棱地杵着。好一会儿,才将春老太穿戴整齐,团矮子累出了一身汗。“你放心,小春,天一亮我就请人悄悄把你送回镇上。那块地给你留着哩。你幸福啊,还有我给你打理。等哪天轮到我,只好挨火烧了。”团矮子已经思谋妥当,等天亮后,就找个面包车,将春老太抱上车。对外,就声称春老太病了,要找乡下草医开药。他们是外来户,虽然街道办事处的人也常来宣传火葬的政策,但要瞒天过海也不是没有先例的。

这时候,团矮子听到大门有响动,起身去看,就见小死鬼像个落汤鸡似的站在屋里,身上还滴滴嗒嗒地往下滴着水,他没有带任何雨具。

“小死鬼。你干娘去世了,过来看看吧。”

小死鬼走过来,肃立在春老太的床前。他从湿透的衣服里摸出一支新鲜的黄色野菊花,花枝上还保留着四片叶子。小死鬼把野菊花轻轻别在春老太上衣的扣眼上。小死鬼说:“今晚我不走了。厂里已经请好了假。”

春老太枯瘦的手被一双粗大厚实的手握住,并不断摩挲。她知道自己的养子小死鬼回家来了。小死鬼一定是收到信息就赶过来了的,这么大的雨,唉!自己死了后,看不到他娶妻生子了。春老太费力地想,她感觉现在的意识已大不如刚刚死去那会儿清晰了。打开一扇回忆往事的窗户要拚尽残余的力量。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和众多鬼差的阴影就像是一群凶残贪婪的蝗虫,正铺天盖地地从地府深处飞奔而来。而自己的老身就是一片蝗虫们觊觎多年的稻田,被蝗虫们啃啮得荡然无存的末日正步步逼近。

 

小碗去了省城后,基本上就不再属于春老太的女儿了。春老太给小碗汇生活费和学费,小碗退了回来。换成团矮子去汇,小碗却接受了。真好笑,难道团矮子的钱不是她春老太的钱?听说小碗在学校有奖学金,学习还不错,又是文艺骨干,有男同学正在追她,心里就踏实了许多。也许小碗再长大些,就会谅解自己年轻时犯下的错误?可谁又知道小碗的亲生父亲是谁?那年月,春老太怎么就稀里糊涂地走上了那条路呢?光顾她的客人络绎不绝,那个后来被称为丈夫的男人的确是个难得的厚道人,可惜好人命薄。

小碗大学毕业前夕,春老太和团矮子的卷粉店走了下坡路,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她于是去找街道申请困难补助,街道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告诉她比她困难几倍的群众都没有得到补助,她这点困难根本算不上什么。“要自食其力,不要一有点儿困难就找政府。国家的困难人口比例还相当大,给你输血不如为你造血。”工作人员又苦口婆心地专门为春老太讲解了输血和造血的意义。听了半天,春老太搞明白原来是要让自己去学习一门技能,然后街道根据具体情况为她安排个合适的岗位。回去跟团矮子一商量,就参加了中医培训班,团矮子仍然卖卷粉,只是将店面退租,改为游动售卖。团矮子推的三轮车是春老太死鬼丈夫过去推的那辆。看见团矮子推车出门,春老太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这就是命啊!

等培训班结业,安排工作岗位时,却被告知要等下一轮。“不行,天晓得这下一轮要等到猴年马月?”春老太不顾团矮子劝说,特意打扮得神清气爽的样子,去找一开始给自己做思想工作的那人。春老太说:“感谢政府免费给我造血,我没有啥子表示回报的,只好唱首老歌来表达我的心情。”春老太就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北京的金山上》、《红星照我去战斗》。唱得虽说不太标准,但声音清脆响亮。吸引了许多正在办公和前来办事的人们前来围观。工作人员好言劝走了春老太。第二天,春老太又来唱,她肚子里装的一系列老歌此时派上了大用场。第三天,春老太正准备继续演唱,工作人员过来通知她去敬老院上班。

在敬老院,春老太的工作是护理。她为院里的老头老太们打扫卫生和拔火罐、刮痧。工作比从前轻松许多,收入也稳定。老头老太们都很信任这位年轻的春老太。天气晴好的日子,一群年老体弱的人聚集在院子里晒太阳,晒饱了,就脱去衣服,袒露出皮肉松驰的身子,嘻嘻哈哈地享受春老太为他们拔火罐和刮痧。春老太用一柄水牛角蘸了盐水或者菜油,将老人们的脊背刮出一道道血路,再用竹制器皿点了酒精球为他们拔火罐。随着“啵、啵、啵”一连串的声响,15分钟后,老人们身上盖满了红色的火罐印。一眼望去,好像是一堆被打上了“残次商品,发回检修”印章的货物。

