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院 查看内容

做客“精读堂” ——戴冰:最喜欢胡安·鲁尔福 

2018-4-2 15:33|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313| 评论: 0|原作者: 赵毫|来自: 贵州都市网

摘要: 3月31日下午,省作协副主席戴冰做客“精读堂”,向读者分享自己最喜欢的一位作家——胡安·鲁尔福。“谈到拉美作家,大家想到的或许是马尔克斯、博尔赫斯、略萨等,胡安·鲁尔福则比较小众,未曾获过诺贝尔文学奖这 ...

3月31日下午,省作协副主席戴冰做客“精读堂”,向读者分享自己最喜欢的一位作家——胡安·鲁尔福。“谈到拉美作家,大家想到的或许是马尔克斯、博尔赫斯、略萨等,胡安·鲁尔福则比较小众,未曾获过诺贝尔文学奖这样的大奖,出版作品也较少,却对后代作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讲座开始,戴冰如此谈论所讲对象的独特之处。

他说,1910年至1920年的墨西哥革命和1926年至1928年的“基督派战争”,使年幼的鲁尔福先后失去了父亲、三位叔叔及母亲,以只能在孤儿院长大。童年的遭遇深深影响了他对整个世界的态度,以及创作倾向。因此,鲁尔福没有像其他许多作家那样,在以后的日子成为那场血腥内战史诗般的追忆者、客观的评论家甚至热情的讴歌者,而是对国力衰竭、暴力横行的时代持一种悲观的否定态度。

“在今天看来,鲁尔福一生的创作翻译成中文不超过三十万字,几乎都以那场令他耿耿于怀的墨西哥内战为背景,与此同时,他也只局限于向读者介绍自己最熟悉的农村的面貌和见闻。”戴冰说,这容易让人产生一种错觉,认为这是一个囿于自身经历,无法超越个体经验的作家。但事实上,鲁尔福作为大师的成就之一,正在于他像福克纳那样,用一块邮票大小的地方就概括了世界:让我们从墨西哥内战的暴行中看到了人类历史上所有的暴行,从那些愚昧无知、麻木不仁的农民和残酷的罪犯的语言中听出了自己的声音,并且从他们面

临的处境里发现了自身同样的处境……

讲座中,戴冰还特意谈到了作品的笔调。他说,鲁尔福以如此少量的作品而获得世界性的声誉,除了他对世界的深刻关照,以及仅用那么寥寥几滴水珠就映射出整个的荒漠世界之外——作为一个高度自觉的文学大师,他作品的全部艺术效果,都应归功于选择了用那样一种冷漠到几乎残酷的笔调来处理他的地狱世界,其结果令人毛骨悚然。

“正因如此,鲁尔福其实一直享有至高无上的文学地位,被誉为‘拉丁美洲新小说的先驱’、‘拉美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先驱者’”。戴冰说,如他的中篇小说《佩德罗·巴拉莫》,就对大名鼎鼎的马尔克斯产生了决定性影响。甚至可以说,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长篇小说《百年孤独》,就是《佩德罗·巴拉莫》另一种意义上的翻版。为了纪念胡安·鲁尔福,1990年还专门设立了“胡安·鲁尔福文学奖”,用于奖励那些为该地区文学繁荣作出杰出贡献的作家,而这也是当今拉美及加勒比地区最重要的文学奖项之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