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精读 查看内容

周之江: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的影响及启示

2018-7-4 15:08|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82| 评论: 0|原作者: 赵毫|来自: 贵州文学院

摘要: 周之江: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的影响及启示6月30日,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党委委员、副主任周之江做客由贵州省作家协会、贵州文学院、贵州都市报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精读堂”第十五期,围绕《兰亭序》这一中华书 ...

                         周之江: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的影响及启示

 

630日,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党委委员、副主任周之江做客由贵州省作家协会、贵州文学院、贵州都市报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精读堂”第十五期,围绕《兰亭序》这一中华书法瑰宝的艺术性、流传故事,以及历代文人及书法家此的临摹和传承,讲述这一书法经典对后世所产生的巨大影响,以及对今天弘扬和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时的启示。

 

周之江

01

一把衡量其它书法艺术的尺子

 

  讲座开始,周之江便谈了主讲《兰亭序》的缘由。他说,文化总是流动不居和与时俱进的,从来就没有一成不变的传统,尽管如此,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不尊重和继承优秀的传统文化。正如学习书法,不管怎样创新、如何多元,经典始终是一把尺子,没有尺子,就没有一个评判和衡量的准绳。而《兰亭序》,正是这样一把尺子。

  为什么如此说呢?因为中国书法艺术在晋唐时期已基本成熟,行楷这一书法艺术的法度已趋于完备,中国人对于书法的审美观也基本形成,并出现了一大批经典。在这些经典中,堪称经典中的经典的,是传为王羲之所书的《兰亭序》,它以高超的艺术性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

  是怎样的书法艺术,才拥有如此高的历史地位呢?按周之江的说法,《兰亭序》“高深莫测,仅从书法角度而言,古人誉之为‘群帖之祖’,天怀高朗,兴会所至,神与之化,世有定论。”正因如此,历代众多学者和书法家纷纷临摹《兰亭序》,以致临本和刻石之版本不可胜计。清人王宗元就说:“学《兰亭》如读经,浅者见浅,深者见深。”可见后人对这一文化瑰宝的推崇。

  对《兰亭序》推崇的人很多,其中最著名的要数唐太宗。据说,唐太宗李世民费尽心机获得《兰亭序》真迹后,将其视为神品,并令当时的书法名家冯承素等人临摹数本,然后分赐给亲贵近臣。他不仅生前对《兰亭集序》爱不释手,多次题跋,还在死后又将其随葬。“给《兰亭序》以绝对权威地位的,也是拥有绝对权威地位的权威。”周之江说,唐太宗李世民对王羲之推崇备至,在自己撰写、褚遂良所书的《圣教序》中就说:“详察古今,研精篆素,尽善尽美,其惟王逸少。”正是唐太宗的推崇,让这一书法艺术获得了无与伦比的地位。

  

02

今日所见,竟然没有一件是真迹

 

  周之江说,王羲之书法如此精妙,真是中国文化一大幸事。但遗憾的是,今天名为王羲之书法的作品,其实没有一件是真迹。早在北宋“靖康之乱”后,宋高宗赵构就说:“余自渡江,无复钟王真迹。间有一二,以重赏得之……” 当时如此,后世更无了。为什么如此,周之江道出了《兰亭序》一段长长的传奇史。

  他说,早在南朝刘宋时期便有帝王广为搜罗“二王”法帖,文献记载约有三千纸。唐代《二王等书录》记载,“二王书大凡七十八帙七百六十七卷……一万五千纸”以半数计,也得有七八千张。到梁元帝亡国之时,将所藏书、法帖等十四万卷付之一炬,剩下的不过四千卷,其中应该还有一点“二王”的真迹。

