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苑 查看内容

张野诗《赠友人》系列

2018-7-9 09:45|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12| 评论: 0|原作者: 张野

摘要: 夜颂------致维佳1从白昼,我吐出成吨的言辞,忘记了生者和死者:但从不道出秘密。某天早晨醒来,喧闹的依然只有小麻雀,一场怀旧的梦,从银幕滑向失忆的黎明。风并不大,风整夜吹,在窗户上留下悲恸的擦痕。2有一次 ...

张野诗《赠友人》系列

 

夜颂

 ------致维佳

      1

从白昼,我吐出成吨的言辞,

忘记了生者和死者:

但从不道出秘密。

某天早晨醒来,

喧闹的依然只有小麻雀,

一场怀旧的梦,从银幕

滑向失忆的黎明。

风并不大,风整夜吹,

在窗户上留下悲恸的擦痕。

        2

有一次,是在北方,车窗外

柿子已经发红,看上去甜蜜,结实,

在暮色里闪着光。

 

看不见脸,起伏的呼吸潮水般模糊,

远处的灯火,

退向华北平原的深处。

我们从不相识,从未再见,

甚至无人记住,

那天山上下过一场小雪。

        3

无数个夜晚,看着明亮的星空,

甚至对月亮产生了偏见,

近处是黑色的树梢,

窃窃私语比安静本身还要安静。

一阵颤栗是否就是永恒?

火焰被风吹出万千形状

能够回应的只是无声的岁月。

        4

有时在深夜听见激烈的争吵,

然后有东西破碎;

有时,是婴儿啼哭,为自己

唤来一个楔形的黎明。

        5

一阵剧烈的咳嗽,

如同干燥的泥土腾起烟尘,

似乎能看见夜晚在身体中弥漫,

一滴水,结成露珠,晶莹地

滑落下来。

        6

下起了小雨,火慢慢熄灭,

黑松林在褪去的喧闹中露出清晰的剪影。

我能想象未来的生活:

此时说过的话语,

会在另一个夜晚再次到来。

每一次都知道,

半夜醒来的痛苦不可避免,

却总是猝不及防地遇见无边的黎明。

 

        

秋天

 ——致Z.Y

 

就这样,秋风吹遍落叶。青春

跌落于尘埃。悠久的岁月翻起

 

 

阵阵泥浪。忧郁的秋天阳光驰

过广袤的天庭,青草衰老,草

籽散落于命运的缝隙,犁地的

牲口泪水已浮上琥珀色的瞳孔

 

夕阳遍照山冈,晚霞灿烂的西

天空无迷茫,一只黑鸦的预言

过早降落在林梢。流光回溯,

一条河流奔走在宽阔而忧伤的

大地

 

空寂无人  空寂无人

流水之上是寂静,秋风之下是寂静

野雀的巢筑上瓦楞 ,无人戴着漂泊的屋顶!

 

草已枯黄,大地中央如此荒凉

的村庄!垂泪于黄昏大野,谁

留下最后的誓言:为激情的

乌托邦歌唱?众鸟飞尽的秋天

乌鸦衔来种子,这长久的火焰

闪耀在星空的高度

 

那人自命为诗人:众神酒杯高

举的歌者。按住胃部,末世的

贵族抓住秋天这只深幽的杯子

啜饮不止。大地的清霜在朝阳

中凝着紫光。蹄声四散的马头

横过天空,在奔跑中张开翅膀

 

谁在弹着秋天,这辽阔的竖琴

谁在爱着这无爱的情人

 

我抓不住这时光,蓝天下大地

宽广无垠,秋风中我的大脑空

洞无边,夕光中的流岚,暮霭

沉重的山冈。寒鸦在秋风里歌唱,

落叶的村庄

              

在午后移动的房间

——致西楚

 

总以为,在秋天里叹一声气

才有足够的忧郁浮上网状的脸

而现在,夏末阳光的暴烈

使午睡中的春梦退得更深

帷幕遮住了公众的眼睑……

 

割草机的轰鸣中断了睡眠

它来回游弋  兴高采烈

断落的草茎仿佛黄昏的雨飞进了黑色口袋

继续令人厌倦的阅读。诗人们

谈论当下的生活:没有积雪但

仍然寒冷的经济学

 

午后斜射的光线把房间推得更远

 

窗户还是只打开了一半

我望着晃动的白色阳光

为一个句子绞尽脑汁:

还不是梦想打败

骑着硬币旅行的大军  起码

要表现历史遗留给我们的气节

 

 (我们曾有过关于生活,爱,

乡村少年步入城市的谈话)

 

黔东的群山和那条叫松江的河

已经不能做春梦的背景

“像蚂蚁一样卑微。”  也时时

阅读书籍  让一整个夏天被白白照射

散发出幽光

 

这是在午后移动的房间

画面上暗下去的部分

那阴影  总是傲慢得让人出神

载我们入城的中巴驶近黑暗的正午

                

张野男,土家族,原名张思源,70年代中期生于贵州,90年代末毕业于贵州民族学院。曾有诗作发表于《诗歌报》月刊、《飞天》、《山花》、《中国诗人》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