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关注 查看内容

贵州文坛热议肖江虹获鲁奖 | 欧阳黔森、冉正万、王华等作家评论家第一时间发声点赞

2018-8-12 09:39|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305| 评论: 0|原作者: 王远柏 赵相康|来自: 贵州日报

摘要: 贵州文坛热议肖江虹获鲁奖 | 欧阳黔森、冉正万、王华等作家评论家第一时间发声点赞省文联主席、省作协主席欧阳黔森:肖江虹的获奖实现了鲁迅文学奖七届以来贵州作家零的突破,作协对此表示祝贺,并感谢他为贵州作家 ...
贵州文坛热议肖江虹获鲁奖 | 欧阳黔森、冉正万、王华等作家评论家第一时间发声点赞


省文联主席、省作协主席欧阳黔森:肖江虹的获奖实现了鲁迅文学奖七届以来贵州作家零的突破,作协对此表示祝贺,并感谢他为贵州作家争光。作为一个国家级大奖来说,更要感谢评委公正的对待贵州作家。肖江虹是贵州比较优秀的作家,作协一直把他作为非常有实力的青年作家、种子选手来推动。他的获奖可以说我们并不感到意外,都是情理之中,他有实力获得这个奖。另外,作协也正在准备明天对肖江虹作品进行研讨。

 

贵州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杜国景:肖江虹是个有灵性、有才气的作家。一般来说,有灵性、有才气的作家都不善言辞,内向、多愁善感或者还带点忧郁,这样他们在耽于想象的时候,关于世界,关于人生,关于自己才总有说不完的话,这叫享受孤独吧。肖江虹是个例外,他的机智、敏锐总是那么咄咄逼人,锋芒毕露,这样的人如果没有情怀没有底蕴是极容易露馅的,三板斧就会让人掂出轻重来。即使化性起伪也会露出破绽。肖江虹不是这样的人,他总是那么快言快语,但哪怕凭直觉说话,往往也八九不离十,这就要说到天赋上去了。《傩面》获鲁奖其实不意外,那里面有变死板为灵巧,变无用为有用的内功,说得过一点就是庄子说的腐朽复化为神奇吧!

 

贵州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文学博士、博士生导师,贵州中国现当代文学学会会长谢廷秋:肖江虹获取专业水准很高的鲁奖并不在意料之外,但是消息传来仍然使我们倍受鼓舞!近年来贵州文学一直在努力,一直在积淀,获奖是早晚的事。但作为贵州文学的评论者,我非常期待有这样一枚勋章对我们贵州文学的肯定。肖江虹不负众望为贵州文学争得了这样的荣誉,作为文学评论者我甚至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无论是获奖作品《傩面》,还是他的《百鸟朝凤》《蛊镇》《当大事》等,肖江虹每一步都走得很踏实。不仅有丰厚的生活积累,而且有超越经验的形而上表达。每一次读肖江虹的作品都很感动,他的悲悯心总是不经意间就会击中读者的心扉;但他绝不会就此停留,一定会把这份情感上升到对人类命运的思考。新与旧,传统与现代何去何从,转型期的社会如此纠结,都能从他的作品中体悟并引人深思。这是一个优秀的作家才有的禀赋。我为他曾经是我们贵州师范大学中文系优秀的学生感到骄傲,肖江虹的获奖再次证明文学离不开经验,更离不开理论素养。

 

省文联副主席、安顺市文联主席姚晓英:感谢肖江虹为贵州文学圆梦。第一次见肖江虹,是在安顺娄大(当时的安顺师专,今天的安顺学院)。学校举办文学座谈会,我和布依族作家王猛舟、安顺晚报李晓一起作为校友回母校座谈。后来,知道肖江虹在继续写作,并且遇见好的伯乐调离学校,这是今天很多教师写作者不再有的机遇。他的获奖,是一份必然。当自由思考成为常态,貌似不正常的后面是一位写作者的正常。

