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品读 文评 查看内容

向年轻致敬——夏立楠短篇小说集《粉底人》序言

2018-5-23 10:33|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307| 评论: 0|原作者: 孟学祥|来自: 黔南州文联

摘要: 一个小说写得不好的人给一个小说写得好的人作序,这本身就是一件尴尬的事情,这样的尴尬偏偏就让我撞上了。我知道自己的德行,胡吹乱侃还可以过得去,要真正从理论上去评判一个人的作品,那就有些捉襟见肘了。但这次 ...

一个小说写得不好的人给一个小说写得好的人作序,这本身就是一件尴尬的事情,这样的尴尬偏偏就让我撞上了。

我知道自己的德行,胡吹乱侃还可以过得去,要真正从理论上去评判一个人的作品,那就有些捉襟见肘了。但这次我还是决定要出这个风头,给夏立楠结集的小说作序。原因有二,一是我非常喜欢这小子,喜欢读他的小说,喜欢他小说故事中跌宕起伏、让人沉浸在阅读中欲罢还休的感觉。其次是我也想让自己体面地虚荣一回,在一本让人喜欢的小说文本上留下自己的文字和名字,虚荣心就会得到更大的满足

其实,我早就认识夏立楠了。那还是前些年我在编辑《夜郎文学》的时候,收稿邮箱里经常收到一些没有署名、没有地址的稿件,稿件都不是很长,但却写得很有味。因为这些稿件一直没有按投稿的标准要求投寄,我就把它们搁置一边,不予理会。经常看到这样的稿件,我就对这些稿件多了一些关注。在收到了若干这样的稿件后,我决定选取一篇稿件刊用在杂志上。于是我给来稿的这个邮箱回信,让作者把姓名、地址和联系方式发过来,并同时叮嘱:以后投稿要同时发来姓名、联系方式才行。作者把姓名地址发过来了,我才知道作者还是一个在校大学生,人还很年轻。稿件刊出了,我也第一次知道了“夏立楠”这个名字。当时我并不知道“夏立楠”是笔名,稿件发出后,我按照地址给夏立楠寄去了稿费和样刊。若干年后,我和“夏立楠”——也就是真名“黄涛”的小年轻熟悉了,问到了当年的稿费和样刊。他却说一样都没有收到,这让我有些愕然。想想也是,那个时候,他们那个大学的传达室肯定只知道有“黄涛”,而不知道“夏立楠”为何人。加上当年领取稿费也不像今天这样严谨,稿费可能就被人冒领了,样刊也就不知在什么地方被匿下了。好在当年的稿费并不高,也没给他造成多大损失。

编发了夏立楠的第一篇作品后,我就和他加上了QQ,成了好友。然后就经常从他的QQ空间里读到他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上发表作品的消息,读到他在省内外刊物上发表的小说。直到有一天,他在QQ上告诉我,他到黔南来了,通过事业单位招考,考到了龙里县某乡镇的一家事业单位上班。

在此之前,我一直为黔南的创作队伍后继乏人而倍感忧虑,夏立楠的到来犹如给我的神经注入了一针强心剂,我就有了一种莫明的兴奋。有文友聚在一起谈论文学,提到某某地方又出了一个文学新人如何了得时,我也很笃定地说:我们那个地方有一个90”后的小年轻,小说写得很厉害,在某某、某某刊物上都发过小说,你们可以去找来看。这话虽然说得有些骄傲,但却是发自内心的。长期以来,我一直很羡慕那些年轻而又把作品写得很好看的人,羡慕他们的青春,羡慕他们的活力,更是羡慕他们在文字中纵横历史,打通精神与现实的过硬功夫。所以,我在这里给夏立楠的小说集写序,也是尝试在以文字的形式,向年轻的小说家致敬。

夏立楠擅长小说的故事架构,每一篇小说的故事都很精彩。我们常常说,文学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在黔南的很多作家中,也许是地域环境的限制吧,文学来源于生活做得很到位,在高于生活上却很难做到拔高和突破,夏立楠在这一点上尤其让人刮目相看。夏立楠的小说故事血肉饱满,构思取材弥漫着浓郁的生活气息,文字叙述张驰着生活的质感和精神厚度,情节跌宕中凸显出年轻活力的思考者的思想深度和广度

夏立楠

夏立楠的很多小说,都不是取材于现实题材,但是又处处凸显现实的痕迹。每一个小说的情节,仿佛就发生在我们身边,而却又远离我们的实际生活。其小说就是以这种若即若离的故事来紧扣场景,吸引读者眼球。除了情节,小说中很多细节的描写也能让读者一下子就沉浸其中,幻化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意境。比如《春河》里的对那条卡布斯朗河的描述,让人一下子就想到了新疆的悠远和广袤,以及河水在雪山融化后流淌出滋润的充盈和富足。“每年春末夏初,天山上的雪得了阳光,暖气流动,雪水就化开了,流进卡布斯朗河里,河水融开冰床,欢腾地往下游游去,穿梭在一朵朵浪花间的就是河鱼了。”同样地,《暖雪》中几句不经意的文字,就把一个死气沉沉的场境写活了。“继红眼睛累了,纳鞋底这种活考眼力,又是在太阳底下,继红想缓缓眼睛,瞥过来的一刻,刚好瞅见站在柳树上的王石磊。”

夏立楠的小说还善于悬念的运用,在层层递进中表现出了一种恣意汪洋的想象力,充斥着某种神奇的感觉和灵异。而他在叙事上的探索,又充满了一种通透的感觉和旺盛的创造精神。《绿蝴蝶》《猫眼》《暗杀》《云从》等小说,以不同的人物视角切入小说的推理情节,展现了各自人物不同的命运遭际。而这些小说中不同人物之间彼此的情感纠结,互为映衬,共同构成了每一篇小说故事的现实场境。而且,他还通过在情景的想象中,一步步去转换小说场境的扩张和缩小,随意自如地张驰着小说的深度和力度。空间的想象中大到《春河》的原野,小到《粉底人》的摄影棚等,都被他放大得荡气回肠,刻画得惟妙惟肖;时间的想象中大到历史的《云从》,小到现实的《猫眼》,都被他推理得鲜活逼真,书写得活灵活现。

当然,夏立楠的小说也有不足之处,比如:叙述上语言还不够简练,还有就是创作不够严谨和细致,有些语句有时会突兀地冒出来,破坏语言的美感,损坏小说故事的整体性,让阅读者感到有些莫明其妙。好在夏立楠很年轻,又练就了敏锐的艺术触角、独特的审美方式,具备了强烈的现实关怀情怀,相信他今后一定会越写越好。

借此机会草就以上文字,祝贺夏立楠的小说集出版。同时也是以此特殊的方式,向小说写得好的年轻作家们致敬!不足序。

 

 

孟学祥: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获得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贵州首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在贵阳开班
  • 看全国著名作家、评论家如何点评欧阳黔
  • 《人民文学》、贵州省作家协会万山创作
  • 陆离诗《妈妈(外六首)》
  • 第38届世界诗人大会暨第二届中国·绥阳

图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