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品读 文评 查看内容

一首诗,一座城 ——评系列长诗《舍不得乡愁离开胸膛》

2018-3-22 11:52|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97| 评论: 0|原作者: 赵东|来自: 作协创研部

摘要: 中国长诗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从楚辞到汉赋,乃至中晚唐白居易的新乐府诗歌,留下无数优秀的抒情长诗和叙事长诗。现代诗歌史上也有不少优秀的长诗作品,九叶诗人穆旦、辛笛都是写现代长诗的大家。当代诗人中张曙 ...

中国长诗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从楚辞到汉赋,乃至中晚唐白居易的新乐府诗歌,留下无数优秀的抒情长诗和叙事长诗。现代诗歌史上也有不少优秀的长诗作品,九叶诗人穆旦、辛笛都是写现代长诗的大家。当代诗人中张曙光、桑克、肖开愚等人也是写长诗的高手,还有一些长诗的隐逸之士,一直致力于长诗创作,成都的杨典、贵州的梦亦非也有一些长诗作品面世,尽管他俩的作品多少带有一些个人的局限性,还是对长诗写作有一定的见解。遗憾的是,长诗传统在不断遗失,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多,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原因。白居易的长篇叙事诗《长恨歌》表面上是在抒写李杨爱情,呈现大唐盛世的繁华,骨子里面却带有浓重的修仙和玄学思想,长诗难写难读,古人视为险途,当今社会传播日益发达,网络文化深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更是很少有人愿意欣赏长诗。

长诗是一个独特的领域,而且长诗有着独特的气韵和线条,长诗不是将短诗拉长或者若干短诗的集合,长诗需要更为广阔的视野和更为强大的包容。长诗这个概念不是诗歌体制上的庞大或者诗歌主题的宏大,更为重要的是,长诗作者需要一个明确的长诗意识,因为长诗需要更为深刻的体悟和精准的平衡能力。

短诗的难度在于构思和表达,长诗的难度在于视角和高度。简单地概括来说,长诗写作需要以下几个要素:一是历史思考;二是生活积累;三是自我带入。所谓的历史思考指的是长诗特有的历史观,当年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曾说过诗的真实超过历史的真实,尽管亚里士多德指的是史诗,而不是长诗,事实上,任何一部长诗都是在创造历史,一部长诗就是一段历史的真实表达。因此,长诗写作首先是对历史的传达,正确的历史观和敏锐的历史触角是长诗创作的一个前提和基础。所谓的生活积累指的是长诗写作是对纷繁生活现象的选择和嵌入,缺乏生活观察和现实思考的诗人难以写出优秀的长诗。因此,优秀的长诗作者既要有诗人的情怀和诗歌的表达技巧,还需要小说家一样的素材积累能力。所谓的自我带入指的是长诗写作过程中诗人逐渐从劳心费力的寻找过程转化为被诗歌引领,进入自由境界的写作阶段。长诗写作的艰苦性非一般人能够想象,很多人无法进入长诗,与长诗的写作和阅读过于艰辛有关。无限风光在险峰,正是因为长诗难写难读,一旦进入长诗的境界,其中的审美愉悦超过了日常的审美经验。长诗写作讲究的是诗歌引路,自我融入,达到忘我之境,方能有所收获。

从以上三点来分析长诗《舍不得乡愁离开胸膛》,大致可以得出以下几点。首先是接通古今。从远古时代的祖先亚鲁王信仰到明清时期沙滩文化,乃至改革开放以来西江苗寨、青岩古镇文化品牌,长诗几乎贯穿了贵州古今的发展历史。其次是突出特色。长诗选取的主题均为贵州省具有代表性的人和事,地域特色十分鲜明。三是抒情和叙事相结合。长诗的篇幅较大,无法像短诗那样凝练,因此,如何把握叙事和抒情的尺度问题,平衡抒情和叙事的关系成为关键。这部系列长诗走的是质朴路线,写真感情,说真故事,正如《人间词话》云: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

《舍不得乡愁离开胸膛》的境界就在于此,作者为本土诗人,具有强烈的乡土情结和家园意识。热爱家园、歌唱家乡成为长诗最好的抓手。长诗并非都要写大的历史事件或者名人名家,日常小事和普通百姓也可以成为长诗的主角。贵州具有创作长诗的绝佳文化生态环境,这里多彩的民族文化和山地生态环境孕育了贵州独特的家园文化。贵州人的家乡情怀和家园意识十分浓烈,从长诗《亚鲁,我的王》中可以读出诗歌中浸透的多重家园文化。亚鲁王信仰是贵州西部苗人一种文化现象,也是贵州西部苗人的精神依托。贵州西部苗人相信只要信守与祖先亚鲁定下的约定,好好生活,热爱家乡,百年之后,灵魂会回到祖先亚鲁的东方乐园。这一民间信仰寄托了苗人对于家园文化的独特理解,灵魂归家可以说超越了西方哲学家海德格尔描述的诗意栖居。乡愁中包含着对家乡的热爱,这个家园不仅有现实的家国情怀,还有心灵的寄托。

