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544|回复: 0

广西半月行(随笔十一)

[复制链接]

26

主题

28

帖子

12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8
QQ
发表于 2016-3-15 15:4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事先说好那两个瓜娃子要去车站接我的,没想到我上车不久徐成海便给我来了电话,“老同学,对不起了,我和陈富康今日都要加班,陈富康因工作任务已前往钦州,我正在公安处加班,你到站后我尽量来接你”。老同学徐成海的话让我惴惴难安,作为同行,我想八成是见不着他了,因为我也是一个老公安,深知公安工作的特性。

    初次到北海,是因为昨日与南宁的同学见面后,得知北海公安处还有两个同学,一个叫徐成海,一个叫陈富康。而南宁距北海仅一个半小时高铁,既然那俩个瓜娃子不过南宁来,那我就只好去北海拜访他们了。二十几年没见面,如果就此草草返回贵州,心里的遗憾便会生成隐痛。再说,我也不想给北海那两个同学留下口舌。

    六月七日晚上约好之后,八日上午便直奔北海去了,真没想到二人同时爽约,既然已经上了车,便只有顺其自然了。当我怀着郁闷的心情走出北海站时,手机响了,“喂,刘哥吗?我是徐成海的兄弟小韦,我们支队长加班来不了,我来接你吧,你在哪儿?”。

我正应答着,一个年近三十的小伙子便到了跟前。“你就是刘哥吧,请先跟我上车”。于是我便跟着小韦,到了北海利源大酒店。

    小韦说,我是徐成海支队长的同事,他得知你来北海,已经订好了房,你先去放行李,我在楼下等你。虽说没在第一时间见到老同学,但老同学的安排就像这暖暖的夏天。
    下得楼来,随着小韦的车,凭感官打量着北海这座城市。北海没有我想象中的大,也没有我想象中的繁华,但是衔道宽敞、整洁、明亮,给人一种心清气爽的感觉,这里的山很少,不象柳州、桂林一带随处可以欣赏到山的秀美婀娜。

    小韦首先带我去了冠头岭,他说冠头岭是北海的最高峰,站在峰顶可以领略到整个北海风光。我随他到了岭上,峰头处却被围墙圈起,成了军事禁地,看不到北海的市貌,只能欣赏到临海面的风情。临海面烟波淼淼,海天一色,让我情不自禁地吟颂起三国曹操的《观沧海》:“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能领略到如此风光,真的是幸甚至哉。只恨学识浅薄,不能象曹孟德那样赋歌吟志了。

    下了冠头岭,在岭下清幽处,藏一寺庙,走近一看寺名“普渡寺”。普渡寺不是古寺,因为香客不多,建筑材料也比较新鲜,但建筑雄伟,与浩淼的大海相得益彰。寺外山门非常宏大气派,足可比肩少林寺山门。但吸引我的还是山门贴的那幅对联:上联是“两万里天波淼淼白鸟翩翩怡性也须淘性”,下联是“数千年法理悠悠梵音缕缕山门更是善门”,横批“莫向外求”。对联借景怡情,富含处世哲理,简直是让人顶礼膜拜。

    山门面朝大海,出了山门很快便到了北海银滩。北海银滩绵延数公里,银滩之大简直出乎我的想象。我到过北戴河、烟台、青岛和连云港,若说大,恐怕没有一处的沙滩能与北海相比。银滩上放眼望去,只见波光里数千人击浪,银滩岸上万人起舞,说它是天下第一滩,毫不过份。

    既然来了,自然要去体验一下乘风破浪的激情。海里的浪的确很大,入海不足二十米,一个浪头冲来,那些帅哥和美眉便七倒八歪,我也站立不住,被强迫着翻了几个斤斗。海里的那些难以数计的面孔,竟然没有一张有恐惧的神情,倒有些象北海欢腾的浪花,在阳光下褶褶生辉。五十米开外,冲锋舟不停的巡回,上面的黄色救生衣不停的吆喝着,回去,回去,快回去,回到安全地带去……。我试图冲出,冲锋舟的包围圈,但每一次都被训练有素的他们强行驱回。

    无风三尺浪,有风浪三丈的道理我是懂的,但人生就是这样,如果不经历风浪,便难以享受到激情的颠峰。“两万里天波淼淼白鸟翩翩怡性也须淘性”,那位高人所言的白鸟让我此时得到了深刻的领悟。夕阳染红了思念,我的那两个二十多年未谋面的同学,也许此刻的心情就象着如血的夕阳。

    果然,我刚一上岸,小韦便说,刘哥,徐支和陈支(另一同学陈富康)都来电让我领你去吃饭,因你玩得兴起便没打扰你。饭后回到酒店,也是晚上八点半。刚打开电视不到二十分钟,老同学徐成海拎来一袋新鲜的荔枝,一进门就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太忙了”。

    其实,我来之前也没想到他们会这样忙,毕竟今天是星期天。当然,我也能理解,谁叫我们是警察呢?警察的休息时间是没有确定性的。提起当年班上的同学,有几位因过劳如今已离开人世,泪也潸然,心也潸然。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尤其是超负荷运转的警察,在网络爆炸的年代,又怎经得住生理和心理上的折磨,这或许就是当警察的宿命吧!徐成海说,我虽然是督察支队支队长,同时还兼纪委监察室主任。整个支队才三个人,他诉苦说,我纯粹是一个“空军”司令,这样的司令部是没有官兵之分的,事事都要亲历亲为,今天能见上你一面,我也知足!

    这个曾经是个音乐才子,在校时曾教过我吉它,一把六弦琴弹奏得炉火纯青,学校的警花们无不为之倾倒。他说上班后便再也没有精力抚琴弄箫了。另一同学陈富康,任反恐防暴支队长,在校时酷爱武术,蓝球技艺超群,这个酷爱运动的家伙如今竞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我。
谈起这些,徐成海竟倒羡慕起我来,说我们乘警多少还有些时间留给家里。我说,谁都有难言之隐,谁又能真正理解我们乘警?一出乘便是二十四小时工作制,熬更守夜不说,还常年接不了地气,身体更是每况愈下,在治安环境严峻的形势下,工作量大增,生活更是没有规律,我们只能戏称 是离地三尺的神仙。与徐成海见面不到一个小时,他便起身告辞说要回单位赶稿,明天处里交班会要用。

    临走时说,老同学,明天我就不送你了,你这次来得真不是时候,陈富康今天临时出差,我和陈富康都没陪着你,希望你下次带家人来,我们一定好好陪你。另外,北海的升平街夜景不错,就在宾馆附近,我就不陪你逛了。

    望着他匆匆消失的背影,正如我匆匆的来一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警察的一生就是在匆匆中度过……。


随心远行,一切随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贵州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