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贵州
+ 订阅

文学贵州

美哉,松杉
美哉,松杉
松杉,不是植物,是一个村,一个村庄的名字。若问,这村庄在哪里?答曰,在遵义市汇川区泗渡镇。对于松杉,我也很陌生。初来乍到,一入村,看到村名马上联想到诗人陈毅写的《青松》: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 ...
2021-9-3 11:01
来到牛塘
来到牛塘
一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接到以组织安排,派驻到一个叫牛塘村担任第一书记。这里四周青山一片黛色,苍翠满目,满世界的鸟语花香。而我来到这里的丝丝缕缕情绪如五月的雨,淅淅沥沥地打湿着浮躁的内心。乡镇工作 ...
2021-6-7 17:57
漫步堂安的深秋
漫步堂安的深秋
随着日头渐渐偏向,深秋的光景还是如期而至,屋边的虫鸟在鸣叫,田里的谷子早已被勤劳的侗族兄弟们收割入仓。空气中飘散着烧柴煮猪食的淡淡烟草味,但较前些时候反而显得干爽适度,是的,肇兴的气候还是那样熟识,但 ...
2021-5-28 00:00
高坡散句(诗歌)
高坡散句(诗歌)
石门空禅就让我一脚踏进这缥缥缈缈的空门澄澄明明的禅悟踏进千亩梯田的剪影万顷菜花的金波就让三月的翅膀沿花溪的姹紫嫣红高低滑翔向海拔一千七百米的高坡之巅一路狂飞扶摇直上石门笑而不答。每一根肋骨每一条筋脉穿 ...
2021-5-21 10:28
​行走石家寨(散文)
​行走石家寨(散文)
行走石家寨石刚先给外公外婆和父亲“挂青”,再开车到石家寨,从寨上爷爷的坟开始,然后再上山给奶奶和二伯挂,这是每年清明节上坟的固定程序。银白高速开通后,石家寨附近有了高速路口,下了高速“一脚油”直接就上 ...
2021-5-13 11:26
乌蒙杜鹃别样红
乌蒙杜鹃别样红
漫步乌蒙大草原,春天的脚步早已先我而至。漫山遍野的高原杜鹃泼绿积翠、竞相怒放,在苍穹下大放异彩。这里的杜鹃美在恢弘,美在意境,美在巍峨,美在雄浑,美在接近苍穹的远古,美在排山倒海的气势。登上乌蒙大草原 ...
2021-3-26 15:47
油菜花开(散文)
油菜花开(散文)
溪边陌野,乡间田畴,被一夜春风吹醒,冬眠的大地,开始舒展沉睡的身躯,忽地,一片金黄在脑海闪现。“走,去官店赏万亩油菜花!”简单的想法撩动了说走就走的心。官店藏在黔北高原深处,桐梓河经此流淌,素有“黔北 ...
2021-3-15 15:32
​守望土地(散文)
​守望土地(散文)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林立的高楼和薄雾,射进窗户,我内心的兴奋点这暖暖阳光激活。随便的洗漱之后,我就出了门。我所在的地方,是被誉为“第二春城”的贵阳东面边沿的临河小镇,说是小镇,其实,这里却是贵阳云岩 ...
2021-1-13 08:20
十里长峡(散文)
十里长峡(散文)
芙蓉江,是哺育了道真几十万仡山儿女的母亲河,南起贵州绥阳县石瓮子,北止重庆武隆县江口镇,全长两百多公里,其间峡谷众多,若问何处峡谷最美?非道真县忠信镇十里长峡莫属。不必说刀削斧劈的崖壁,神秘幽深的溶洞 ...
2021-1-8 08:22
小湾河诗章(诗歌)
小湾河诗章(诗歌)
1风从花上走来在我面前捋起杨柳下垂的秀长发丝搭在春天的肩膀上2我天天去看桃花终于笑了,一笑就脸红还把双手背在身后,手里该藏着一个大大的白花桃3水一流动那些房屋的倒影就在河里耸肩膀猜是,见我在岸上满面春风 ...
2021-1-8 08:18
毛石古盐道(外二题)
毛石古盐道(外二题)
​毛石古盐道翟河贵烟雨迷濛,浓浓地锁住莽苍的山头。看不清山到底有多么高远有多么巍峨,只是那缥缈的雾霭里,弯弯曲曲的有一条黄色的山路,蜿蜒而下,直到我们所伫立的芭蕉河边。溪流般的芭蕉河,清澈晶莹, ...
2020-12-30 09:23
苗岭痕迹(诗歌)
苗岭痕迹(诗歌)
✪清水江之恋一场雨过后 ,似乎清水江两岸的山都长高了一截半山腰萦绕的山岚,正俯视着这山水融洽的神秘这尘世间没有喧嚣的净土江中荡漾的小舟,听潮起潮落听鸬鹚与渔翁的对话那蹿起的朵朵浪花的禅意只有昄依 ...
2020-12-21 09:16
而今迈步从头越(报告文学)
而今迈步从头越(报告文学)
一我不止一次站在娄山关的隘口,俯瞰这一片巍峨的群山。这是大娄山脉最为险要的地方。隘口向北入川,向南入黔,过了此险便可两边长驱直入再无如此雄关。望着盘山而上飘入云端的公路,我想,没有了这条公路,很难想象 ...
2020-12-11 15:30
大山深处的放牛娃(诗歌)
大山深处的放牛娃(诗歌)
✪无言的结局当两张陌生的面孔出现在贵阳大学这片平淡的土地便有了不平淡的故事一次演讲比赛两个陌生的人,在教学楼前一个角落偶遇当两双灵动的眼眸长久地对视,给出无声的承诺这样的开始注定电话燃起火焰。从 ...
2020-11-6 09:28
清水江畔的家园(报告文学)
清水江畔的家园(报告文学)
贵州是全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高原山岭纵横,地表崎岖。出门见山,山重水复,绵延不绝。贵州如一块尘封的玉璞,期待着开采的铁镐。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贵胜江南我们无法想像五百年前刘伯 ...
2020-10-13 16:54
  • 美哉,松杉
  • 山高镇不远(随笔)
  • 建党百年贵州文学研讨座谈会在修文县举
  • 血花(短篇小说)
  • “新世纪西部作家论坛:王华、肖江虹作

图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