《舍不得乡愁离开胸膛》的结构方式突出贵州的区域文化特色,这是长诗的另一个绝好的抓手。贵州具有丰富多彩的山地绿色文化特色,贵州有着数以百计的古村落和生态小镇,这些城镇文化上接远古文化传统,下通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未来。因此,这部长诗采用了一个极为合理的组诗的方式来连缀成篇,仿佛一连串的镇追形成一条项链。更为重要的是,长诗以城镇建设为抓手,正是符合现代长诗的用诗歌来表达时空变幻的特征。

用现代长诗中常用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一首诗,一座城。近些年来,国内的长诗创作呈现出下滑的趋势,这和不断发展的社会生活是不相适应的,试想南美诗人中以长诗著称者如璀璨群星,聂鲁达、沃尔科特、帕斯等为代表人物。美国长诗传统更为深厚,以写城市生活知名诗人为数众多,艾略特的长诗《荒原》写出二战以后西方人精神的迷失,诗中大量描写现代都市的隔绝和迷茫。庞德的长诗《诗章》同样是写西方文化的堕落和西方传统文化的式微,诗中涉及到的西方城市众多,从罗马、巴黎、伦敦到不计其数的小城镇,庞德不惜笔墨大加描写。现代长诗似乎冥冥中与城市生活有着一种天然的联系,很多长诗就是在写一座城市的生命和呼吸。城市的生命体现在很多方面,经济发展,历史传承,乃至各种文化品牌效应等。用长诗的方式来表现城镇文化是符合当下文化发展和文艺建设的主流的。

从文化学的角度来看,一座城市可以用一个包含着若干文化象征物的文化符号来代表;从诗歌的角度来看,一座城市可以用一个意象来传达城市的生命和脉搏。《舍不得乡愁离开胸膛》抓住了城市的脉搏,从意象出发,带动城市的生命节奏,走入城市的历史,表达城市的文化。因此,长诗本身就是一座城市最好的文化符号。

《舍不得乡愁离开胸膛》的城镇文化书写为当下长诗写作提供了很好的范例和借鉴,家乡人写家乡事,以本真面目表达故土情怀,这样接地气的长诗正是当下需要的。如果要对这部长诗的艺术手法上提一些建议的话,我想说,还是在意象群的打造上需要一个整体感的协调和整合。一部长诗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体,诗歌是用意象说话的艺术,长诗的意象更为复杂,要求也更高。首先长诗的意象不是单一的,而是丰富的意象群,有这些意象构成一个完整的有机体。《舍不得乡愁离开胸膛》中也有大量的诗歌意象,可是这些意象存在一个呼应和沟通,而且核心意象不够突出,无法形成长诗的凝聚力。其次长诗的意象冲击力较强,艾略特为了表现西方人精神的苦痛,创造大量的发人深省的系列诗歌意象,荒原、枯河、迷雾、根芽等,将大量的植物元素融入诗歌意象中,形成一个复杂的诗歌意象构成文化符号系统。《舍不得乡愁离开胸膛》的诗歌意象的准确度很高,创造性还有些欠缺,需要深入挖掘地方文化符号,创造自身的诗歌意象。最后,长诗意象在情感上较短诗稍弱,可是在历史思考上更为深入。长诗的意象不能仅仅是浮在表面的个人情感的寄托,还要善于选取具有时代特征的文化符号作为载体,进行加工创造,表达对于时代的看法和展望。长诗作者需要的不仅仅是负才使气,大加渲染,更多时候是如何控制住个人情绪,把我诗歌的节奏,找准诗歌发展的脉络,在适当的契机进行宣泄。

长诗是地方文化的绝好的宣传工具,中国古代的汉赋和乐府诗歌大量采用了地方性文化知识作为载体,宣传地方文化。在贵州省大力打造多彩贵州文化形象的今天,长诗为贵州的文化发展做出了宝贵的尝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新的文学自觉时代的诗歌写作
  • 任可迪诗《杀死一只知更鸟》外八首
  • “天朝上品”杯第三届尹珍诗歌奖颁奖,
  • 从哪里出,向哪里发?——“百年新诗再
  • 全国百名诗人看贵州写贵州采风系列活动

图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