有天下午,春老太忙碌着为老人们“盖印章”时,一个流浪儿溜了进来。

流浪儿七岁左右,瘦小精干的模样,不闹不缠,进来后看见春老太正忙得不亦乐乎,就在一旁递罐子送茶水,为春老太打下手。等忙完后就站在一边,也不言语。春老太问:“饿了吧?”流浪儿点头。春老太从厨房拿出吃剩的饭菜,拉个小板凳过来。流浪儿唏哩呼噜吃个精光。吃完,向春老太深鞠一躬,走了。第二天,还来。还给春老太打下手,且动作越发熟练。有点意思。时间一长,就成了敬老院里的小帮工。又过段时间,在众多老人开玩笑般的怂恿下,春老太就将流浪儿收做了干崽,还顺口给流浪儿取了个名:小死鬼。春老太不知自己当时怎么就脱口而出给流浪儿取了这么个名?

仿佛是上天为了弥补春老太和团矮子没有子女的遗憾,小死鬼对春老太和团矮子巴心巴肝地喊“干娘、干爹!”跟前跟后地像影子一样围绕着春老太团矮子转。

小死鬼长到16岁时,身子突然猛往上窜,他不仅头大而且手臂长可垂膝,身高到了1.8米,大家看他如同看个小巨人。小死鬼成了家中的主要劳动力。

小死鬼最开心的时候是遇到有人家办红白喜事。他有着异于常人的听觉和嗅觉,只要谁家鞭炮一响,小死鬼就会咧开大嘴乐,支愣着大鼻孔朝四面八方嗅,然后撒开大脚轰隆隆飞奔而去。婚宴上或者丧宴上,小死鬼的力气派上了用场。什么抬桌凳递碗碟,收拾这收拾那,任什么人只要一喊:

“小死鬼,过来!”

小死鬼就会过来按吩咐去办。小死鬼得到的报酬是一顿饱饭。主人家这时都会大发慈悲,管保小死鬼吃个够。临走时,小死鬼会到饭桌前张开五指,抓把糖果瓜子放进兜里。最重要的是将相对完好的糖醋鱼或蒸鱼用塑料袋打包,小心翼翼地带回家,让春老太在院子里独自享用。春老太吃着吃着就看一眼和自己一样苍老的银杏树,吃着吃着就会眼泪汪汪,她想起了当初搬来夕街时,坐在银杏树下,和死鬼丈夫边聊天边吃鱼的情景。

 

刚才,小碗已经打来电话,说是坐最早的一班客车赶过来,小碗还没说完就抽噎起来。团矮子相信,一会儿天亮了,会有更多亲友接到春老太的噩耗后迅速赶来。团矮子让小死鬼把湿透的衣服脱下来,递一块干毛巾给他擦身子。小死鬼说:“干爹,我干娘死了。往后,我搬过来跟你住。”团矮子看着眼前魁梧的小死鬼,觉得这个养子已经长大成人了,就说:“没事,我还能照顾自己。你要是想回这个家,我们俩爷崽打个伴也行。”屋外的雨势在逐渐减弱,刚才他们在院子外看了看,街区已经积水成河。全城的排水系统遭遇这样的雷暴雨,不内涝才怪。

 

此时,春老太的意识愈加模糊,皮肉与骨骼之间好像裂开无数道缝隙,清晨的风丝丝缕缕地穿透这些缝隙,又凉爽又舒畅。这是种从未有过的即将摆脱肉身束缚的感觉。恍惚中,春老太听到夜空里有人在念:“——时辰已到,投胎转世——”声音虽然遥远并且轻微,却听得真真切切。这么快啊?轮到自己投胎转世了?这辈子做人辛苦坎坷,下辈子换个活法算了。做条鱼最好。对,就做一条叫做小春的年轻漂亮的鱼。趁着这夜色里雨水泛滥的河流,悄无声息地游向大海。这么一想,春老太就感觉自己一下子挣脱了肉身,像是蛇蜕皮一样,把无用的皮囊留在床上,而新生命则不被人察觉地滑落于地,她轻盈地扭摆了一下鱼身,游弋到院子里,在第一缕朝霞的照耀下,纵身一跃,跳进了涛涛河水之中。

 


 

邱力现居贵州凯里。小说作品散见于《当代小说》、《绿洲》、《青年作家》等全国各文学刊物。从事新闻职业。系贵州省作协会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