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苑
+ 订阅

文苑

黄鹏长诗《伤口上的风》
黄鹏长诗《伤口上的风》
伤口上的风黄鹏一 草的国王端坐水中,夕阳钓起诱饵花色落尽,满眼的落红簇拥着美好仙子从遥远国度回归,成为一个男人枕在胸口的象征。断头的虫唱在土地穿行。舞台上,绚烂搭就的戏曲演奏有一群人内心的伤口孤独的人 ...
2018-8-17 10:02
李世成小说《我的道路是一头蟒蛇》
李世成小说《我的道路是一头蟒蛇》
我的道路是一头蟒蛇李世成一我一定是饿了,不然不会想到吃饭。我想不起来从哪天开始忽略与饮食有关的东西,比如筷子,比如碗。筷子一天比一天陌生,一天一个样,碗也大小不一,变化莫测。我想不起来,饮食的仪式,饮 ...
2018-8-13 10:22
丰一畛小说《我们的敌人》
丰一畛小说《我们的敌人》
我们的敌人丰一畛1集市上的买卖声连成了网。亮晶晶的。还有弹性。我的耳朵里全是嗡嗡声。忽然的,声音里凸起一阵杂乱无章。陡然又静了。空洞洞的。我抬起头。拿着编织袋或提篮子的行人正停下脚来莫名张望。路两旁的 ...
2018-8-8 09:43
吴治由诗歌《天亮以后(外九首)》
吴治由诗歌《天亮以后(外九首)》
天亮以后(外九首)吴治由▌天亮以后天亮了,我清楚地知道,太阳的光一直守候在卧室落地窗的反面我仍旧舍不得将窗帘拉开,我怕滑动的窗帘,发出哗啦的声响。阳光一下子涌进来,挤掉房间里所剩无几的暗和安静,更担心 ...
2018-8-6 16:13
车心云诗歌《漫游者(组诗)》
车心云诗歌《漫游者(组诗)》
关于海豚的声音时间,搬掉树的影子你们在烈日下对话,喝水两片橘子树叶躺在掌心你无动于衷——眼前的陌生人对,但你不只热衷于两只双眼皮隔着一条河,你把积攒已久的言语抛往对岸偶尔,透过柔软的声音你看见南部海滨 ...
2018-8-1 10:05
王刚小说《1988年的春天》
王刚小说《1988年的春天》
1988年的春天王刚那个春雨霏霏的早晨,我们东倒西歪地坐在新发小学的石头教室里,如霜打的茄子。没有人读书,没有人做作业,也没有人大吵大闹。有的歪着头看窗外,有的抱着头伏在桌子上,有的不停地咬着笔头,有的闭 ...
2018-7-30 10:50
邹子然诗《仇恨灯》外六首
邹子然诗《仇恨灯》外六首
仇恨灯我仇恨灯,不是因为历史历史里固然有枯萎的气息,但也并不乏有隔在云端的花影我仇恨灯,不是因为文学假如普鲁斯特能看到美妙的光圈他可能会写追忆光速。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不曾看到,也并不是说光圈就总是美妙所 ...
2018-7-27 16:28
欧阳黔森诗《梨花白的清香》外五首
欧阳黔森诗《梨花白的清香》外五首
梨花白的清香月牙儿弯弯一头挑起你的羞涩一头钩出我的胆怯梨树,叶青花白静静地绽放梨花白的清香呵正从你身上溢出如手指顶在我的腰上别动我乖乖地举起双手你的笑一抹娇红写上你的脸庞钻进我的心房月光朦胧夜色袭人乍 ...
2018-7-25 15:09
熊生庆诗《乌鸦》外九首
熊生庆诗《乌鸦》外九首
乌鸦黄昏在树枝上乌鸦在思考关于食物、水、坏天气即将到来的夜晚、巢穴甚至树林、山峦、土地和云层隐身的弹弓击打的明天……一只乌鸦在思考大概是因为只有一只乌鸦而不是两只只在此山中允许白雾漫过额头允许雨水从苔 ...
2018-7-23 10:24
父亲的尘世
父亲的尘世
父亲的尘世李天斌断鸿记奶奶在世时,每年父亲的生日,她总要把一块猪肉烧熟,然后对着某堵石壁祭拜。奶奶说那是“石婆婆”,父亲的干娘。奶奶去世前,专门嘱咐我母亲,希望在她死后,母亲能来此为父亲祷告。只是母亲 ...
2018-7-20 10:47
余海燕小说《真凶》
余海燕小说《真凶》
“我今年二十一了。”怎么看也不像是杀人犯的陈家秋说。我将路上买的果汁递给她,她起身弯腰,两手慢慢地又将玻璃瓶子推了回来。我们之间隔着一张木桌,在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她逡巡四周,突然压低了声音说:“我很 ...
2018-7-13 10:27
张野诗《赠友人》系列
张野诗《赠友人》系列
夜颂------致维佳1从白昼,我吐出成吨的言辞,忘记了生者和死者:但从不道出秘密。某天早晨醒来,喧闹的依然只有小麻雀,一场怀旧的梦,从银幕滑向失忆的黎明。风并不大,风整夜吹,在窗户上留下悲恸的擦痕。2有一次 ...
2018-7-9 09:45
熊生婵诗《深夜的歌》外九首
熊生婵诗《深夜的歌》外九首
深夜的歌深夜我们听了不错的曲子——没有一句歌词墙角的木桶被揭开许多飞蛾扑腾着像得救液体溢出来溅了我一身陌生男人嗓音有些扭曲三年前他曾在一棵野刺梨下埋了一个罐子。没有人知道里面装了什么谈及爱情和海他的眉 ...
2018-7-6 11:18
刘照进散文《悬浮的暗影》
刘照进散文《悬浮的暗影》
悬浮的暗影隐匿是暮秋一个潦草的早晨,雨不再一味地抒情,季节的末梢挂着果子腐烂的气息。他身体的弯弓悬在门墙,目光的箭头充满探询和焦虑。可以肯定的是,那不是一支梁山弟兄射向水泊深处报告“有朋自远方来”的响 ...
2018-7-4 10:36
勾定杰散文《最后一个犁手》
勾定杰散文《最后一个犁手》
最后一个犁手从米县向东走二十里,便可看见蜿蜒曲折的小河匍匐在偌大的原野上,形成一只巨大的田螺。人们把那个地方叫作白螺谷,白螺谷上拥有千年米都面积最大的稻田。那里土地富饶,四季雨水充沛,尤其盛产水稻。赵 ...
2018-6-27 10:09
  • 黄鹏长诗《伤口上的风》
  • 与中国文学携手同行 | 第五次汉学家文
  • 著名作家叶辛在诗乡绥阳作高端文学讲座
  • 李世成小说《我的道路是一头蟒蛇》
  • 贵州首个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傩面》赏

图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