肖江虹是位幸运儿,思考的加持力给予他能量,放弃一切的坚守给予他今天的这份奖项。获奖作品《傩面》在安顺屯堡村庄进行采风,民俗力量在他笔下奋力奔跑。作家,在文字国度里的存在不会远离现实。地球今天是一张扁平化的网络,地域的就是世界的体验正在回归。无论是《百鸟朝凤》还是《傩面》,“一颗心就是整个世界的魅力”是肖江虹为读者献上的大礼。

 

省作协副主席、《山花》杂志主编李寂荡:江虹是一个成长非常迅速的青年作家,他曾经在《山花》做编辑,在那个时候开始创作并发表作品。近年来他的作品不断在《人民文学》等重要刊物发表,还获得过《小说选刊》奖等文学奖项。他的代表作《百鸟朝凤》被改编成电影,引起极大反响。

在写作上,江虹关注人的命运,他有高度自觉的文体意识,他的写作很有特色。江虹是一个很直率的人,也是个热心人,他在贵阳市文联工作,对山花杂志社的工作很支持。

肖江虹获奖是实至名归。中国最重要的文学奖项是茅盾文学奖和鲁迅文学奖,之前我们贵州在这两个奖项都还是空白,现在江虹获得了鲁迅文学奖,为贵州文学在鲁迅文学奖上实现了零的突破,为贵州文学扬眉吐气。

 

《南风》杂志主编冉正万:肖江虹是一位严谨的作家,每部作品都是经过认真思考后写出来的。他的写作区别于中心话语及其文化范畴,异质性给中国文学带来了别样的质感。他的获奖既是他个人的光荣,也是贵州文学的荣耀。既是对他才情的奖励,也是对他坚持不懈的奖励。衷心祝贺。

 

省作协副主席王华:肖江虹写作的时间不算长,但他一出手就不凡。从《百鸟朝凤》到《蛊镇》《悬棺》《傩面》,每一步都走得超有实力,得鲁奖是迟早的事。鲁奖一直疏远着贵州作家,以至于我们都深感自卑。肖江虹这次斩获鲁奖的意义,不仅是他个人获得了荣誉,同时还为贵州作家群长了威风。

 

省作协副主席戴冰:《傩面》获得鲁奖,填补了贵州文学多年的空白,可喜可贺。

江虹近年的创作,从贵州民俗的深厚土壤里开放出来,又辅以个体生命的真切体验与对当下世态人心的沉潜思考,是有根有本的文字。江虹对文学执着虔敬,此次获奖,正是回报。再次祝贺。

 

省妇联副主席(挂)、遵义市联党组书记肖勤:祝贺江虹,祝福贵州文学,今天,我的朋友圈被江虹的获奖信息刷屏,贵州文学界沸腾了,衷心希望江虹的获奖只是一个开始,祝愿江虹的创作飞得更高,走得更远。

认识江虹,已经有十多年了。十多年过去,从《百鸟朝凤》到此次获鲁奖的《傩面》,江虹已经从当年那个少侠江虹,转变成今天疼爱孩子的暖男。江虹在文学的世界里,始终是39℃的体温,看到风起,他兴奋;看到叶落,他着急。在我看来,他对创作的激情与自信是与生俱来的,在他还在读研究生,创作之初刚开始时,他就敢对别人开炮,并抖着腿说,我以后会写得更好。这家伙的傲气和孩子气,混合在一起,是让人舒服的坦率和豁达。

江虹好酒,和李白一样,无酒不欢。这次鲁奖,江虹为贵州实现了零的突破,我想,大家怕是提着酒去找他都得排队了。在文学的世界里,喝自己的酒,交自己的友,写自己的字,醉或醒,都是自由的。

 

省作协副主席、贵州民族大学教授喻健:肖江虹一直是一个有想法的作家,他的想法早已越出山外。你平时观察,在他身上有一种锐气和豪气的存在,或叫气质的飞扬。文学需要锐气,才能走到前列,才能鉴别高下,锐气是一种前行的力量、批判的眼光。当然不一定要有豪气,豪气听起来像运动式、表态式写作,而这种写作是出不了大作品的。但在贵州作家身上,恰恰又需要一种豪气,像洪水一样敢于去决堤和撞山,不然容易迷惑,容易自恋自大,或者相反的不自信、固步自封,失去超越的勇气。

