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品读 文评 查看内容

聚义长诗创作,不惑率性持真

2018-3-22 11:53|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437| 评论: 0|原作者: 李发模|来自: 作协创研部

摘要: 写“乡愁”,实则是写“乡恋”。乡恋,是对一方山水自然和人文生态的关怀。可谓“由来一声笑/情开两扇门”。一声笑,是笑对先辈的坟包也是一座山;两扇门,是“温一壶月光,我们回家”。家在哪儿?是情留心底永远不 ...

“乡愁”,实则是写“乡恋”。乡恋,是对一方山水自然和人文生态的关怀。可谓“由来一声笑/情开两扇门”。一声笑,是笑对先辈的坟包也是一座山;两扇门,是“温一壶月光,我们回家”。家在哪儿?是情留心底永远不变的爱,爱是诗意栖息地。

贵州诗人以20部长诗表现《舍不得乡愁离开胸膛》,最先的创意,是我省著名文化学者李裴先生和《贵州诗人》主编杨杰提出,得到贵州省文联和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欧阳黔森的首肯,并在相关厅局和企业的鼎力支持和省诗人协会内部反复定夺而形成的共识。

我作为整套长诗系列的文学指导之一,说实话,最初都有些担心,但见大家很有信心,齐心共谋贵州诗歌的发展,有杨杰和郭思思等扎扎实实为诗人办好事、实事,不务虚功,不摆花架子,而是将“创意”变成看得见,摸得着,享受得到的艺术成果。我就苦点累点也是应该的。

为抓好这套长诗系列的落实,尤其是诗人杨杰,在裴戈先生的指导下,加强领导,明确目标,分解责任,强化督查,严格把关,以目标分解压力,时间倒排逼进度,督查督办逼落实,协调赶超排忧解难,密切文创和摄影相偕并进。

我作为文学指导,又是贵州诗人协会主席,为自己定了几条原则。

一、把握好时机:难得者,时;易失者,机。中国的历史很长,但我们的古人都怕写长诗。为什么?把诗写长很容易,但成功的少,古人不做此类傻事。苛刻地说,白话长诗至今还没有几部真正成功的作品问世。我们为什么又要在一年多时间推出20部长诗呢?把握“时”,如同“好雨知时节”,抓住“机”,也就是“在诗歌面前,看不见一座座高山的写作者,容易妄自尊大”。让大家爬爬山,累喘中得知“知行合一”的自然与人性关联,也不会妄自菲薄。

二、先忘记自己:诗无定势,水无常性。读他人诗稿,切忌以自己所“知”形成他人的“障碍”,更怕以自己之长量他人之短。须知文化不仅是之乎者也,更是一种生活态度;文化不仅是笔墨纸砚,是一种精神传承;文化不是照本宣科,是一种创新。艺术造就灵魂的别具一格,是人格修炼的一种境界。所以我读每一部作品,都当作饱览历史的沧桑,让生命吸氧,释放纷扰的负能量,给心灵以安宁。提意见时,尽量多留一分空间给作者思索精神的守候应是什么?其诗意生存的领地还需包容什么?忘记自己,就是扔掉自以为是的行李轻身进入他人诗中创造的另一世界。诗人,应知“诗歌是我们生命的非法所得,是我们生活的非分之想,也是我们止疼的药片”。诗歌真正的总裁判是时间老人,是他的冷漠和公正。我读他们的诗和提出自己的看法,只是经过他们诗意的花园,说一说闻到的扑鼻香气。人老了,分析他人作品,最怕以老套套人家还说自己很高屋建瓴,自我框架己程式化还说是唯一法宝。我是怕只以自己的一知半解而口若悬河,指点江山,其实比傻子还傻。

