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品读 文评 查看内容

石一鸣创作谈:《乡愁正秘密地返回胸膛》

2018-1-22 11:26|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599| 评论: 0|原作者: 石一鸣

摘要: 乡愁正秘密地返回胸膛——新时代铜仁第一部长诗《圣地寨英》创作谈返回,是我对寨英深情抒写的一个永恒母题,其表现为我作为一个诗人,把寨英看成精神的故乡、信仰的故乡;我作为一个苗族人,对寨英这个以苗语命名的 ...

   乡愁正秘密地返回胸膛

——新时代铜仁第一部长诗《圣地寨英》创作谈

                     

    返回,是我对寨英深情抒写的一个永恒母题,其表现为我作为一个诗人,把寨英看成精神的故乡、信仰的故乡;我作为一个苗族人,对寨英这个以苗语命名的地方进行溯古追源;我作为一个热血青年,对这块土地曾经的辉煌及现时的落寞进行扪心诘问。

    这里所说的寨英,是一座古镇,位于松桃苗族自治县西南部,是中国历史上川楚之民最早进入贵州朝靓梵净山东线古道必经之地,是迄今为止贵州省保存较完整、梵净山区域规模最大的古建筑群,有“梵净府都”之称。它曾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第六子朱桢进入梵净山区的屯兵之地。上千年历史悠久的滚龙民间艺术使其当之无愧被冠以“中国滚龙艺术之乡”。

    《圣地寨英》是“舍不得乡愁离开胸膛”主题系列长诗20部)之一。系列长诗由中共贵州省委政研室牵头,省住建厅、省文化厅、省旅发委、省新闻出版广电局、省文联、贵州日报报业集团、贵州电视台、省作协等共同参与,省诗人协会组织全省40名一线诗人和20位摄影家创作完成。主要是以诗画方式讲好贵州儿女脱贫奔小康的精彩故事以诗画故事讲好“诗栖贵州”的百姓富足以诗画形式彰显贵州山水大美以诗画长卷呈现贵州特色古镇历史以努力打造长诗为代表的贵州文化符号,用“长诗唱响中国”。其中包括五个版块:一是习近平总书记关心关注的最美村落花茂1部;二是2016年国务院公布的全国127个特色小镇之贵州茅台、西江、朗贷、旧州、青岩5个特色小镇;三是贵州最具特色的古镇之土城、丙安、广顺、洛龙、锦屏、镇远、敖溪、寨英、下司等9个古镇;四是贵州打造全域旅游的旅游长诗和“黔西北之肾”草海、亚州第一“长洞王国”绥阳等3部;五是贵州最具地方特色的的沙滩文化和苗族史诗亚鲁王文化2部。

    当我接到主题系列长诗寨英创作组组长马晓鸣电话,问有没有兴趣写寨英长诗时,我毫无迟顿便答应了下来。尽管当时对寨英一知半解,可是要创作一部主题性长诗,心中难免高兴、迷茫、清醒、悸动。有许许多多的主题值得打捞,但只有返回,才是我想要的。刚开始,我的题记是一个苗族人的心灵史,准备以一个苗族诗人的身份,重新对这块土地进行别样的解读,但在创作过程中,慢慢地发觉这里已经超越了我的情感所能表达的。在这之前,去过寨英很多次,不管是一个人沿着狭窄的巷道感受沧桑巨变,还是吆三喝五成群结队在滚龙艺术节体会滚龙滚滚滔滔的气氛,只有一组反义词在脑海里来回冲撞:清静与喧嚣,最后我不得不倾向于静的一面。

    寨英这部长诗能够写下来,是很不易的。系列长诗组委会以省委政策研究室的名义下发涵到县委后,那时我还在松桃工作,我便与寨英政府联系,寨英政府高度重视,明确一个副科级干部与我对接。于是我们创作组便隔三差五地往寨英跑,确切地说,是我一个人经常跑动。因为组长马晓鸣是石阡人,路途遥远,不会常来;而负责摄影的陈镇,手头事情多,也没有安下心来摄影,以致本部长诗的图片最后由组委会摄影统筹贾庆祥先生亲自带队来到寨英补摄书出版了,没有著摄影师的名字,只在封三标上提供图片者。其实我也没有把精力全部放在这上面,由于当时我工作调动,在调取档案时,发现学历档案全部丢失。我在补档案的途中跑上跑下,想办法,找关系,本已焦头乱额,心力交瘁,根本无暇顾及在头脑里已经策划好的诗歌架构。直到工作调动后,才静下来创作,但离交稿时间只有两个多月。每天基本上是白天匆匆忙忙上班整材料(才换到新单位,多事情都是陌生的),晚上匆匆忙忙地奋笔疾书,这部长诗就这么仓促地写下来了。