肖江虹获第七届鲁奖,实至名归自不用说,重要的是,权威机构对贵州作家作品终于有了认可;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可以激发更多有锐气和豪气的新生代贵州作家,创作优质作品。

 

黔西南州委宣传部副部长、黔西南日报社社长、黔西南州作家协会主席戴时昌:今天是贵州文坛的盛事,祝贺肖江虹,祝贺贵州文学!文学需要引领,肖江虹就是引领者之一。文学必须与时代同步,我们所处的时代,正是同步小康的伟大时代,我们所在的地方,正是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主战场上英雄辈出。作为主战场的文化工作者,就是要扎根前沿阵地,与老百姓共同战斗,获取鲜活的文学素材,创作出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鼓舞各族人民朝气蓬勃迈向未来。

 

《贵州作家》副主编徐必常:肖江虹无疑是我省最优秀的青年作家,也是全国为数不多的优秀青年作家之一,他这次获奖是实至名归,是对他多年来创作成就的肯定。同他作品的着眼点和着力点一样,同他在充分发掘和抒写好贵州丰富的民族文化一样,他开掘了贵州文学的又一条河流。获取鲁奖,开创先河!作为朋友和读者,我有理由对他的创作成就有更高的指望和期待。

 

《文史天地》杂志编辑部副主编姚胜祥:首先这是贵州的荣誉,肖江虹此番获得鲁迅文学奖对贵州作家来说具有开天辟地的意义。肖江虹本人非常勤奋、有思想,我很多年以前就跟他相识,从他的小说《百鸟朝凤》还未发表之前,还在修改之中时我就非常看好他。他的获奖对贵州文学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鼓舞,将激励着809000后等年轻人向这个方向冲刺,是非常可喜可贺的事情。特别是在贵州脱平贫攻坚战略实施经济取得大发展以来,在精神文明上的一个大丰收。

 

“贵州作家”公众号主编魏荣钊:第七届鲁奖提名奖公示后,我和几个朋友私下说,这次鲁奖,肖江虹的《傩面》胜券在握,不信走着瞧。这绝不是猜,是有综合分析的,这里不多说推论。肖江虹获奖,是全国鲁奖七届以来夺得“贵州殊荣”的第一人,无疑将对贵州文学创作产生积极影响。

《傩面》发表后,一次聚会上,我对肖江虹就说过,这个小说,他下了深功夫,仅那些有关傩的唱词,不下功夫,凭想象是无法深入浅出的。我出生在德江,从小看傩戏,但对唱词几乎听不懂,而他的《傩面》发表后给我补了这一课。江虹是个聪敏的青年作家,对小说创作别出心裁,文字生动有力,就像他率直的性格,说话掷地有声。他这次作为贵州作家第一个夺得鲁奖,可说是名至实归。

 

青年评论家、文学博士索良柱:肖江虹获得鲁奖,我并不感到意外。对他来讲,只要坚持创作,获奖是必然的,只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肖江虹极具文学才华,对文学秉持敬畏之心,在创作上精益求精甚至是苛求自己。他作品数量不多,但质量都很高。在《人民文学》上连续发表的《蛊镇》《悬棺》《傩面》民俗中篇三部曲,特点突出,个性鲜明,发出了独创的文学声音,使他成为70后作家群中最具辨识度的作家之一。祝贺肖江虹实至名归摘取鲁奖,期待他有更大的文学作为,也期待贵州文学有更大的发展和突破!

