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品读 文评 查看内容

微小中自有深意

2018-6-19 17:13|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00| 评论: 0|原作者: 若非文

摘要: 微小中自有深意 ——陈再雄诗印象  1995年出生于诗乡纳雍的穿青人陈再雄,可算是一个真正的年轻诗人——年纪轻轻,又在诗歌之路上跋涉良久,充满永恒的属于诗歌的朝气和闯劲。其诗作屡见于《中国诗歌》 ...

          微小中自有深意

          ——陈再雄诗印象

 

  1995年出生于诗乡纳雍的穿青人陈再雄,可算是一个真正的年轻诗人——年纪轻轻,又在诗歌之路上跋涉良久,充满永恒的属于诗歌的朝气和闯劲。其诗作屡见于《中国诗歌》《贵州作家》《诗词月刊》《山东诗人》《天津诗人》《2014中国高校文学排行榜·诗歌卷》等刊物、文选,曾任贵州民族大学黔风文学社社长,在全国民族院校在校学生诗歌大赛中拔得头筹……

  细读陈再雄的诗歌,我在细微而又灵动的诗歌书写中,隐隐梳理出三个较为明显的诗写向度来。

 

情感开合:恪守追求和准则的抒情

 

  “情”,是任何艺术都绕不开的永恒主题。诗歌是情感的艺术,重点在于如何呈现情感、呈现什么样的情感。情是多方面的,亲情、友情、爱情,宏观的家国情怀,微观的内心波澜,任何一个诗人,都少不了为情作诗,这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陈再雄的不同在于,诗歌中处理情感的方式和态度。

  在《冬天的字迹》里面,他写“冬天,时间很容易被打发/你想不想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蜡梅上写满字/你玩弄着一片枯萎的叶子/用来代替离别和深秋/此刻门中只有我一个人/桃花,还未完成羞涩/我绝望如冰尖的水珠/等你放下屠刀/我早已,白发苍苍”,用“枯萎的叶子”“桃花”“冰尖的水珠”替自己说话,没有过多的笔墨,亦无冗长的抒情,起笔平淡,意象随意散落如同星辰,但充盈其间无言而复杂的情绪,读者能够感知得到。当他写到“我绝望如冰尖的水珠/等你放下屠刀/我早已,白发苍苍”,收笔的一句,像把所有散落的水珠,一下子收紧起来,提点了所有的情绪:未及立地成佛,已然白发苍苍。所有叹息,都在这一句里了。

  而《黄昏美学》一诗中,他以近乎完美的语感和节奏,写下一个人在冬日黄昏里的孤寂、犹豫和怅然。“黄昏降临,床将发挥作用/窗外的人,试图无家可归/对悲情的事物对答如流/她走在卡其色的大地上/拾起亚麻色的叶子/看似悲情,看似紧张/我试图关上窗,与世隔绝/回头才发现,我的床上/已铺满干燥的雪花”,在诗歌中,屋内的“我”面向黄昏,对他者的一切判断都是不定的,“窗外的人”是“试图无家可归”,对“她”的判断,也是“看似”,唯一肯定的判断在于自身——想要与世隔绝,床上却已铺满干燥的雪花。一个人背向外界所必然面临的孤独,瞬间跃然诗行间。

  可以说,陈再雄的抒情,是小心的抒情,是谨慎的抒情,是往里收的抒情。和那些泛滥的抒情调不同,他以克制、内敛和隐忍,葆有了一个有追求的诗歌写作者的抒情准则,有开有合,有放有收,且尽可能地达到了协调。

 

故土歌吟:充满温情与眷念的惋叹

 

  对于年轻的诗人,言说“故土”一词也许是矫情和无意义的。新一代的年轻人,在高速发展的社会背景下,与故乡的距离被大大拉近,“近乡情更怯”“故土难离”的情结,永远都只有少之又少的一部分人能体味其中一二。长于偏野的陈再雄,如今生活在城市之中,他笔下的故土,包含一片生养自己的土地,也包含着那些再也回不去,也追寻不到的事物与记忆。

  “一双雪白而硕大的触手/扼杀了火炉之外的高温/回乡的人脚步厚重/一不小心就踩疼了故乡/身怀种子,为记忆播种/一粒故乡掉落在记忆里/雪花引来他乡之客/麻雀拾起立春的童谣/把翅膀置于坚硬的半空里/巴雍变成了一个脆弱的领地/每个离别的人都满含泪水/你我彼此抱怨,离别的路没有尽头/只有雪,他每年都还故乡一点清白”。这是陈再雄写于巴雍的《雪落在故乡的土地上》,时间是2月初,农历上正好是春节前夕。和艾青《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那样的宏大悲戚不同,陈再雄的《雪落在故乡的土地上》写得很小,但拟人中有深意,惋叹之情萦绕其间,让人读来动容。