    如此艰难的创作,为什么我还要坚持?因为我在行走寨英的时候,在整理寨英资料的时候,发现了寨英的秘密——那就是我精神的故乡,信仰的故乡。在波澜壮阔的历史长河中,佛教文化与民族文化在这里碰撞,从而产生分歧、割据、占领、融合,其中的艰难困苦和我的遭遇相比,我是无法比拟的。于是在心中就有了克服困难的勇气,有了一种荷担的使命,因为这是新时代铜仁第一部主题性长诗,既然身在其中,就不能置身事外。寨英已然是一份亲情,正在抵达我的内心。

    我把这部长诗取名为《圣地寨英》。有人说“圣地”二字容易让人联想到红色旅游或恐怖主义之地,我不苟同。首先从“圣”字讲,繁体字为“聖”,左边是耳朵,右边是口字,即善用耳,又会用口,耳聪口敏,通达事理;再从简体字“圣”看,“又”是象形字,像人之手,下面是“土”,喻为土地、范围等,这表示用手抓住土地。对于寨英来说,我是走进了这块土地无数次,同时用眼去看,用耳去听当地人的种种口头传说,用心去思考,即我抓住了这块土地的命脉。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讲到:“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是的,最初我的构想是抒写寨英这块土地的六十四个具代表性的事物,按照八卦方位分门别类,但最后删减,只剩下三十二个主题,分四个部分。每个主题,都是经过深入了解,或实地察看,才在创作时符合实际,贴着寨英的根本写下去。

    “圣地”,我还认为是佛教圣地。寨英古镇在梵净山脚下,而梵净山是一座佛教名山、弥勒道场,寨英古镇又称为“梵净府都”。固此,我的创作以梵净山为母体,从圣景、圣城、圣道、圣宝四个方面的诗性,让历史人文、建筑文化、山水田园及民风民俗由此徐徐展开。

    我的创作,是以一个朝圣者的心态抒发的。在创作时我时刻都想到妙玄法师在这片土地的传经布道,我先不说他对我民族的文化冲击,但起码对于被战火侵蚀的人们的心灵,是正确的抚慰和治疗。妙玄法师当时踏上的这条路,在战争的摧残下,已是荒废。他一衣钵,一袈裟,在梵净山下周围的村寨,查寻佛踪,宣说佛法。他孤独的身影,时而从林中走出来,时而又消失在雾霭重重的林中。如此经年不殆,感化了许许多多的村民。这些从外地迁徙而来的人,他们无法融入到原著居民当中,本身就心灵空虚,希望有一种寄托,而妙玄的佛法恰好能填补他们。妙玄从行走中,悟出了玄机,他就近募集香资,整修旧日佛寺,或组织信众勘察新路,开伐佛道。他的举动引起了屯田兵制下的地方官府重视,于是官府拔粮出资,招工买料,打出一条浩浩荡荡的朝圣路。并且一修,就从寨英修到了梵净山顶。当妙玄看到这焕然一新的佛道,身心已从雾霭茫茫中出来,登上山顶,那种辽阔的天地,是一个和尚即将悟道的开始。于是他出口而道:“昨天佛从东方来,辰水岸边莲花开。九天飘落朝圣路,月地云阶登佛台。”

    我以文字为脚步,以妙玄法师的决心踏上这条路,让我明白了哲学家海德格尔在研究诗人荷尔德林时说:诗人的天职是返乡。返乡是心中一次永远的痛,所幸的是我经历过了。梵净山和它脚下的寨英古镇,我的笔触是难以一窥它们曾经的灿烂与恢宏,但在夜深人静的创作中,母亲般召唤,让我觅途寻返,把内心的独特感受倾泄而出,于是写下了这部长诗。

    这部长诗的创作过程中,得到了系列长诗执行主编小语亲临铜仁指导谋划,得到了松桃作协主席吴胜之的大力支持,初稿出来后,经组长马晓鸣大刀阔斧的修改,三易其稿,最终通过终审。感谢著名军旅诗人、作家,《西北军事文学》主编马萧萧为本部长诗作序,感谢贵州诗人协会的策划出版,感谢寨英政府热情周到的服务,感谢诗人田松平不余遗力地多次陪我到寨英采风。

 

石一鸣:笔名,伊鸣,苗族,供职于贵州省铜仁市公安局。出版有诗集《我把柴火还给如来》、随笔集《一个山村教师的读书笔记》。系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松桃县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第26期民族班学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贵州首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在贵阳开班
  • 看全国著名作家、评论家如何点评欧阳黔
  • 《人民文学》、贵州省作家协会万山创作
  • 陆离诗《妈妈(外六首)》
  • 第38届世界诗人大会暨第二届中国·绥阳

图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