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佳作
+ 订阅

佳作

血花(短篇小说)
血花(短篇小说)
血花欧阳黔森雪花像一朵朵透明无瑕的小小银伞,在没有北风吹的山野里飘动。天空一刹那纷纷扬扬起来。这是红土高原的雪朵儿,美丽、轻盈、奇妙、梦幻。老杨坐在驾驶室,忧虑而担心地数着那慢慢降落的雪花。可他怎么也 ...
2021-7-23 00:00
母亲的那一小片天(散文)
母亲的那一小片天(散文)
母亲有一块两分地的菜园子,紧邻老屋后院。这是属于母亲一个人的天地,整地、播种、浇水、施肥,母亲倾力亲为。为防止家里的鸡鸭糟践,母亲用木条围了栅栏。菜园子被母亲平整成了整齐的田字格,依据时令种植不同蔬菜 ...
2021-5-21 10:29
你是我的春天(散文诗)
你是我的春天(散文诗)
草尖上草尖上,抹不完的相思,流淌不尽一夜夜的泪,把倾诉交给大地。草尖上,挂着一颗颗夜的眼睛,祈盼朝霞,解散不眠的梦。草尖上,闪亮着青春的萌动,穿越时空,把梦想遥寄。草尖上,一滴露珠是我的前世,隐约记得 ...
2021-5-19 08:54
偶遇桃花源(散文)
偶遇桃花源(散文)
因为生活日复一日的相似且喧嚣,所以远方和遗世独立的角落显得弥足珍贵,令人心生向往。陶渊明写: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这是他想象中的桃花源。巧的是,我遇见了这样 ...
2021-5-18 08:51
欧阳黔森小说《莽昆仑》
欧阳黔森小说《莽昆仑》
莽昆仑欧阳黔森一你见过的天空,是我见过的那一种吗?自从我见过这天空,就不再相信还有什么样的天空,能比得上我见过的这一种。是的,在看见那天空的一刹那间,我的心胸一阵紧缩,接着一声痛快的呐喊涌出了我的喉咙 ...
2018-12-5 14:50
张永龙小说《黑豆队长》
张永龙小说《黑豆队长》
黑豆队长张永龙在世界现代“选举史”上,象杂木寨生产队的那次选生产队长,恐怕很难找到第二例。全队老小五六百口人,在晒坝集合。历届队长组成的队委会的全体队委,没有按姓氏笔划为序,也没有按资格排座,而是散乱 ...
2018-12-5 14:34
何士光小说《远行》
何士光小说《远行》
远 行何士光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陆游诗,未必恰当的题词一这一辆长途客车是遍体鳞伤的,一直在坎坷的山路上行驶,车厢不只一次地碰损了,总有些什么铁条在摇曳,车窗上也缺少玻璃;但是,谢天谢地,它 ...
2018-12-5 13:23
贵州首个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傩面》赏读
贵州首个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傩面》赏读
傩 面肖江虹一蛊镇往西二十里是条古驿道,明朝奢香夫人所建,是由黔入渝的必经之道。只是岁月更迭,驿道早已废弃,只有扒开那些密麻的蒿草,透过布满苔藓的青石,才能窥见些依稀的过往。驿道穿过半山,山高风急,路 ...
2018-8-11 16:32
欧阳黔森:倾听花开的声音
欧阳黔森:倾听花开的声音
欧阳黔森,一级编剧、二级教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贵州省核心专家;获中宣部授予“全国中青年徳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第十一、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九届全国青联常委。任贵州省文联主席、贵州省作家协会主席、 ...
2017-9-13 16:36
欧阳黔森 短篇小说《断河》
欧阳黔森 短篇小说《断河》
欧阳黔森,男,中国作家协会七届全委,贵州省作家协会主席,贵州省文联副主席,贵州文学院院长,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青年常委,贵州省青联副主席。先后在《当代》《十月》《收获》《人民文学》《中国 ...
2016-3-17 14:41
何士光 散文《雨霖霖》
何士光 散文《雨霖霖》
何士光,著名作家,小说《乡场上》《种包谷的老人》《远行》分别获1980年、1982年、1985年全国优秀中、短篇小说奖。曾任贵州省作家协会主席,贵州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山花》主编。出版文集多种。《雨霖霖》是 ...
2016-3-17 13:53
草根柳永的“圈外”人生
草根柳永的“圈外”人生
自古以来,人类社会都有一种崇拜大师情节,于是各种面目的大师,立一頂大纛,招一帮小喽啰,找一个山头,就成了山大王
2016-1-19 10:52
曹永作品:龙 潭
曹永作品:龙 潭
差不多半年了,天空始终蓝幽幽的,看不到一点白云。开始的时候,还有人去黑神庙焚香烧纸,希望老天爷能够睁开眼睛,洒几滴雨水
2015-10-9 13:46
何士光作品:乡场上
何士光作品:乡场上
在我们利花屯乡场,这条乌蒙山乡里的小街上,冯幺爸,这个四十多岁的、高高大大的汉子,是一个出了名的醉鬼,一个破产了的、顶没价值的庄稼人。这些年来,只有鬼才知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是怎样过来的,在乡场上 ...
2015-4-12 12:45
蹇先艾作品:水葬
蹇先艾作品:水葬
“尔妈,老子算是背了时!偷人没有偷倒,偏偏被你们扭住啦!真把老子气死!……” 这是一种嘶哑粗躁的嗓音,在沉闷的空气之中震荡,从骆毛的喉头里进出来的。他的摇动躯体支撑着一张和成天在煤窑爬进爬出的苦工一样 ...
2015-4-12 12:31
12下一页
  • 美哉,松杉
  • 山高镇不远(随笔)
  • 建党百年贵州文学研讨座谈会在修文县举
  • 血花(短篇小说)
  • “新世纪西部作家论坛:王华、肖江虹作

图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