诗之魄力垒起的诗人品格,那才叫长城,方可与高手并驾齐驱。

三、我创作《王之背后》得失。

王之背后,是我家乡的景区十二背后。十二乃“王”,王是山水,人类还没出现之前,上苍便先安排山水供人类享用。人,只有珍山爱水,人类社会的发展,才可能山高水长。

人在山水间,欲知“天人合一”之天地人三才,亦即气候,地理,人体三者的辨证关系,即阴阳合抱。如是,一个地方的山水,气候,也决定一个地方的传统文化。

人在人世间,来来往往,你你我我,能说出过程与结果,山水知道:“昨见春条绿/哪知秋叶黄/蝉声犹未断/寒雁已成行”。山以鸟啼为你解说,看山观水思宇宙;水以鱼儿教诲人类该怎样活着并悟知时间的流动。

山水教人“知行”,知行是双足,亦是双肩。合一,乃白云蓄养红日。

我们说:空间无边,时间无限,是指:时,千秋;空,万里。诗把时空宇宙压缩进一纸方格,既可“黄云万里动风色”又能“白波九道流雪山”。

人,笑的时候,红日在胸中;

脸,善的时候,人间也山青水秀。

人,只有结伴草木,牵手山水,哲思则如狂草破空,就是“观云可识天”,如是与山水交友,和草木谈心是人类的本分。

我们人,都是山水的婴儿和奴仆,进入地下溶洞是于地球母亲的胸怀,发掘真我。行走于峡谷地缝,是听鸟啼播种,长出山峰,瞧林竹攀爬,绿向高空。船行清溪,可见山与水的“智斗”,大地血脉是如何形成地球生命史。

在十二背后,青峰不动给云动,红崖不白给雪白。只有拿出眼睛给日月,拿出耳朵给鸟鸣,拿出四肢给道路,拿出胸怀给地穴,方可回到地壳变迁,山水形成的情景。

我写“王之背后”,从动笔到结稿三个多月,修改了七稿,从一万余行删改到3500余行。在写的过程中,时有山岚围绕生命的灵性,见钟乳开花的姿势,听露滴远山的坚持。

凝神思索宇宙,领悟天地之悠悠;承认骨血来自山水,便知忘我之界,是把自己融入风景。

诗行是通往人心的路。而今人心所想,是第二个地球距我们多远——可否与太阳系画等号?可否宜居?可否结识外星生命?人类欲去争得一席之地,发现难,“到达”更难!

我写这首长诗,就是想让人们爱惜人类赖以生存的这个地球,共山水讲故事,讲地壳变迁与人类生命的前世今生,相互“親密”接触。人类,应像自然界的生物,也因“合作”而共赢。

为一个地方的山水写史作传,已老朽的我,只是尽力而已。

最后,我想说的是:破解空间和时间,是人类最大的科学难题。诗亦如此。

在贵州,40位诗人和20名摄影家共同完成20部长诗与摄影,是我们生于斯,长于斯,大家都共同意识到,维护自然与人文生态,应是人类长远生存的天然行为,维护和谐,应是人类科学发展所带来的最大智慧。每部长诗都力图包容天地万物,哲学人伦,既借鉴西方现代诗之精髓,又注重浓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元素,有的借取《诗经》《离骚》之风骨,唐诗宋词之气韵。有的想象驰骋于大宇宙,奇思妙想,诡异动人。其共同的特点是:立足贵州古今的重叠与发生,融汇贯通,彰显超越民族、国家的公民意识。

纵览20部长诗,我可得出这样的结论:一些“气韵生动”之人,本身就是山水转世。20部长诗聚义诗歌,就是“替天行道”开采一方山水人文的灵性,让老祖宗走在我们的血脉中,让信仰指引灵魂飞行。

当然,这20部长诗也有各自弱点,谢谢各位专家的首肯与对症下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熊生婵诗歌《寄居在猫先生胡须上的病孩
  • 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作家
  • 贵州作家欧阳黔森获人民文学奖
  • “改革开放40周年”贵州值得记忆的文学
  • 王华小说《平民的货币战》

图文热点

文学贵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