  面对万物萌动的春耕,他写道:“一茬又一茬的人/忙,碌;忙碌,忙忙碌碌/土地给予生命/生命终将化为土地/背脊为一条条隆起的犁沟”(《春耕一日》)。从平凡的一日写,从简单的镜头写,写万物始,也写万物终,写一种永恒的命运,也写一种永恒的归宿,有最质朴的故土情结,也有宏大的悲悯和情怀。

  “白土地,黄土地,黑土地,沙土地/堆积着善良枯萎后的草堆/为何喋喋不休,祖先的逝世/承载的多重命轨/年轻还乡,已然断肠/握住一股寒烟,土色分明/我们昼夜待哺,春日有土地隆出”——《巴雍六记》

  “一条高速,联通城市/把普通话引进村庄/从此没有一个人/像往常一样寂静”——《故乡是他乡》

  ……

  在陈再雄的故土书写里,这样的诗句还有很多。巴雍、老营、浪渣河、大尖山……这些平凡的地名,绘成了一幅故土书写的图谱。在大地上,它们是平凡的村庄、河流、山峦,落于笔下,是充满感情的诗句,是一个漂泊在外的孩子,对故土充满温情与眷念的惋叹。

 

生活剖解:根植生活与内心的发现

 

  陈再雄诗歌中的生活,是当下的,是城市的。在题为《暂居》的诗中,他对当下的阶段定位是“长大后”,对应的生命地理,有“纳雍”“贵阳”“毕节”,这个地理毫无疑问会不断变化和延展。无论他的生命地理如何变化,其书写的朝向,都终将指向在不同地名背景下的个人内心。在城市生活中,他执笔写下一座桥、一条街道、一个面壁的瞬间……并试图从中剖解出更深的诗意来,与自己的内心形成一种互动的观照。

  《面壁》之时,他听见“楚歌”,尝试凿壁偷光,“端着杯子,为影子壮行”,猛然发现“我和世界/不过只隔着一道光和一弯月”。笔法是现代的笔法,但“楚歌”让人心生古老的悲戚,“凿开墙壁/寻找光源”让人有不知今夕何夕的错觉。个人与世界和时代的关系,在诗中用“不过只”三个字表达得很近,但整个意境里却呈现出巨大的背离感,“一道光和一弯月”——这不可指的障碍物横亘个人与世界和时代之间,实际上是不可跨越的。现实是,我们每个人都如同一枚细胞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转动在这个大时代里,但我们的心却未必与世界和时代同步。

  诗是发现,《面壁》是一首有发现的诗歌。或许可以说,陈再雄的城市书写,是建立在对城市生活剖解之上的一种根植于生活与内心的发现。他《路过洪南路的早晨》,看到“不同身份的人走在同一条马路上/毫不生分,毫不在乎”;《冬季来临的第二天》,他写“一个词,停在你精致的眉间/迟迟不肯造句/你看不见它,我却看见了”;在《一条陌生的街道》上,他写“事已至此,这条陌生的街道/成为我唯一生存的勇气/当没有雨的时候/你变得无比轻盈/像初冬的芦花/铺满这座城”……

在诗歌中,他以诗人的敏感,警觉地盯紧生活的这个城市和城市里的生活,写最平常的街道,写最简单的某一天,写随意的一个瞬间,写生活的变化,也写内心的波动,写自我与城市之间的融合与对抗。

 

  无疑,陈再雄的诗歌如他一样亦是年轻的,尚未习得圆润的诗艺,也未形成独具一格的表达,但这并不影响我们从中汲取出另样的阅读感受来。相对那些大开大合,或叙事结构宏大,或抒情铺陈壮烈,或批判壮怀激烈的诗歌,他的诗歌是小的,却又不失锋芒——细微的情感,轻微的波动,细节的发现,又有抒情的准则,有深沉惋叹,有独特的发现……

我以为,这正是一种微小中自有深意的诗写——克制、内敛,不卑不亢,自有坚守,又散发出更大的空间来。

 

    (陈再雄男,1995年出生于贵州纳雍,穿青人,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刊登于《中国诗歌》《贵州作家》《诗词月刊》《山东诗人》《天津诗人》《中国高校文学排行榜》等刊物、文选,曾任贵州民族大学黔风文学社社长,在全国民族院校在校学生诗歌大赛中获首奖。现居贵州毕节,供职于某杂志社。)

 

若非:八零后,穿青人,业余写作。作品刊于《山花》《北京文学》《诗刊》《湖南文学》《黄河文学》等刊,出版诗集《哑剧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中国作家》杂志社兴义创作基地挂牌
  • 父亲的尘世
  • 欧阳俊《活着的传奇》作品研讨会举行
  • 广东作协与中山政协支持“不走回头路”
  • 余海燕小说《真凶》

图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