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品读 文评 查看内容

轻描淡写且倾情 ——读邹雁鸿《就这样长大》

2018-3-11 13:26|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248| 评论: 0|原作者: 李半知

摘要: 两年前某天,接到邹雁鸿电话,说她想出一本书,请我邀几个作家朋友聊聊,提点意见。她是我同学,但已多年不见,一来电话就说要出书,我很是替她高兴,便欣然应诺。约定时间、地点,邀上几个作家、诗人老友一聚。其间 ...

两年前某天,接到邹雁鸿电话,说她想出一本书,请我邀几个作家朋友聊聊,提点意见。她是我同学,但已多年见,一来电话就说要出书,我很是替她高兴,便欣然应诺。约定时间地点,邀上几个作家、诗人老友一聚。其间,雁鸿拿出她的书稿《就这样长大》给大家介绍,那可是34万字啊,厚厚的,很有分量,足见她下的功夫很深。她原本打算请我帮她提点建议,帮忙联系出版,可我一来忙于俗事,二来担心自己水平能力有限,拜托作家肖江虹处理。

邹雁鸿是我大学同学,人漂亮、温柔,出生书香门第,生长在省城。受家庭环境熏陶,字写得好,文章写得好。正所谓字如其人,文如其人。她的字轻盈飘逸,有其人之灵秀;文质朴清纯,有其人之真诚。

大学毕业后邹雁鸿做了教师,而且一做就是20年,至今仍在教师岗位上耕耘。她的《就这样长大》是她18年教师生涯的见闻、感受与心声,倾注了她对教育、对学生的深情,和对文学创作的执着。她在创作谈里说,“独处的时候,那些鲜活的形象、生动的事例,总是撩拨起我的心弦,不断激起我创作的原动力,促使我迫切地想将内心的感受用文字的形式表现出来。于是,便有了这部小说。”

她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就职于城乡结合部的一所学校,无论是校园周边环境,还是教学设施、学生来源都是很不理想的。在那里,雁鸿接触了大量的留守儿童、辍学儿童、转学儿童以及只能顾及自己生计无法顾及孩子教育的家长。看到了那些来自社会底层的孩子的不同命运交织。这些悲喜交杂的见闻与经历,邹雁鸿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雁鸿著作《就这样长大》分上下两部,一至三年级为上部,四至六年级为下部,两部合二为一。贯穿全书的“老师”用“冷眼”观察着身边的人和事,心中却充满大爱,充满温情。书中塑造了一个个“我”作为每个事件的主人翁,“我”既是一个视角独特、思路新颖的旁观者,又是一个严肃活泼、充满童真的当事人。用“我”的视角去观察一群天真烂漫的孩子,讲述他们成长中的点点滴滴。

她在《公开课》中描述:上公开课那天,教室里坐满了人,连校长婆婆也来了。班里黑压压的一片,我们从没有见过这么多人来听课,有的同学很紧张,有的同学很兴奋。开始上课了,老师上的是《所见》,“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这首诗我们早已背得滚瓜烂熟,我看见校长婆婆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只听冷老师说:“牧童骑着黄牛,他的歌声在树林里回荡,这时,他看见了什么?”冷老师打开那幅早已准备好的画,指着问我们。同学们纷纷举起手来,坐在前面的妞妞举得最高,她的小手几乎凑到冷老师的脸上,于是冷老师把她叫起来。“他看到了蟑螂!”同学们哄堂大笑,“不对,不是蟑螂,是‘偷油婆’!”同学们笑得更厉害了!老师们也在下面偷偷地笑。……

看了这样的描述,谁都会禁不住大笑。袁枚的《所见》我小学时读过,但没有听说把文中的“蝉”说成是“蟑螂”甚至“偷油婆”的。可能是老师画的蝉太像蟑螂吧。也说明“妞妞”观察仔细,看到画中的不像“蝉”,而更像“蟑螂”。也可能“妞妞”根本没有见到过“蝉”,她生活的环境里、印象中只有蟑螂,而对诗中的“蝉”无法理解,于是看着老师手中的画,说出了自己的认识。