  唐太宗继位后,再一次大规模购募“二王”法帖,据褚遂良整理的《右军书目》载,正行书共260余帖。到唐玄宗时期,根据记载,内府大约藏有正书五十纸,行书二百四十纸,草书二千纸,将近三千之数,但里面已有不少前代的临摹本,并非全为真迹。唐中宗时,这些收藏开始流失宫外。安史之乱后,内库法书皆散失。北宋时,再一次由皇家广为辑逸,宋徽宗御府所藏“二王”书,据《宣和书谱》的统计,是243帖,临摹本乃至赝品,已经鱼龙混杂。

  “‘二王’法书的收藏,从东晋中期起,到北宋末年,王羲之的真迹从多到少,从有到。这是七百多年间发生的事情。”周之江表示,自东晋中期到北宋末年的七百年间,我们经历的,其实是“世间再无王右军的过程”。

  

03

《兰亭序》竟以反传统的形象出现

 

  按周之江的说法,王羲之的书法,在他的时代也被视为新体,一开始并不为时人所认可,甚至受到批评。然而,他的创造最终却成就了经典,笼罩千年,至今仍然是中国人学习书法的典范。“弘扬和传承中国传统文化,需要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方针,这也是我们从《兰亭序》得到的启示,以及我们未来会一直坚持的方向。简言之,就是绝不故步自封,不是复古,而是复兴。”周之江说。

 

  为了证明《兰亭序》在当时确实是新体,周之江通过PPT,现场展示了当时的一些“旧体”书法作品。他边演示边说,陆机的《平复帖》章草意味很重,索靖《出师颂》带有隶书的意味,甚至王羲之的早期书法,也带有章草的笔意,与《兰亭序》的行书风格差异颇大。另外,较之《兰亭序》、“二王”同时代的书风,还有一个截然不同的面貌,那就是魏碑。以上这些,都引发了《兰亭序》的真伪之辩,至今不绝。清代金石家阮元就说,《兰亭序》书法风格为唐人改钩、伪托。

  “为什么如此呢?因为两晋之际,在书法上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年代。”周之江说,汉代之迹,前一世纪末至上世纪,毛笔书写的真实遗物有不少发现,后人对此的认识也逐渐清晰。  大体而言,隶书、草隶、章草是汉代的日常通行体。到了三国时期,遗迹以石刻典礼性之物为主,资料不多,书法通行的情况不如汉代那么清晰,只能靠西晋初年和汉代遗物的比较来推测。正因如此,《兰亭序》版本之多,面貌之模糊,令后人难以概说。

  现场,通过PPT展示冯承素、遂良临、欧阳询、虞世南、赵孟頫、王铎临、八大山人临、沈尹默等历代书法家所临摹的《兰亭序》,并对比分析其间的相似与差异。“《兰亭序》历代的临本、摹本和课本不可胜数,而且各有千秋。在如今存世的墨迹本里,冯承素的‘神龙本’可能更接近原貌,褚遂良和虞世南的是公认的深得兰亭神韵,却又有个人的风貌在里面。”周之江表示,后世很多大书法家一辈子都没见过兰亭的真迹,他们的临摹,是对摹本的临摹,是对复制品的复制。兰亭之所以耐人寻味,某种程度上,也正是因为这份扑朔迷离。

  然而,即便《兰亭序》真迹已经淹没,但其所代表的“二王”书风,却成为中国书法审美的一个标准,唐、宋以来的书法大家,都是渊源于此。讲解的同时,周之江分别展示了孙过庭的《书谱》、颜真卿天下第二行书的《祭侄文稿、张旭的《古诗四帖》、杨凝式《韭花帖》、苏东坡天下第三行书《寒食诗帖》等名家法帖,很明显可以感受到,无不都在延续二王的书风。尽管明代的傅山、徐渭等人开始书法变革,开出“以丑为美,以拙为美”的书风,但《兰亭序》对后世书法的影响仍然持续而深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杨雨蒙散文《江城思》
  • 首届“山花写作训练营”第三期在湄潭举
  • 徐必常诗歌《天命之诗(组诗)》
  • 武歆评论:《力图捕捉一个“境况”》
  • 《南风》版权交易新书 《太平年》发布

图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