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贵州 查看内容

电灯“抛弃”煤油灯

2018-11-6 10:38|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31| 评论: 0

摘要: 电灯“抛弃”煤油灯方洪羽2014年7月,我母亲去世。在清理母亲的遗物时,弟弟从老屋旮旯里搜出了好几盏煤油灯。当八岁的女儿看到这么一堆锈迹斑驳、形态各异的 “古董”时,既兴奋又好奇。她当然不知道这些“古董”是 ...

电灯“抛弃”煤油灯

方洪羽

 

20147月,我母亲去世。在清理母亲的遗物时,弟弟从老屋旮旯里搜出了好几盏煤油灯。当八岁的女儿看到这么一堆锈迹斑驳、形态各异的 “古董”时,既兴奋又好奇。她当然不知道这些“古董”是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走过的艰难而伟大历程的见证者,也是改革开放以来,勤劳善良的余庆人民励精图治,奋力拼搏,开拓创新,人民生活水平正实现由温饱不足到总体小康向全面小康迈进的见证者。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喵喵喵,猫来了,叽哩咕噜滚下来。灯翻了,油洒了,老鼠跑了,盘儿打了……”当明亮的电灯充斥我们生活的时候,煤油灯的回忆总能让人刻骨铭心,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星星在记忆的银河中不断闪烁,点亮了我的整个童年。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也就是改革开放的第二年,我出生在余庆县构皮滩镇一个交通极为不便且贫困的一个小山村。

从记事起,家乡的照明工具是以煤油灯为主。而且还清楚地记得家里最早使用的煤油灯是母亲用一个空墨水瓶制成的。这种简易、朴素的自制油灯灯光如豆,看书写字时必须把头凑近灯前才能看得清楚,而且冒出的一缕缕黑烟不仅熏得眼睛痛痒,鼻孔也黑乎乎的,稍不小心还会燎着头发或眉毛。为此,父亲省吃俭用买回来一盏带有玻璃罩子的煤油灯一一罩子灯。

罩子灯的光线比自制油灯光线亮了许多。有了这盏灯,我们天黑写作业就更加方便了。秋收时节,夜幕降临,满天星辉,罩子灯被放在堂屋里那张高大的八仙桌上,跳动的灯火发出清白的光亮。一家人围坐在小山似的玉米堆旁剥玉米。我们学着母亲的样子把外面那几层老玉米皮撕开蜕下,只留下最里层的两三张,然后反方向将它们捋直编织成串,挂在墙壁、屋梁闪烁的灯光和晶莹光润的玉米相互辉映,显得温暖而祥和。

再后来,父亲又用微薄的工资给家里添置了一盏更为新奇时尚的煤油灯——马灯。这是一种可以手提且防风雨的煤油灯,因骑马夜行时能挂在马身上而得名。它难得停留在锅台灶角,而大多时间在户外游走,与居家的罩子灯组成灯的家族,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就像是灯中的夫妻。母亲特别珍爱这盏马灯,除了我们学习时或者要为乡亲们赶制新衣、缝补自家人衣服外,一般不会拿出来使用,更不会让我们轻易碰触。母亲虽然不识字,但心灵手巧,绣得一手好花,也做得一手好缝纫。在无数个寂静的夜晚,家里总会传出母亲踩踏缝纫机那“嗒嗒嗒”的声音。母亲将马灯挂得高高的,在灯光的辉映下,一双巧手轻柔地理着布料,轻轻扬起的胳膊就像是在跳舞,朴实安详的脸上泛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在那个年代,不管是雪花飞舞的黄昏,还是凄雨菲菲的暗夜,只要望见窗户里散射出的灯光,寒冷和孤独就会在瞬间离我远去。曾记得,在无数个寒冷冬季的夜晚,我坐在昏黄摇曳的煤油灯下听长辈讲故事、做猜谜游戏或是用灵巧的双手不时在糊满旧报纸的墙壁上摆出五花八门的手影,惹得大家哈哈大笑,整个屋子充满了温暖和幸福。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时,家乡开始修建小型水电站。紧接着,一根根木电杆在村子里竖了起来,细细的电线牵进木房里,15瓦的白炽灯泡也安上了。只是一到枯水期,电站的发电量就会变,电压变低,电灯的光线越来越暗,往往三五天才供一次电,有时甚至一两个月都用不上电。

每到傍晚,我们就盼望着屋里的灯泡能发出光来,那电灯的开关拉绳不知被拉断了多少回。如果在某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开关被拉下后,房间瞬间亮了,心也跟着敞亮起来,我们就高兴得又蹦又跳:“灯亮了!灯亮了!……然而,如此幸福的场景并不能持续多久。过了一会儿,灯光就渐渐地变得微弱起来,大人只好又找出煤油灯来点上。

一阵风吹来,灯光摇曳,火苗舔着玻璃罩,升起一缕缕黑烟。抬头一望,灯泡里烧红的钨丝就像即将燃尽的蜡烛,已经奄奄一息了。尽管如此,大家还是期盼那些叫“电”的家伙能沿着这些木电杆和细电线翻越千山万水,带着源源不断的力量点亮村村寨寨、千家万户。人们深信:总有一天,构皮滩会建起大电站,“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梦想也一定会实现。

1989年,纳入国家水电开发的《乌江构皮滩电站的环境影响报告书》正式得到批复。“构皮滩大电站真的要修建了!”梦想就要成为现实,村民们兴高采烈,纷纷奔走相告。此时,记录着我童年点点滴滴的小乡村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中小型水电站工程建设如火如荼地进行,到处一片繁忙景象。电力设备设施开始有了质的飞跃,电压越来越稳,灯光也越来越亮。

到了90年代初,为加快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步伐,原国家电力公司与贵州省共同成立了乌江水电开发公司,对乌江水能资源进行全流域滚动开发。19999月,党的十五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上马“西电东送”工程。

2003年,就在我正式参加工作的第年,国家“十五”计划重点工程、贵州省实施“西电东送”战略的标志性工程一一构皮滩水电站建设正式启动。这是贵州省历史上最大的水电站工程,总装机容量达300万千瓦,最终于200912月实现了国产大型机组一年五投的伟大壮举。

如今,那一盏盏曾经光芒了昔日乡村、点亮了千家万户的煤油灯早已被日光灯、水晶灯、LED灯、EDU灯等琳琅满目的现代灯具所替代。从灯光如豆的煤油灯到昏黄黯淡的电灯泡,再到光鲜耀眼的各式灯具灯饰,折射出的是时代的变迁、社会的进步,尤其是改革开放这40年来中国农村天翻地覆的变化,老百姓的心情也如同璀璨的灯光一样亮堂起来。

之前,母亲将煤油灯们擦拭干净收藏起来,母亲走后,没想到这些煤油灯在孩子们眼里竟成了“古董”。

 

 

方洪羽女,汉族,1979年08月出生。系余庆县作协会员。作品散见《光明日报》《中国文学》《现代散文网》《贵州政协报》《遵义日报》《遵义文艺》等。获2017年度遵义市文艺作品高端平台展示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张之洞耻为黔籍揆度下一篇:他山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