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苑 查看内容

侯立权散文诗《那份潮湿足够一地简单的留白就大好(外一章)》

2018-9-28 09:59|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58| 评论: 0

摘要: 那份潮湿足够一地简单的留白就大好(外一章)(一)一别经年,你还好吗?这些年月亮很轻,一直未走出冬天。我灵魂的诗句已说不出疼痛和灿烂,只能用单薄的绿意裹紧思念,在岁月的原野风餐露宿,俗世的潮浪中摸爬滚打 ...

那份潮湿足够一地简单的留白就大好(外一章)

侯立权 

 


(一)

一别经年,你还好吗?

这些年月亮很轻,一直未走出冬天。

我灵魂的诗句已说不出疼痛和灿烂,

只能用单薄的绿意裹紧思念,在岁月的原野风餐露宿,俗世的潮浪中摸爬滚打。

我知道,你不只一次把逆向季节的渴望放在云朵上遥望!

只是,不知多厚的时间你才能够得着故乡递给你的温暖。

寒风吹起,你是否就能闻见乡烟的味道?

 

(二)

时间走远,等候你的人正被你撂下的爱情纠缠。

你的柔软和冷峻在她时光的鼎沸声中肆意漫漶。

那个奢侈的梦一直疯长,久了,孤独便越发青葱。

苍白的伤口经不住一声声又暖又疼的嘘叹。

你我都无法篡改命运,就像一定的律令。

那年,最后一片雪花含泪谢落我枝头后,那一滴清泪烫伤了我的记忆,再以不敢轻易言说情爱的温暖。

 

(三)

我仍渴望抽鞭桀骜的潇洒,再次挽你之手漫舞,倚乘你的洁白丰翼周游;

那时,也许时光正浓,我弹拨泉涌的心潮与你诗语;

回返的日子定是春寒料峭。

冬至过后,我依然等你;

等你用简单的言辞把爱说成诗意的旷远,春的烂漫。

隔窗而视,黑夜沉积的绝望一次又一次的弥漫,日子如风飘荡。

没有你,我无法把零乱的尘世涂画成纯净的风景,没法把粉嫩的颜色装点成春天。

 

(四)

你把思念撂在我的心上,我常常对天占卜你的归期,追着流水、鸟鸣、云朵索要你的信息。

没有你的岁月,乡情窘迫,山水残缺。

载负沧桑的蝉,不经意就啼破我的孤单。

世事随长河而去,时光也在匆匆流走。

我一个人在季节里独饮,学着你飘飞的姿势,向苍天狂舞呐喊,

如果你回来,我愿让你服下我酿制的蛊毒,把你不羁的屐脚束在我的素裙之下。

一个人的冬天,只能打开体内的河流,没有过度的渲染,更没有风生水起,把时光摆渡成雪花的样子,就算无法覆盖所有的暗喻,只要那份潮湿足够一地简单的留白就大好。


我们成了春天幸福的可人儿

 

(一)

是谁在春呓语正酣时接住我欲穿的望眼?

用浩荡的白梳洗尖尖的鹅黄和绿意。

那么多清凉的花朵,飞舞着扑过来,我兴奋的泪涨满全身一一拥抱、亲吻。

旧容新貌,还存有家乡的泥土、烟火的味道。让我冰冷的伤口,如桃花风情万种。

 

(二)

森林被暴虐,一些树木光荣之后,你就隐居沉沦之海,一去经年,却磨锐了这方枯涩的泪眼。

悠长的岁月,时光失去痛觉,落叶丢失根系,诗篇逐渐没落。

一定是你锋利的眼洞穿世间的无辜的伤口和接近枯涸的生命,不然你不会在时间动用所有善念来拯救一个特殊的词汇(春)时,夜归故里。

一定是你洞穿黑暗的欲望,前来拆穿尘世的阴谋和罪孽,冻疗那些新旧的伤口。

你倾出一粒粒清澈和纯粹,点亮苍白的人间,默默的,在喘急的风尖把思想和纯净的脉流种进大地,濯涤污浊的灵魂,温暖孤独的心灵。

 

(三)

你离去的日子,大地贫穷,枯竭的眼泪在季节里里外外拓荒。如一个古稀的老者,总在谵妄症中回忆童年。

这么些年,春总是怏怏不快,花朵隐去三成芬芳,草木不再盎然迎清风。像自闭的孩子,要么孤独得整个季节不流一滴眼泪,不言一语;要么雷霆爆发,爪破大地容颜,掀翻天地秩序。

天空,灰色笼罩。大地,污垢遍地。

现实,正被一匹马拖向悬崖的裂缝,那些剥蚀的时光在天边刻下一道道伤口,而那些悲怆的高地,在幽暗的人生中渐渐塌陷。人们不知所措,思想如悬崖,肉身如枯槁,意志弯曲得找不着方向。

 

(四)

你深夜悄然而至,带给我生命的美好已超出预料。

是不是你体内奔跑的白马冲破了那些歹毒的心机,遇上低矮的真诚的小矮人了?不然,桃花刚好做完一个美好的梦,嘴边挂着浅笑,春草伸出懵懂的小手,刚好握住灿烂的鸟鸣。

你是不是白马王子无关紧要。此刻的天没有浮云,大地没有腐尸白骨;大野苍茫,诗意盎然、春韵悠远,我们便是最幸福的可人儿。




  侯立权:女,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现职于沿河县文联。作品散见《贵州民族报》《贵州作家》《伊犁晚报》《散文诗》《星星.散文诗》《中国诗歌》等多家刊物。作品多次入选《中国年度优秀散文诗》《中国网络文学精品》《中国散文诗精品阅读》等选本。著有散文诗集《七色之外》,与人合著《九盏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