邹雁鸿在写这段文字时,感情细腻,观察入微,笔法老道,行文却又十分平实可信,可以说十分“接地气”。

她在《取暖》一文中写到:天冷了。但是,我发现有的同学总能想着法子让自己变得暖和。……。清点人数的时候才发现杨阳还没有到,冷老师正要打电话,却发现杨阳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我发现杨阳跟平时不太一样。他穿了件大棉衣,双手交叉捂着肚子,小小的脑袋藏在大棉衣的帽子里,整个人滑稽极了。……。我转过身来,就在那一瞬间,杨阳掀开棉衣,我看见他衣服的下面藏了一只母鸡!……。“杨阳,你为什么带了只母鸡?”杨阳得意地说:“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抱着母鸡是最暖和的!我妈在家里就这样!”……。

接下来的课堂可想而知。有的羡慕,有的起哄,有的捣蛋。于是母鸡不安了,在教室里乱飞。老师哭笑不得。我们仿佛看到了面色铁青的冷老师站在门边,眼睛里快喷出火来。情节构思巧妙,令人遐想。“抱着母鸡是最暖和的!”这样的逻辑又令人啼笑皆非。

她在《黑眼睛》中写一个叫“小文”的小女孩,头发总是一边长一边短,打扮得“怪里怪气”的,不但招同学的冷眼,还为此兴起不小的风波。小文的妈妈来学校讲述,小文生下来就有一只眼睛坏了,经多方医治,仍然没治好,为了不被人发现,不被人嘲笑,才留起了长发,而且走路总是低着头。“小文”也因此曾多次转学。他妈妈讲述完后,当作同学们的面把“小文”的头发剪了,并希望同学们善待他。

她在文章结尾写到:剪掉头发后的小文没有人去关注他的眼睛,他慢慢抬起头来,慢慢开始和别的同学讲话、玩耍,他没再和别人打架,只是在课间的时候,他依然爱画眼睛,各式各样的眼睛。一次画自画像的时候,他把自己坏了的那只眼睛画成了一颗五彩斑斓的珠子,看着画面上的他,我听见一位同学大声说:“看,那是贺小文,只有他有这样的眼睛!”我转过头去看小文,生怕他哭,没想到他却笑了。笑的时候,我看见他刚掉了一颗牙。

这样的结尾,可以说是十分完美的。我们看到的是一颗颗童心,善良的心。每个孩子心里都有一个世界。小文最终从为维护自尊而留长发、打架、转学,到树立自信……

《就这样长大》通过一个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一件件或喜或忧的生活琐事,把自己做教师的成就感与辛酸尽显笔端。从书中,我们既看到了她对教师职业的执着和幸福,也看到了一群群孩子的成长历程。她的书名《就这样长大》,看似如此轻描淡写,看似那么不以为然,然而“就这样长大”的背后,倾注了做着多少心血,多少酸甜苦辣,可想而知

邹雁鸿的文字清新淡雅,平实无华,没有刻意做作,就好似聊家常,平实、真诚充满了真情和博爱。同时也表达了对生活、对工作、对社会的感知和理解。当然,书中某些篇章的笔触稍显稚嫩,行文略粗糙,希望她的下一部作品更为成熟更有质感。

 

李半知本名李小龙,土家族,1976年生,作家,诗人,阳明文化专家。现任贵阳市作协副主席,修文县文联主席,阳明诗社社长。有散文集《深谷乡音》,现代诗选《四壁乡愁》,古体诗选《回望乡关》,合称“乡愁三部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新的文学自觉时代的诗歌写作
  • 任可迪诗《杀死一只知更鸟》外八首
  • “天朝上品”杯第三届尹珍诗歌奖颁奖,
  • 从哪里出,向哪里发?——“百年新诗再
  • 全国百名诗人看贵州写贵州采风系列活动

图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