 

贵州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李晶:喜闻肖江虹的《傩面》获得了第七届鲁迅文学奖,倍感骄傲。这是贵州文学的“惊喜”,却似乎又是在意料之中。才情满腹的肖江虹勤奋创作,用直抵人心的语言讲述着人性中坚守的情怀。无论是当年的《百鸟朝凤》还是如今的《傩面》,将善良、敬畏、美好娓娓道来,让心灵得到净化,让喧嚣得到远离。肖江虹这一奖实至名归,荣誉该属于他,该属于贵州文坛。

 

毕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曹永:肖江虹对文学非常虔诚,他可以沉寂下来,用很长的时间思考一部作品。这其实是一种刻苦。这种态度值得我们学习。他有着深厚的文学底蕴和充分的准备。现在的许多作家,尤其是西南省份的作家,都热衷于问题小说。当我们在思考更深层面的东西时,肖江虹已经去做了。他的《傩面》,探讨的就是生命问题。

其实,贵州有几个优秀作家,他们早已达到这个水准,但毕竟肖江虹第一个斩获鲁奖。听到这个消息时,我非常高兴,第一时间向他打电话表示祝贺。

 

《山花》杂志编辑部主任李晁:肖哥是个好大哥,风趣,人又正直,接触这些年下来,他的担当和一颗做事的公心是有目共睹的,这在当下是很难得的品质,他还喜欢提携文学新秀,很多贵州年轻作家的稿子,我作为编辑还没看,肖哥就已经读过并提出极好的意见,完全不吝惜自己的私人时间。

获奖是实至名归。我特别喜欢《傩面》,曾写过一段话:《傩面》的叙述、语言部分在卷首语里被解析淋漓。个人观感在于前面部分的徐缓展开和铺垫让人有一种揪心,事实(包括环境的详尽与人物的贴合)和逻辑层面(仪式的内核,包括唱词和一套缜密的路径)或曰风俗的展现让小说有了画卷式的美感和深度体验,但事物的内核,即“傩面”的这一特殊性如何体现,如何拔高小说,而不仅仅停留在民俗层面?小说结尾做出了极具现代性和先锋性的表现。一方面,傩戏在当下成为陈旧和遥远的记忆(技艺),另一方面,在它诞生之初,其实就代表了当时人类生活的前瞻和向未知的勇敢探索,即人类面对知识匮乏的一次伟大想象。小说选取如此尘封凋敝的题材却赋予了它新的生命力,或者说,用现实的先锋魔幻面貌唤醒了它曾经有过的先锋光芒。两者的奇妙相接,以秦安顺为代表的“传统”和颜素容代表的“当下”,两者化身为事物的两极,在他们的矛盾与碰撞之下,小说清晰地让我们看到了在智识丰富的当下人类那依旧原始的狭窄与不可缺乏的敬畏。

 

铜仁市文联副主席刘照进:首先,要祝贺江虹!这真是一件让人高兴和自豪的事!一直觉得,作家对待文学的态度有两种:一种是把文学当作自己的宗教,他们的写作只遵从于内心,像严谨的工匠精雕细刻自己的作品。一种是带着功利俗望的书写,把文学当作某种晋升的阶梯,在廉价的吆喝赞誉声中狂欢舞蹈,其作品的成色可想而知。肖江虹无疑是前一种作家。这样的作家,不屑以作品数量论输赢。更不屑于廉价的掌声。

贵州作家长期在鲁奖评选中的缺位,一直让我们很尴尬。肖江虹这次获奖,的确让我们自豪!当然不是说现在我们突破了这个“零”的记录,贵州文学就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当然不是!贵州文学一直处在它自身的位置,与获不获奖没太多关系。

贵州有不少优秀的作家,我期待贵州有更多的作家获奖。

 

