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592|回复: 0

广西半月行(随笔八)

[复制链接]

26

主题

28

帖子

12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8
QQ
发表于 2016-3-15 15: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八、总算见到了南宁的同学

柳州,这个让我在这里逗留了十四个日日夜夜的地方。六月七日六时,天刚麻麻亮,我就收拾好行李,只等楼下保安师傅的摩托车一响,我就将悄悄的离开。此刻,校园里的鸟鸣声已没有来时的那种欢快,也许是知道我要走,那声音有些伤感,象在为我送行。老同学潘福林的声音不停的催促着,你好久过来,二十多年没见了,同学们都在南宁等你

保安师傅的摩托车到了,我不敢回头,害怕看见白玉兰憔悴的容颜,害怕鸟儿和橡皮树的挽留,害怕半个月来陪着我开心的榕树,害怕泪水无法战胜面孔的坚强耽误了南宁同学的等待

摩托车把我载到了柳州火车站,望着保安师傅转身突突远去的背影,心暖暖的。想到即将与分别二十三年的南宁同学相聚,这颗心呀就象火车的轮对一样不停的滚动,要不是奔五的年龄,我还真有些按捺不住那颗比高铁冲击力还强的心。

从柳州乘坐高铁,一个半小时便到南宁了,我不禁感慨高铁不仅带给人们生活的便捷,也拉近了心与心的牵挂,人与人的距离。有高铁,就是好!

一出南宁站,潘福林早也在出站口候着,虽多年未见,但岁月并没有彻底的抹去往昔的痕迹,凝望着他那张青春不再的脸,问候也成为多余,唯有四条胳膊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才能表达内心的激动。

熙熙攘攘的人流以及一双双异样的眼睛终于分开了忘乎所以的拥抱。随后,潘福林很快将我带到一家的海鲜酒楼,还未吃早点的我,肚子不失适宜地哼着亢奋的馋歌。

潘福林说,刘诗人,南宁的几个同学在大厅的桌子上等着与你共进早餐。今天早餐就随便吃点,然后同学带你到处逛逛,如何?我们边走边聊,我的目光穿过人头攒动的餐厅,远远的我便看见了另两个同学黄庆锐和吴先全从餐厅一隅的一张桌子旁站了起来,我大声的吆喝着并舞动手臂,象一个失散的孩子,突然间发现久未谋面的兄弟。

九三年五月一别,整整二十三个年头,黄庆锐谢顶了,老广(吴先全)丟失了童真,潘福林的眼角已爬满了岁月的痕迹,唯一没有变的,是他们那不太听得明白的广西普通话。我们一边吃着早餐,一边随意的聊。吴先全说,“老同学,早就知道你到了广西,今天总算见着你了,吃完早餐后,想过要去哪里没有,今天我休息,可以全程陪你”。我说,广西的山水在全国颇负胜名,桂林呢,我才去过,南宁我是第一次来,既然来到祖国南疆,还是南疆的兄弟们参谋参谋吧。黄庆锐说,南宁到边境凭祥的睦南关还不到200公里,我有个朋友在那当武警,如果想了解边塞风情,他会给予一些方便,不知你意下如何?

这些年走南闯北,城市的风光大同小异,能到边境一游,自然求之不得,便应声道,全凭同学们安排。黄庆锐立即联系上武警边防支队的朋友李队长。作好安排后,早餐也结束,带着二十三年的别后初见,带着同学们暖暖的情意,老广驾车陪我直奔边关而去。

随心远行,一切随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贵州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