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苑
+ 订阅

文苑

肖江虹散文《饮者》
肖江虹散文《饮者》
我们老肖家有两样东西遗传的特别彻底,一是身高,爷爷一米六八,六个儿子没一个窜过一米七的;二是酒量,爷爷四兄弟个个是杯中神仙,四房十六个男丁,每次聚会能喝掉一桶酒。注意,一桶,乡下挑水的木桶,靠记忆估算 ...
2018-4-18 08:40
刘熊艳诗《故乡》
刘熊艳诗《故乡》
故乡1这里的地名叫垭口处于两座山峰交汇处等哪天这两座山倒下有多少人会知道它的另一个名字叫故乡2村里又添了新路样子像母亲手背上的经脉也可以说它像刀口只是它不会喊疼,也不会流血但可以赋予它任何比喻3铁路下的 ...
2018-4-13 13:08
杨林《十二月》组诗
杨林《十二月》组诗
柳月柳月有两个孩子一个叫大寒一个叫小寒大雪把村子洗得柔软柔软的风,柔软的叶,柔软的天空和田野连阳光也是柔软的,照在柔软的草地上只有石头写下坚硬,像一个熬过越南战争熬不过这个寒冬的老人,可悲的是骨头没有 ...
2018-4-9 11:14
肖勤小说《暖》
肖勤小说《暖》
小等打了个大哈欠,耳朵下方的小脆骨发出咯嘣咯嘣的响声。下巴好不容易才木木地回闭过来,眼皮却纹丝不动,那里好像被奶奶用廉价502胶水粘过,小等使劲用手去擦拭,眼珠子都被搓烫了,眼皮还是揉不开。小等索性闭着 ...
2018-4-4 13:22
莱明诗《致父亲》外五首
莱明诗《致父亲》外五首
致父亲那一年,我们瘦如灯盏山中的植物相继枯萎我们出逃,沿着跑马的古道一路南下,去了贵阳在一座陌生的城市我们努力记住有名字的街道在街道上,又努力寻找口音相同的家乡人我们从批发市场低价购买蔬菜,鸡蛋,拖鞋 ...
2018-4-2 11:18
肖荣丽散文《最温暖的一句话》
肖荣丽散文《最温暖的一句话》
我曾经非常尊敬医生,并笃信医嘱,也曾得益于医院,保住了自己以及亲人的小命。比如某年急性阑尾穿孔,医院果断给我切了那可以要命的玩艺儿。再比如怀胎生子,因为宫口开度不够无法自然生产,医院果断切腹,给了我一 ...
2018-3-30 09:25
左安军《时间之书》外六首
左安军《时间之书》外六首
时间之书一盏灯溶有父亲的沉默跃入黑暗我穿越冬天词的含义那锁住面包的音节低下头而此刻,它逃脱穿过天线,到达父亲瞬间编造成愿望你的火焰被时间之书压弯但还能清晰听到光束往外扩展 你汗水涔涔却不是为了自己饮闪 ...
2018-3-28 10:21
姜仕凯小说《雏菊》
姜仕凯小说《雏菊》
阿布和普通的男生一样喜欢玩英雄联盟,这一天他正和朋友酣战的时候放在桌上的手机弹出一条新消息,他鬼使神差的瞄了一眼,正在团战的他失去了五杀的机会并且被夏特当了。当屏幕变黑的时候,阿布十分懊恼。他拿起手机 ...
2018-3-26 10:51
伊人诗《夜晚,灯不是唯一的光亮 》外四首
伊人诗《夜晚,灯不是唯一的光亮 》外四首
夜晚,灯不是唯一的光亮 此刻,灯在跳舞。劳斯莱斯的蓝色多瑙河圆舞曲。光,闪动着,像无数双渴望宽恕的眼睛。当夜晚悄然进入,黑夜,散布在周围。唯一的光,蓝色的光影。谁在期待黑暗的消失?万物的主!你是否能驱 ...
2018-3-19 13:49
何毓敏散文《麻衣》外一题
何毓敏散文《麻衣》外一题
麻衣麻衣不是一件衣服,也不是一个地名,而是一个名字,我家一只小猫咪的名字!小时候,我家喂养的几只小猫都长着灰色的毛,中间规则地夹杂一些白色的条纹,远看这些小猫,就象穿着一件灰麻灰麻的衣服,悠闲自在地跑 ...
2018-3-13 17:54
苗裔《回魂述》长诗节选
苗裔《回魂述》长诗节选
1我依然紧握手中的弯刀任由大雨昼夜追击等我翻过一座大山越过一条大河黑色的云雾被木叶声拨开我将站在离你不远的对岸等我放下刀柄奔向你等我们相依相偎丢失的红鬃马已跑回祖先的墓地因为梦里你的歌声因为我太过爱你 ...
2018-3-9 10:43
罗婧诗《冥想》外五首
罗婧诗《冥想》外五首
冥想请不要说话,不要吵醒天空远处的光,在慢慢放开仿佛揪住离去的手,无力挣扎,无力松懈无叶之木,是树,发散着影如时空剔骨上天赐给它们的,只有长出绿芽正如上天赐给我们的,只有平安活着请不要说话,不要破坏这 ...
2018-3-7 16:26
欧阳黔森散文《报得三春晖》
欧阳黔森散文《报得三春晖》
这风这雨,千万年的酸蚀和侵染,剥落出你的瘦骨嶙峋;这天这地,亿万年的隆起与沉陷,构筑了你的万峰成林。这段文字是我对乌蒙山脉地区的最初印象。有了这样的印象,我的长篇小说《绝地逢生》的扉页,便写下了这样的 ...
2018-3-5 13:12
冉光跃散文《阿谢》外一题
冉光跃散文《阿谢》外一题
阿谢忽然想写阿谢,缘于阿谢身边的一群女子。阿谢像一条红鱼,在湖水中被灰色的鱼群烘托着。那些女子长相虽称不上尤物,但因产于比较封闭的乡下,颈子长年累月深藏于领子里,加之长发的遮蔽,忽然显现出来,就如新剥 ...
2018-3-2 14:12
罗勇小说《藏好杨大能》
罗勇小说《藏好杨大能》
“……不搬了?镇长,可杨大能已经松口……”牛支书握电话的手仿佛被烫了,他把电话换到左手,腾出右手,使劲扯喉结上松垮垮的皮。他觉得嗓子像烧红的汽车排气管,咽口水下去,能滋起一阵水雾来。给杨大能做很久的思 ...
2018-2-28 10:39
  • 肖江虹散文《饮者》
  • 《贵州作家》2018年第1期作品目录
  • 剩下他孤身一人的夜晚一一胡安·鲁尔福
  • 刘熊艳诗《故乡》
  • 行者何以无疆

图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