黔南州文联副主席、秘书长孟学祥:我和肖江虹交往已久,我们俩先是文友,然后秒变为酒友。相聚喝酒的时候,我们无话不谈,谈文学,谈生活。当然,我们谈得最多的还是文学,每次喝酒,只要扯上文学的话题,肖江虹就会侃侃而谈,大到对当今文学现象的梳理,小到对某部文学作品和某个作家的评价,肖江虹都说得头头是道,都能说得听者心智大开。即使是对文学界一些文学乱象的抨击,他都能引经据典说得有理有据,让听者心服口服。在我的印象里,肖江虹一直是个有知识涵养而书又读得很多的人,他把知识涵养运用到创作上,再加上他严谨而又十分认真的不出精品不罢休的创作心态,其创作的作品就具有了很强的现实冲击力。作为朋友,肖江虹所发表的每一篇作品我几乎都拜读过,无论是《百鸟朝凤》《当大事》《悬棺》,还是今天荣获鲁奖的《傩面》,都让我读得心潮澎湃,直觉震撼人心。肖江虹的获奖,不光是贵州的一次突破,也是鲁奖评委对贵州小说创作的肯定。同时,肖江虹的获奖也是对贵州作家的一次鼓励,贵州不乏优秀作家,只要大家都能抱着出精品的心态去冲击文学高峰,今后还会有更多的贵州作家走上文学的更高领奖台。

 

六盘水市作协副主席、水城县文联党组书记王鹏翔:肖江虹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不但因为豪爽的言谈和一般人所不能及的酒量,还因为他的文字。他是一个从基层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作家,既有厚重的生活基础,又有独特的文字表达,他关注人文、人性,写出了几部很厚实的小说。每部小说出来,我们文学爱好者圈子都会想方设法找来先睹为快,从《百鸟朝凤》《蛊镇》到现在获奖的《傩面》,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在贵州一批实力小说家之中,他起步不是最早的,却后发先至,斩获鲁奖,成为贵州文学新突破。

今天他的获奖在我们水城文艺圈刷屏,以前一直想请他来给我们的沙龙侃小说,现在他获奖了,我怕不好请了!哈哈,但他那豪爽的性格,请他来水城喝酒,也许他还是要来的。

肖江虹的获奖,既是贵州文学的新突破,也是一个新起点,我们有理由相信,贵州文学会在他们的推动下,走上一个更高的高度。

 

铜仁市作协副主席末未:吸引我读了又马上再读的当下小说不多,《傩面》是其中之一。它的语言有一种魔力效应,从它叙述故事细节的鲜活灵动能力不难看出作者对生活的理解与尊重,其故事背后又暗藏着诸多瞭望时代隐痛的窗口,惧密的内在逻辑让文本自身形成一个强大而又独立的磁场。小说对生命存在的多维思考和探索在顺藤摸瓜中独辟溪径,又打破了作者之前的惯性写作。

《傩面》让我看到了肖江虹不仅超越了自已,更在地域题材写作中树起了一面旗帜,从文本的价值考量,获得鲁奖,可谓名至实归,相信作者定会以此作为鞭策,而不是名头。祝贺江虹!

 

80后作家刘燕成:常与江虹先生一道饮酒,他是一个不但作文一流、酒品一流、为人处事一流的作家,而且待我等小兄弟至真至诚。江虹先生荣获本届鲁迅文学奖,为黔地第一人,闯开了贵州作家进军鲁奖的大门,值得祝贺与敬仰。但细究下来,作家靠作品说话,获奖与作家并无太大因果关系。但多年来,江虹先生的作品紧贴贵州大地,远播国内外,受到读者欢迎,无愧于这份殊荣。此后,贵州作家有了鲁奖榜样。

 

黔东南州作家协会副主席姚瑶:肖江虹给我的印象是为人极为豪爽,酒量颇大,从他的散文《饮者》可窥一斑,我们在一次作协交流活动中大醉而归。

深刻印象的是他的三个中篇《蛊镇》《悬棺》《傩面》,可以称得上“蛊镇”三部曲,题材立足贵州人情、风情、风俗、风物,为外界打开神秘贵州洞开了一个窗口,他在文本中呈现生、死,以期达到与神灵共语。

他的获奖,填补了贵州鲁奖空白,给贵州作家树立了信心和勇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巾帼心向党 礼赞新中国”主题征文获
  • 文学编辑与作者面对面——第二届“山花
  • 郑祖应随笔《凉都小城》
  • “巾帼心向党 礼赞新中国”主题征文获
  • “我和我的祖国”家国故事汇颁奖仪式在

图文热点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